【文史】陈隆恪与萍乡的渊源(二)
萍乡日报全媒体 兰侠 2018-09-12 10:00:35

       

       昨日,本栏目刊发了《陈隆恪与萍乡的渊源》一文的前三部分,今日跟着端妹再次一览全文的后两个部分,获悉陈隆恪在萍乡的点点滴滴。


  文化活动

        陈隆恪在清溪乡居期间还参与见证了萍乡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即刘洪闢八十大寿重游泮水。在科举时代,童生考入府、州、县学,须行入学礼。按规定穿戴雀顶蓝袍,齐集衙署大堂设宴簪花,入泮池,然后上大成殿,拜孔子。这叫“入庠”、“进学”,又称“入泮”或“游泮”。自此时起至期满60年,再行入学礼,如初入泮之新科生员,作为曾考中秀才又享高寿的庆典,称为“重游泮水”。“重游泮水”的秀才一则要进学早,二则要享寿高,秀才是古代读书人博求功名的起点,也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能平安度过一个甲子,善存其身者,无论是通达高官,还是终老生员,面对“重游泮水”都会十分重视,门生故旧都会前来祝贺。


▲陈隆恪(左一)与妻子


  《同照阁诗集》中有一首《十月出游纪事》诗写到:入城寿刘叟,八秩须眉妍。儒冠会一堂,敬慕非偶然。历朝贵科第,束此千载缘。诗有自注:刘叟筱和八十生辰重游泮水。刘叟筱和即《昭萍志略》的作者刘洪闢先生。刘洪闢,字舜门,号筱和,晚号廉园老人,是萍乡近代历史上著名的乡贤。


  据《刘洪闢先生年谱》记载“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庚辰,适逢先生重游泮水之期,门生故旧景仰先生之道德文章,发起庆寿祝福,闻者风至,欢集萍城刘氏总祠,宴会祝贺达千余人,而分散在数千里外者,函电纷至,颂词盈筐,一时盛况在萍乡可谓空前。”活动结束后,门人弟子函电颂词编辑成《廉园寿言汇编》以志纪念,可惜的是此书已佚亡,书中收录的寿诗寿词不能全见,但幸运的是在《同照阁诗集》中还保留了一首《刘叟筱和八十寿诗》,从中可以回看当年的那场文化盛宴。



  家教传承

        义宁陈氏,诗书传家,始终重视子女的教育是这个家族的传统。在乡居清溪时,陈隆恪十分重视对女儿的教育。陈小从在《同照阁诗集》编后记中写道:“小从十五岁,先君始课之以诗,忆从初学,得‘细雨檐声清客梦,虚窗灯影静鹤眠’一联,先君指出‘鹤’字系虚假语,盖现代已无养鹤者,乃易为‘蚕’,并谆谆告诫,做诗要说内心话,写真实景,不要图表面好看,弄虚作假。”《同照阁诗集》有一部分是“趣余录”,记录的是父女作诗联句、对对联、猜谜语的内容,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陈隆恪教育女儿的方式很用心,而且很讲究技巧。


  陈隆恪的诗兴虽然来自岳父喻兆蕃的启发,但也受到父亲陈三立的言传身教,据陈小从回忆“记得父亲谈起过祖父改诗的本领,认为有点铁成金之术,例如有位画家拿来一本《蜜蜂画册》请祖父题诗,祖父让父亲代作,原稿是一首七绝,末两句是‘老夫了却芳菲事,独恋蜂腰一段春’祖父将最后一句换了两个字‘独对蜂腰一点春’,父亲一见极为钦服”。“近水楼台先得月”有父亲大诗人陈三立的亲自教育指导,耳濡目染,必得真传。所以钱仲联将陈隆恪列为“同光体赣派”,认为“陈氏诸子能诗,但与陈三立趋向不同,惟隆恪能传三立衣钵,诗风宗向以宋为主”。


  陈隆恪的成长,还离不开祖父的教育。陈隆恪少年时,祖父陈宝箴曾书写一扇面留给他,落款为“四觉老人书示隆恪”,其扇文曰:“读书当先正志,志在学为圣贤,则凡所读之书,圣贤言语便当奉为师法,立心行事俱要依他做去,务求言行无愧为圣贤之徒。经史中所载古人事迹,善者可以为法,恶者可以为戒,勿徒口头读过。立如此志,久暂不移,胸中便有一定趋向,如行路者之有指南针,不致误入旁径,虽未遽是圣贤,亦不失为坦荡之君子矣。君子之心公,由亲亲而仁民,而爱物,皆吾学中所应有之事。故隐居求志则积德累行,行义达道则致君泽民,志定则然也。小人之心私,自私自利,虽父母兄弟有不顾,况民、物乎?此则亦痛戒也。”可以说陈氏家族的精神和价值观始终随着教育一代一代在传承。


  2017年5月7日,陈小从先生在武汉与世长辞,享年95岁。春去秋来,岁月轮转,许多记忆已经在风吹雨打之中慢慢消失。“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上栗清溪,诗人笔下曾经的世外桃源依旧美丽,这里的鸡犬之声,似乎是在诉说这片土地上曾经的辉煌,提醒着人们,还有许多人和事值得铭记和怀念。 

通篇细细读下来

你是不是对他有所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