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职业40人】招明晃:汤还是蜂窝煤慢火细熬的好喝
南方工报 2018-09-12 09:28:20

招明晃 王艳/摄

“虽然用天然气做饭简单得多,但在我的回忆中,家里的一锅汤、一壶水,仿佛还有一股淡淡的煤烟味。”今年56岁的招明晃曾经做了20年的煤球师傅,是一名老制煤工人,他经历过广州“柴改煤”年代的辉煌,也见证了“煤改气”的没落。谈及蜂窝煤的记忆,他仍然会说,最好喝的汤,还是家用蜂窝煤慢火细熬的老火靓汤。

辉煌 一个车间几十台机同时工作,工作时间三班倒,还是供不应求

1982年,时年20岁的招明晃是广州一家国营酒店的服务生,“工资一天8毛钱,还是临时工。”有一天,他去酒店上班的路上,看见长寿街道有招工,“招工单位是广州市煤建公司,只要肯吃苦耐劳,男女都要,工资一个月有40多块钱,进公司就是全民职工(固定工)。”招明晃告诉记者,当时,父母做了近20年的全民职工,工资才40多元,他刚上班,拿的工资就和父母一样多,感觉自己“好威水”。

广州市煤建公司(于2013年改制为有限公司) 成立于1950年4月22日,归属于广州燃料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老牌国企,主要承担广州市煤炭生产、工业和民用燃料、民用建材石油沥青的行政管理和市场供应责任。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老广的灶里大规模添加一种被称作“煤球”的燃料。1965年,蜂窝煤逐渐推广。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煤燃料进入全盛时期,维持在60万吨/年的销售量。根据广州市地方志记载,1972年,广州市的蜂窝煤销售量达到最高峰,年销售71.3万吨。

“刚进公司,没有经过培训我就直接上岗了。”招明晃清晰地记得,年产60万余吨的煤厂是如何热火朝天:满载煤渣的大卡车鱼贯而入,调转车头,卸下数十吨煤渣后,扬尘而去。工厂的制煤车间一班需要5个人:两个人“打粉”,装煤粉,洒水混合,放在蜂窝机搅盘上;一个人“看机”,混合好的煤粉被压制成型并冲出12个孔来,送上皮带;终端一般是两名女工负责“拾球”,将输送带上的煤球放在板上,叠成整整齐齐的小山,再装上拉煤的大板车,送往干家万户。“工作时间三班倒,要开夜班。每到元旦、春节前,居民用煤需求旺盛,连煤建总部的干部都被下派到基层煤店参加劳动,又生产,又搬运,忙得连轴转。”

上世纪80年代,广州的民用煤已经基本实现了机械化生产,但居民买煤依然按计划限量供应。招明晃告诉记者,1980年以前,居民凭煤本买煤。因煤本容易做手脚,为完善管理,1980年开始印制了煤票。煤票每年发放一次,细分为居民、农民户票,居民、农民个人票、临供票等。基本上每户每月户票1张,可以买20个蜂窝煤或煤粉10公斤,个人票为每人每月27个蜂窝煤或煤粉13.5公斤。“当时,一台制煤机每分钟可以制作54-60个煤,每月可以生产600吨蜂窝煤,一个车间几十台机同时工作,还是供不应求。”

创新 两项技术革新达国内先进水平

“做煤球,又脏又累,每个岗位都是体力活,不是一般人能够拿得下的!”招明晃回忆,制煤粉尘很大,一边制煤一边还要维修机器,下班后连牙齿都是黑乎乎的。有制煤工人戏称女工是“黑牡丹”。

招明晃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煤粉和煤制品加工生产粉尘污染环境问题开始引起大家的重视,在公司的带领下,制煤车间工人积极创新技术,改善工作环境。“比如,在南岸煤场、员村煤厂建造使用了‘水喷灌降尘系统’。在大型的煤炭加工厂设置‘轮碾分料除尘机组’、‘袋式除尘器’等收取煤尘的设备,有效减少了煤尘的浓度。”

尤其令招明晃自豪的是,当年由广州市煤建公司搞出的两项技术革新在全国都是领先的。第一是研制易燃蜂窝煤,即专门用来引火的煤,方便市民引燃煤炉。该煤球分两层配料,上层以无烟煤为主,在煤粉中加入木糠和石灰,下层以锯末为主,搭配松香和石灰。这项技术于1979年研制成功并于同年12月批量生产。新配方的易燃蜂窝煤用一张报纸就可以点燃,很受市民欢迎。第二是研制固硫蜂窝煤。煤燃烧释放的二氧化硫是有害的,固硫蜂窝煤加入了石灰、电石渣、锰渣等原料,燃烧时与硫产生化学反应,生成硫化钙,把“硫”固化留在炉渣里。

据《广州市志·燃料志》记载,1990年4月,广州市政府曾拨款在广州煤制品加工厂建成一条年产20余万吨的固硫蜂窝煤生产线。1991年,又在员村煤场建成一条年产17万吨的固硫蜂窝煤生产线,当年固硫蜂窝煤占蜂窝煤总产总量的82.49%。

没落 煤场关闭,职工纷纷转岗

广州曾有四大煤场(厂),最大的是位于荔湾区的南岸煤场,其次是位于天河区的员村煤厂,广州居民的全部用煤都曾出自四大煤场(厂)。不过,随着煤气、天然气等新型能源的推出,蜂窝煤的需求量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萎缩,蜂窝煤的销售也转由个体经营。“南岸煤场在上世纪90年代关闭,变成了现在的荔港南湾;员村煤厂易地改造,变成了现在的翠湖山庄;石围塘煤场、沥滘煤场、西焦油库已逐步关闭”,招明晃说。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煤场关闭,广州逐步实现了煤改电,蜂窝煤的销量逐年下滑,据《广州市志·燃料志》记载:“(广州)蜂窝煤销售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每月6.5万吨左右下降至1993年每月1.3万吨,至2000年则降至每月600余吨。”煤建公司职工人数,极盛时期达到10000多人,及至2005年12月,在册职工只有736人,其中在岗363人,不在岗373人。

2002年,招明晃由制煤工人转为地磅工,随后又成为广州燃料集团有限公司的保安。

2006-2007年间,广州燃料集团有限公司与广州市煤建公司实行了内部改革重组。2010年10月,广州市政府将广州燃料集团有限公司国有产权划转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广州燃料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属下二级企业。

年鉴

1980年 “票证时代”后期,广州开始印制煤票,居民、农民生活用煤全部凭票限量供应。

1989年11月 中共广州市委、市政府作出“关于开展学习红山煤店的决定”,时任市长杨资元还为该店做了“红山精神”的题辞。红山煤店是位于环市西路机务段的一个只有五六名职工的小煤店,从1979到1989年间,却一连出了三个“国家级劳模”:“全国劳动模范”廖敬甜、杨锦洪和“全国商业劳动模范”马国铭。

1993年 煤票退出广州“民生舞台”。其时液化气和煤气已成为居民生活用燃料主角。

2009年6月 广州市实施《关于划定禁止销售使用高污染燃料区域的通告》。

2013年 广州市在越秀、天河、海珠、荔湾四区率先开展“无煤区”创建工作。

2016年底 广州基本建成了“无煤区”, 蜂窝煤正式退出广州市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