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教师节,梧州这两位老师的感受也许特别不一样!
梧州零距离 2018-09-10 19:40:00

今天(9月10日),是我国第三十四个教师节,向老师们致敬!


在这个节日里,梧州这两位老师也许感受有点不一样。


一位是梧州高中的朱巧红老师,她今年8月刚从柬埔寨援教回来,今天也许她会想起自己远在国外曾经教过的那些柬埔寨学生吧,他们可曾捎来祝福?


一位是振兴小学的苏靖老师,他此刻正在柬埔寨援教,不知道他的学生们是否知道今天是中国的教师节,有没有给他送上特别的祝福呢?


Anyway,今天谨以两位援教老师的故事,致敬教师节!祝福天下所有的老师,幸福安康!

朱巧红,梧州高中语文组组长,一位在语文教学站岗了28年的老教师。


2017年3月,一直希望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的她向国家递交了出国援教的申请书。2017年8月,朱巧红老师暂别了梧州高中语文的教育工作,只身来到了柬埔寨乌廊市公立启华学校,进行为期一年的援教。乌廊市距离首都金边有约40公里,但和首都的高楼林立相比,朱老师更觉得它像一个中国的小城镇。


朱老师与学生们的合影。


据朱老师介绍,启华学校是当地华裔创办的学校,共有学生700多人。“我是同一批老师中唯一一位高中老师。”朱老师说,同一批援教老师当中,自己还是唯一一个分到乌廊市的教师,其他人多为小学或初中语文老师,且都安排在柬埔寨首都金边的学校。


启华学校门口。

启华学校教学楼。


在启华学校里,朱老师除了教学生,还要教老师,向柬埔寨当地的中文老师传授28年的中文教育经验。


“我教学的跨度很大,从教拼音笔划到如何写教案,都是我教的。”朱老师在启华学校需要上五个年级六个班的中文课,一周需要上21节语文课,每节课的内容也不相同,小学班级需要教学生汉语拼音和笔画,中学班级需要教学生如何阅读中文名篇,师范班级需要教老师们如何备课写教案。


朱老师辅导学生写作文。


“我叫朱巧红,孩子们不知道什么意思,也跟着‘口水尾’读‘我叫朱巧红’。”朱老师聊起教学细节时哈哈大笑。


在教师范班级的时候,朱老师则要拿出她的教案给老师们做示范,针对每个老师的不同教案做指导。除此之外,朱老师还要教老师们使用一些教学的电子设备,比如如何制作PPT等。


朱老师给当地中文老师培训。


“学生们最喜欢的两首中文歌是《我们不一样》和周杰伦的《青花瓷》。”朱老师会挑选学生们喜欢唱的歌,跟他们讲解歌词的含义和发音,让学生们从唱歌中就能学到中文,就能体会到中文的深刻内涵。


当地上华文学校的孩子大部分有着华裔血统,也有纯正的柬埔寨人慕名而来,汉语现在已经是柬埔寨第二大外语了。


朱老师的学生们在学唱中文歌。


“《三国演义》刘关张的故事,有些学生略知一二。”柬埔寨的学生通过游戏、影视剧、书籍等来了解中国文化。在学校的晚会上,朱老师带的班级也要出节目,朱老师想出了一个中华武术的表演,但自己不会武术,只好一边学一边教学生们,想不到出来的效果特别满意。


朱老师说,在这里教中文的老师最高水平就是进行中文写作,鉴赏古诗的水平现在还暂时未能达到。也就是在那一刻,朱老师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深感自己生在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中,一出生就拥有着灿烂文明的宝藏,是何等幸运。


朱老师和同学们的合照,左边那位小哥哥,你的“SKR”太抢镜了。

朱老师与参加武术表演的学生合照


在柬埔寨生活久了,朱老师更加体会到了祖国的强大和美好。


“一辆二手旧款的小车,前排坐五个人,后排坐六七个人,就这样在路上飞驰。”朱老师回忆了一次“魔幻现实主义”的坐车经历。当时车上已经坐满了五个人,但是司机依旧在路边揽客,直到出现了驾驶座坐了三个人,副驾驶坐了两个人,后排挤了7个人的场景才罢休。朱老师哭笑不得又胆战心惊地坐完了这趟车。回到学校之后,她和同学们介绍了中国的高铁。


“高铁就是非常快的火车,能跑到每小时300多公里,还有舒适的座位和服务。”朱老师说的时候,学生们一脸茫然,因为在当地经过的火车时速大约20至40公里左右,在铁路上前行的时候,还要一边鸣笛驱赶在火车经过时上前做买卖的人群。朱老师只能用“非常快的火车”来形容给同学们听,当同学们听到“四五个小时就能横跨柬埔寨南北”的时候,同学们脸上尽是惊讶与羡慕的表情。


朱老师在柬埔寨也没有忘记介绍自己来自梧州,她向同学们说,梧州在中国南部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是距离柬埔寨最近的大陆省区,那里环境优美,人们工作勤奋,生活幸福。学生们当中去过中国的寥寥无几,有一位学生曾去过广州,便问梧州相比于广州是怎样的城市?朱老师则回答,梧州也有“小广州”之称,这里也说粤语,唱着粤剧,喝着早茶,距离广州也就两百多公里,一张高铁票,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朱老师利用为数不多的电子设备给同学们放了电影《战狼2》,这部曾在中国缔造了票房神话的电影,在朱老师的课堂上成了介绍中国强盛的最好媒介。看完电影,学生们羡慕的是中国的强大,更激发了他们对中国的向往。


今年春节期间,朱老师的丈夫曾不远万里坐飞机来到朱老师的学校探望她。临出发前,朱老师叮嘱丈夫:“给我带几十个红包过来,我要给同学们发红包。”朱老师就这样封了几十个红包给她的学生们,以中国最传统的祝福方式给予学生们祝福。


收到朱老师发的红包,小哥哥笑得多开心。


“柬埔寨人民的热情好客让我觉得备受照顾。”朱老师平时买菜的时候,通过简单的柬埔寨语和手势来进行沟通,当地人知道她来自中国,会顺手搭点菜给她,也会把刚摘下来的新鲜芒果塞进她的菜篮子里。她也时不时给学生们包饺子吃,以此感谢他们的热情。


朱老师与同学们包饺子。


然而,虽然柬埔寨人民热情好客,柬埔寨的蚊虫也是相当热情。当地气候湿热,蚊虫较多,朱老师无可奈何,但也只能忍着忍着就不痒了。这里的生活环境比较艰苦,经常断电断网,朱老师初来乍到之时极不适应。但也正是少了无关信息的打扰,让朱老师更加专注地去做她的教学工作。


独在他乡为异客,虽然国外的生活分外孤独,但也正是一人的独处,朱老师开始了自己与自己对话,平时没空看的书,在这时候可以静静地品味,平时没空写的文字,可以一气呵成。



朱老师现在已经回到了梧州高中的教学岗位上,她想这样对她的学生们说这段经历:


当你在学习语文的时候,一定要去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当你生活在强盛的祖国,你一定要感受到这一切来之不易,并且愿为之奋斗。


2017年8月,同一时期前往柬埔寨的还有振兴小学的苏靖老师。


31岁的苏老师希望年轻的时候可以到处走走,看看世界之大。出生于教师世家的他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之后,也背起了行囊,来到了柬埔寨首都金边——端华学校进行援教。


端华学校有15000多名学生,号称东南亚最大的华文学校,来自广西的援教老师就有18位。


苏老师在批改作业。


苏老师回忆起一年前刚到柬埔寨时候的场景感触颇深:快80岁的端华学校老校长带着六七十岁的老师们亲自迎接援教老师的到来,这些老教师几乎一生都贡献给了华文教育,现在有一批新鲜血液来到这里,他们更希望能借此给当地中文教育带来一点新的东西。


苏老师就这样开始了一周六天上课,周日休息,每周21节课的教学工作。


据苏老师介绍,这一号称东南亚最大的华文学校却没有一间像样的电化教室,他只能更多地通过实物和图片来开展教学工作。即使没有好的教学设备,同学们对中华文化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苏老师教的是中学学生,早在小学时期已经有了一些中文基础,于是苏老师和小伙伴们举办了古诗文朗诵比赛。听着柬埔寨的同学们读着苏轼的《水调歌头》、李白的《床前明月光》,苏老师心里阵阵欣慰。


也就是在这样子的氛围中,苏老师指导的学生在柬埔寨举办的“汉语桥”大赛中夺得了全国第三名的成绩,也获得了前往中国参加“汉语桥”的机会。


柬埔寨华校学生“大使奖”作文比赛,看看这个题目,看看这记叙文和议论文的要求,是不是似曾相识。


苏老师介绍,十年前,端华学校以文言文教学为主,但收效甚微,近年来改成了现代白话文教学为主,教材和师资力量有所脱节,在上课的时候需要补充很多的知识点才能让学生理解,这是不同于国内语文教学的地方,也是自己需要努力的地方。


苏老师在课堂上课。


中国的流行文化在端华学校中有着极高的流行度。TFBOYS、吴亦凡、鹿晗成了流行文化的代表艺人。


苏老师大男孩的性格也让他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也常有学生问“苏老师,你会不会唱TFBOYS的《青春修炼手册》?”也有同学在玩《王者荣耀》和《刺激战场》,他们会问“苏老师,你什么段位?”并邀请苏老师一起来玩。


得益于互联网的传播,同学们也会阅读中国的网络小说,特别是玄幻和言情小说,常常问苏老师是否看过这些小说,苏老师只能尴尬地一笑,表示自己不太懂。转过身来,苏老师会为他们介绍中国著名作家的文学作品。


苏老师从年轻人的角度,给同学们聊了很多中国的网络文化,吴亦凡的经典语句“你有freestyle吗?”“SKR!SKR!”,国人都懂的“666!”,还有我们无穷无尽、立意深远的表情包文化。


他也常常吐槽柬埔寨的4G网络如同龟速一般,号称8M的网络宽带,和十年前国内的4M宽带有得一拼。视频通话像看PPT,自带马赛克,声音一卡一卡,听一句话特辛苦。


苏老师的小迷妹小迷弟们在新年时候写给苏老师的应援祝福,那句“小苏老师快快结婚”特别显眼。


苏老师说,虽然受到了学生们的喜爱,然而,相比于教师在中国的地位,柬埔寨的教师地位极其低微,也可想而知其教育的落后。在柬埔寨,更多的节日是关于宗教的,没有一个节日专门为教师设立。


苏老师曾问班上的同学以后想做什么?没有一个同学回答要做老师,同学们回答的答案是,老师是很低等的职业,宁愿去工厂也不愿做老师。


2018年7月份,苏老师回国的时候,特意准备了梧州的特产龟苓膏、纸包鸡、冰泉豆浆给同学们。以素食为主的同学们当然是吃得不亦乐乎,他们很难理解,这些如此美味的食物,仅仅是来自中国南方一个小城市,更不用说如果中国的八大菜系、各地特色小吃端到他们面前,他们该是怎样的羡慕了。


苏老师很好地安利了一波中国和梧州,“当外国人吃着我们梧州的龟苓膏、冰泉豆浆、纸包鸡的时候,戴着宝石首饰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说这是我们中国梧州产的。”


苏老师与学生们出游。


苏老师在去往柬埔寨之前,有着极大的挣扎,因为他的女朋友并不是很支持他这个决定。苏老师默默承受着这些抱怨,也在极力说服着他的女朋友,他不愿在年轻的时候错过这样的机会,他希望在以后有了孩子和孙子能告诉他们:



“去国外援教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它为我的人生增光添彩,丰富自己的阅历,在不同的环境中,仍旧能做自己最本分的工作,保持自己为人师表的初心。”


苏老师的工作得到了认可,在一年期满的时候,他选择了续约一年,因为他想起了那些白发苍苍的中文老师为中文教育奉献一生的身影,也想起了这里孩子们渴望知识的笑脸。现在他依旧在柬埔寨援教。


苏靖老师获得“优秀援教”荣誉。


苏老师最终得到了女友的支持,有点害羞的苏老师希望通过我们给他的女友捎一句土味情话:“我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你!等我回来!” 

据了解,同期前往柬埔寨援教共有四位梧州老师,但由于缺少联系方式,另外还有两位老师目前还联系不上。无论如何,还是要向他们,以及所有在自己岗位上兢兢业业、默默奉献的老师们道一声:教师节快乐!

梧州零距离

www.wzljl.cn

记者:陈业漾

图片:朱巧红、苏靖提供

编辑:覃燕霞 黄祎婧

校对:黄丹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