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深鞠一躬 ,道声谢谢!
萍乡日报全媒体 张军停 2018-09-10 17:02:31

     

    她躺在床上,挨个儿抚摸着我们的头,替我们扶正脖子上的红领巾,不断地赞许、点头、微笑……这时,就连平时最淘气的同学也安静得像只小羊羔—— 



     几乎踩着同一个“鼓点”,或早或晚,我们经常在路上遇到。每次,我都想说点什么,然而我们似乎都很忙,于是相视一笑,又各自步履匆匆地走开。


  从小学一年级起,她就是我的语文老师。怕老师,也许是孩子的共性,但我们独不怕她。因为作业做错了,她总是和蔼地给你一个改正的机会,而不像有的老师疾言厉色,让你在惶惑中越加糊涂。所以每次完成她布置的作业,我总是格外细心。如果看到她对我的作业皱眉头,会比揪耳朵更使我心里难受。



  好端端的钟表也会失灵,有一天上课的时候,她竟意外地没有来。接着,传来了她生病的消息。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便悄悄约定放学后去看望她。进屋前,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用袖口把鼻涕“拐”得干干净净,然后拿出作业本,争着交给她:“老师,你看,这是我们在你没来时做的作业!”她躺在床上,挨个儿抚摸着我们的头,替我们扶正脖子上的红领巾,不断地赞许、点头、微笑……这时,就连平时最淘气的同学也安静得像只小羊羔。


  在一个家庭里,当孩子长大了,一个个扑棱着翅膀要往外飞时,做母亲的总不免感动怅然。她有没有这种感觉呢?我不知道。我只记得临毕业时,她默默地把贴着照片的毕业证书一份份发到我们手中,同时默默地把人和照片核对一下,眼睛里闪着一种异样的光。发放完毕,我们像一群要冲出蜂房的蜜蜂,“嗡”的一声散去了,而她,是最后一个“飞”出这个蜂房的,却立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手里还摩挲着我们的花名册。


  整整一代人的时间过去了,她依然在这里任教。最近,她把红领巾又系到我的孩子的脖子上。星期天我和孩子一道上街又遇上她。孩子一见老师,连忙羞答答地举手敬了个礼。我忽然觉得这回似乎应该说些什么,然而张了张口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我只是弯下腰,实实在在地给昔日的班主任深深鞠了一躬…… 


教师节,旨在肯定教师为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多次以不同的日期作为过教师节。直至1985年,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建立教师节的议案,才真正确定了1985年9月10日为中国第一个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