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东龙老师二十四年的坚守,让乡村小学走出了7名大学生
梧州零距离 2018-09-10 09:55:27

记者 赵洋 文/摄

    9月7日下午4时,蒙山县陈塘镇大雨滂沱。

    从朝垌村朝垌小学上马点校到朝垌村屯帐组,要穿过5公里蜿蜒崎岖的乡间小路,越过四条水位暴涨、水深至腰腹的小溪。踩着小溪里凸出的大石头,50多岁的莫东龙低头流汗,艰难将孩子们背过一条条小溪。

    24年来,每逢开学时日的傍晚,人们总会看到这个瘦削的男人带着一行孩子穿梭在沟壑田野间。归家路上,留下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也洒下莫东龙的血汗。他曾和孩子一起掉下过溪流,也曾被滩边锋利的石头割破脚。

    一位村民说:“没有莫东龙,这些娃娃们将来还是‘泥腿子’的命。”在朝垌村,孩子们亲切地称呼莫东龙为“莫爸爸”。

在简陋的教室里,莫东龙认真指导学生做作业。

1.曾用废木头自制教具

    上马点校是一间“麻雀学校”,一个简易的水泥操场,一栋两层高的平房,一间教室,黑板、讲台和三排桌椅,是学校的全部家当。

    莫东龙的教学生涯从代课老师开始。1994年,上马点校有一百多名学生,三名老师难以确保教学质量。朝垌中心校校长黄其开上门游说,希望莫东龙成为一名代课老师。

    那时,29岁的莫东龙有高中文凭,是村里文化水平最高的人。面对校长殷切的目光,莫东龙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说:“只有崇高而全面的人,才配走上讲台,才配为人表率。做老师就是我的梦想。”

    这一年的9月,莫东龙特地买了一套新西装,擦亮了家中唯一一双廉价皮鞋,走进了“泥巴房”校舍,站上了用泥巴堆砌的讲台,成为上马点校的代课老师,月薪80元。    

    陈塘镇距离蒙山县城55公里,上马组是陈塘镇最偏僻的一个屯。在20世纪90年代,上马组内全是没有硬化的山路,离镇政府7公里,步行需40多分钟。

    上马点校每年只有几十元的教学经费,除了添置必要的教具和修缮校舍,已难再添一笔一纸。莫东龙曾用废木头制作三角尺,还自购了一台收音机,在孩子自由活动时放些儿歌、唐诗,让学生从书本上、收音机里慢慢了解外面的世界。

    20多年来,一些年轻教师曾被安排到上马点校执教,但一两年就离开了。朝垌小学校长欧自建说:“那里太偏僻了,很少老师愿意留下。”而陆陆续续地,学校其他三名老教师也相继退休了。崎岖的山路走着走着,只剩下了莫东龙一名教师。

2.为建校舍打六次报告

    上马点校校舍坐落在一座小山的半山坡。莫东龙曾是上马点校的学生,成为老师后,他发现校舍与20世纪70年代时别无二致。

    昏暗的教室让莫东龙几乎贴在黑板上写板书。下雨天则最让人头痛,他需要不断指挥学生移动课桌,以免孩子们被淋湿。为此,莫东龙心急如焚,在一年里接连打了六次报告,恳求教育部门加快划拨经费重修校舍。1996年初,教育部门资金到位,上马点校告别了摇摇欲坠的老校舍,建起了新校舍。

    朝垌村位于高寒山区,每逢冬季,连绵的小雪花和冷空气常常侵袭校园。这时,让莫东龙最发愁的就是孩子们的吃饭问题。天气冷,学生们早上带来的饭菜早已凉透。为了让孩子们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中午,莫东龙在学校旁的小厨房燃起柴火烧热大锅,把孩子的饭菜蒸热。

    一名已经毕业的学生至今仍记得,莫东龙时常挑着担,冒着雪花上山砍柴。火旺后,学生们围在火盘边取暖,教室里暖和起来了,莫东龙却又忙着用衣角给淘气的男孩抹鼻涕。

    2005年,教育部门安排莫东龙到桂林参加教师培训活动。在酒店住宿时,面对着敞亮的卫生间,他反而觉得不适应了。莫东龙说,自己一下子想起学校那间简易茅房,“孩子们还在受苦,我却享福了”。想着想着,他竟独自伤心起来。

3.生活清贫仍选择坚守

    在学校,莫东龙是孩子们心心念念的“莫爸爸”。在家里,莫东龙是家里的顶梁柱、主心骨。刚做代课老师时,莫东龙一个月的薪水只有80元,后来慢慢涨到了100元、150元、250元。直至2008年,莫东龙依然领着300元的工资。

    生活的压力迫使莫东龙在当老师的同时,还要兼顾农民的角色。每年寒暑假期,他都会侍弄自家的八角林,期待来年能有一个好收成,让家里的妻儿过得安逸一些。

    清贫的生活常常压得莫东龙喘不过气来。看到村里不少人外出务工后盖起了新房子、开上了小轿车,“农民莫东龙”和“教师莫东龙”时常陷入对峙和矛盾之中。

    “我要教书,许多应该男人干的活只能让家中这个苦命女人来干。这个家,我亏欠了太多。”莫东龙曾想和其他村民一起加入打工大军。然而,想起山里孩子期待的眼神、家长外出打工前的千叮万嘱,他又心软了。

    蒙山县教育局提供的数字显示,蒙山县有20多名扎根在大山里的点校教师,但从未有一名点校教师提出调离岗位的请求。

    2015年,经过严格的考试,莫东龙由代课老师转为公办老师,每月工资实收2400元。但一家四口人的开支,还得靠他的工资和耕田种地的微薄收入艰难维持。

    生活过得艰难,但面对孩子们时莫东龙异常大方。学生黄自萍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家庭贫困。莫东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要自己家里做了好菜,他总会给黄自萍送去一份。这些年,莫东龙分文不收,基本承包了黄自萍在校的午饭,他说:“我还有一口饭,就不能让孩子饿着。”

    过去24年,上马点校一共走出了7名大学生。以前,莫东龙还会参加一些考上了大学的学生摆的谢师宴。他缺钱,但每次都会封红包表示心意。“一次我的学生考上了大学,我举杯祝福她,她深深地鞠了一躬,那时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我很感动,觉得过去所受的这些苦都值了”。

4.当孩子的朋友和亲人

    24年来,莫东龙为山区教育事业默默地奉献。从教至今,他获得了1996年度梧州市“百佳教师”的称号,2015年-2016学年度被评为蒙山县“优秀班主任”,2016年被蒙山县委、县政府评为优秀教师。

    2018年暑假,莫东龙不时回学校清扫每个角落。“看不到孩子,我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莫东龙傻笑着说,“寒暑假时,不用来学校我心里就会空空的,非要来学校转几圈才踏实。”教书于莫东龙而言,已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其生命的一部分。

    “孩子的心灵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播上思想的种子,就会获得行为的收获。”2018年秋季开学前,莫东龙给朝垌小学新入职的老师们讲课时说,除了教书育人,老师还应该是孩子们能够诉说心事的朋友,是打心眼里关心孩子的亲人。

    随着国家和社会各界日益重视教育,学校的教学环境日益改善。2015年,村里的山道全部硬化完毕,学生们的上学路越来越平坦。2018年8月,教育部门和爱心企业出资7万元,上马点校校舍周边建起了漂亮的围栏,还有了硬化的操场。

    9月3日正式开课的那天,莫东龙和8名学生们在平坦干净的夯土地上追逐奔跑,笑声、欢呼声交织着老式收音机中响起的《让我们荡起双桨》,响彻山野。在上马点校教师办公室里,墙上挂着一块黑板。黑板最左侧写着8名学生的情况:留守儿童占一半,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占一半。黑板中间是一个学期的课程,语文、数学,音乐、道德、图画和体育,所有课程全由莫东龙一肩挑。

停电时,莫东龙又会敲响那个用铁铲改造而来的老敲钟。

    在教师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块由铁铲改造而来的敲钟。每逢上课、放学,莫东龙便敲出清脆响亮的钟声。“我是用心来教书的。”莫东龙说,“我这辈子最想做的,就是一直站在讲台上。”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