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师恩如灯
萍乡日报全媒体 2018-09-07 11:08:25

教师是个清贫的职业,又是极高尚的职业,我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学生,才一直没有放下教鞭——


师恩如灯

春江水


张老师,从分别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在这一万多个日子里,我忘却了许多原以为刻骨铭心的创伤和更多值得怀念的东西,但我却从来没能忘记您、您的谆谆教导和您洁白无瑕的高贵品质。

人格的力量是无穷的。您很少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然而,您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似乎都在意味深长地说:要这样。初中三年,我就是在您柔和的笑容里,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您教语文,但有一句与数学关系密切的名言却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最短,修身以正直为基本。”这句朴朴素素的话,一直被我奉为座右铭。

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随之丰富起来。我明白在许多场合,奉行“与人为善,吃亏是福”的原则,反而被世俗者视为心怀叵测。但我勇敢地顶住了一切压力,因为您说过:“这个世界好人成群。”的确。忘不了分别时的茶话会上,我脱口而出那句憋在心中好久的话:“我们相处的三年中,您虽没有过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过让人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场面,但又有谁能够否认您以那种活生生的、平平淡淡的举动,同样在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我们?您是一缕无丝的风,飘忽在我寂寞无助的心灵中;您是一炉灵性的炭,出现在我大雪封门的小屋。这种细雨无声的滋润,太超然了。这是对真诚的一种尊重,也是对爱心的一种膜拜。”今天的我,已经非常清楚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然而,30多年前,我却是那般幼稚地问您:“张老师,您对生活像朋友,为什么生活有时对您却像敌人,对您那般苛刻?”瞬间,您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我知道自己的问题太残酷。是呵!有谁经历了您那么多的坎坷;有谁饱尝过您那么多的人生沧桑?

就因为您那个僵住的笑容,在许多天以后,我依然内疚不安。您兢兢业业地对待自己的本职工作,付出了与同事一样甚至更多的精力,但仅仅因为是民办教师,您每月却只能领来别人一半的薪水。即使是这点微薄的工资,您还要把其中的大部分用来照料多病的母亲。我曾为这种不公正而愤愤不平,您却大度地笑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尽管您这样说,我仍困惑不解。

前不久,我曾经发信息问您为什么一生都钟情人民教师这个清贫的职业?您在回信中非常严肃地告诉我:“教师是个清贫的职业,又是极高尚的职业,我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学生,才一直没有放下教鞭。”我被深深地震憾了。许多年前的困惑,顿时解除,这是怎样的一种敬业精神啊!您又告诉我,虽然每个人都有美好的理想,但同时又要做好准备,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敢于嘲笑它,要理智地对待挫折。坎坷的路上,也要迈步。跌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此失去站起来的勇气。当然,在平坦的路上更不能飘浮,因为飘浮同样会令你摔跤。读了您的回信,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老师呵,老师!您放心吧!不管是沉重的雾霭朝我压来,还是荣誉将我推向激烈动荡的浪尖,我绝不会停下脚步。因为,我的前方有一盏明亮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