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常忆恩师踏梦来
萍乡日报全媒体 刘忠云 2018-09-07 10:28:02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从小学读到大学,教过我的老师大约有四、五十位吧,随着时光的流逝,对大多数老师的记忆日渐模糊,但有一位老师,却令我难以忘怀,那便是我初中语文老师,姓钟名增贵。钟老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每当从梦中醒来,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回想起和先生一起生活的片段,感慨万千,再也毫无睡意。


  我的母校——当年的赤山中学位于赤山镇赤水河畔。学校有高中部和初中部,条件简陋,师生生活艰苦,但学校名师众多,教学认真,学生读书刻苦努力,很是自觉。那些年考入重点大学的也不乏其人,记得有一位学长还考取了北京大学,让我们羡慕不已。

  在众多的老师中,钟老先生比较特别。他是一位没有编制的代课老师,虽然是代课,却是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他饱读诗书,国文功底扎实,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文章也写得好,在萍乡颇有名气,很多学校争相聘请,他也非常热爱教书育人这个职业,每请必到,不计较待遇,只要拥有三尺讲台就心满意足。


   钟老先生教我们的初中语文课,他满头银发,但总是梳得整整齐齐,双目炯炯有神。他讲课与众不同,上课之前,总是早早地来到教室,上课铃一响,他便开讲,直奔主题,从不让学生起立问好。先生讲课饶有风趣,语调抑扬顿挫,每篇课文都讲得头头是道。讲到精彩之处,便忍不住在讲台上手舞足蹈,甚至打起拳来,说此文写得好,像中国武术,一招一式,干净利落,招招出奇,环环相扣,首尾呼应,天衣无缝。此时此刻,我们几十个学生便竖起耳朵,瞪着眼睛,痴迷地听着,入神地看着,生怕错过点滴细微。

   让我最难忘却的是先生的古文教学。他常常对我们说,不读《出师表》,不为忠臣;不读《陈情表》,难为孝子。记得当年先生讲诸葛亮的《出师表》,在讲之前,一字不落地背给我们听,他要求我们学古文,一定要背出来。当他读到“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时,哽咽无语,眼睛红红的,不由掉下泪来。我们为诸葛亮的忠心耿耿而心生敬佩,也为老先生的言传身教而心怀感激。



   先生教语文,尤其重视作文教学,经常鼓励我们平时要多看书,多背书,多积累,多练笔。他教写作,特别重视批改与点评。先生批改作文非常细致。当年,我的作文常常被先生重点批改。每次写好作文交上去以后,我便像小孩子盼过年一样盼先生发下作文来,每每看到文末一个大“优”字,看到文中红色的圈圈点点,看到先生在空白处写下的大段点评,总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先生在作文讲评课上,有时把我写的文章读给全班同学听,并说上一番鼓励的话;有时用大白纸拿毛笔把我写的文章抄下来,贴在黑板上,然后卷起袖子,手握毛笔,蘸上红墨水,和全班学生一起批改。每当这个时候,我便端端正正地坐着,认真地盯着黑板,聆听先生的点评。初学写作的我,承蒙先生的鼓励,慢慢地爱上阅读、爱上写作。虽然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当上作家、诗人,但在报刊杂志上也偶尔发表一些小文章,自娱自乐。每每回忆起那段求学的日子,心里总是暖暖的。



   钟老先生喜欢看书,也喜欢撰写对联。我学写对联便是承蒙先生启发。先生在语文课堂上,也喜欢为学生讲授对联。记得他常常为我们讲曾国藩的对联。清朝重臣曾国藩一生创作的楹联很多,佳作也不少。先生重点给我们讲了曾国藩的挽乳母联:“一饭尚铭恩,况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千金难报德,论人情物理,也当泣血三年。”在他的讲述中,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一代名臣至纯至真的亲情和柔情。曾国藩的挽妾春燕联:“未免有情,对酒绿灯红,一别竟伤春去也;似曾相识,怅梁空泥落,何时重见燕归来。”先生也讲得动心动情,可惜我们当时还是懵懂少年,关于男女情感,难以体会,及至成年以后,细细品味,方觉那一份悲凉凄楚的人生况味,真是“年少不懂词中味,读懂已是泪千行”。如今的我,闲暇时喜欢欣赏对联,偶尔也作一点创作,都是承蒙先生的熏陶。


  先生毛笔字写得好,一手章草,写得龙飞凤舞,让学生们争相模仿、爱不释手。初中毕业后,我与先生有过多年书信往来,先生每每均用毛笔书写,回信于我,信中对我有诸多教诲、点拨,也不乏真知灼见,让我受益终生。我依稀记得前后共有二十余封信,老先生均用长信封邮寄,信笺均用素纸竖写,从右往左,密密麻麻,洋洋洒洒。每次读完之后,我便小心翼翼收起,存放在抽屉之中,加上铁锁保存,视若珍宝。可惜后来为了谋生,我六次调动工作,五次搬家,先生书信竟全部流失,荡然无存。对此,至今深感遗憾。

 由于诸多原因,先生晚年时候,一个人独居于拱辰塔下赤山桥头一处简陋的民居中,过着宁静安然的日子,闲时经常和邻居们在寺庙下下棋、打打牌,倒也怡然自得。每逢过年过节,我们学生会三五成群,相约一起去看看先生,与先生一起吃顿饭,陪先生小酌两杯,闲聊一会。每当聊到某某学生有出息、有进步时,先生便笑逐颜开,很是得意。后来,我也成家了,忙于生计,去先生家拜访日渐稀少,疏远了师长,惭愧得很。更让我懊悔不已的是,由于人在旅途,没有音讯,在先生弥留之际,我没能赶去见上最后一面,未能为他送上最后一程。每念及此,只能黯然神伤,任泪长流。

教师节即将到来

人生中你有哪些难忘的老师

欢迎给端妹留言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