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安全,遑论安居
工人日报 2018-09-05 09:34:57

(原标题:我在我思:没了安全,遑论安居)

近日,一篇名为《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文章称,阿里巴巴员工王某今年1月租住“自如”的房间,在入职体检显示各项指标正常的情况下,半年后患急性髓系白血病身故。王某去世后,其妻检测其所住房间发现甲醛超标。

对此,“自如”方面回应:此事关系重大,一方面需要考虑相关内容对逝者家人造成的影响和压力,另一方面也需要客观、全面调查。9月1日起,“自如”下架了全国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相关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

无论王某是否因甲醛患上白血病,“自如”房屋甲醛超标已不是第一次被曝光。在笔者身边,就有同事与“自如”签约后,发现房间里味道刺鼻,长达半月无法散去,最终选择了退租。此前见诸媒体的多起租客因空气质量问题与“自如”发生纠纷的事情,也多以换租或退租解决,获得赔偿的屈指可数。

在“租住并重”的当下,类似“自如”这样的长租公司的出现,本是一件好事。明码标价、拎包入住、专业服务……公司获益,房东与租客也免去了许多租房时的烦恼。但当如此公司提供的房屋竟然可能威胁租客身体健康和生命时,讨论住得是否舒适、自如,简直像个笑话。

此前有报道称,新屋装修结束3天后,“自如”便将其出租。这样的做法,甲醛能不超标吗?商家都是一个思路,说装修选的都是环保材料、施工一丝不苟,你信吗?若是用了不合格胶水粘制的板材,或是在涂料中违规掺入胶水,装修出的房屋即使放上10年、20年,甲醛含量依然可能超标。

反观租客,在房租不断上涨,房源要靠软件来抢的现实条件下,他们没有任何议价权。商人的本质是逐利的,在交易双方“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租客如何不成“小白鼠”?如果不能重拳出击进行监管,“甲醛房”会自行消失吗?

不久前,美国农用化学品巨头孟山都公司被判决赔偿一名罹患癌症的前园丁2.89亿美元。这位园丁患病前的日常工作包括喷洒孟山都公司生产的含草甘膦的除草剂,而草甘膦被认为“有致癌可能”。虽然欧美国家对草甘膦作为农药的安全性争议较大,但陪审团依然判定孟山都公司支付巨额赔偿。

由此不难窥见,在美国,强势的一方亦能“作恶”,但“作恶”的成本之高、代价之大,足以让许多企业望而却步。

在关系民众生命安全的问题上,有时候“简单粗暴”不失为一种良策。无论是之前的“长生疫苗案”“滴滴顺风车案”,还是此次“自如甲醛事件”,如果相关部门能做到“出现一起,重罚一起”,罚到当事公司“有动力”自觉去寻求解决方法,那么类似问题或许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了。

当然,事前防范与事后处罚同等重要。目前,对于租赁房屋的安全质量监管,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法律依据和监管主体。以北京为例,《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要求,出租房屋的建筑结构和设备设施,应当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不得危及人身安全。但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甲醛,是否属于规定中的“危及人身安全”、标准是什么,尚处于空白状态。

安居方能乐业,当租房已成一种生活方式,若法律和监管不给力,那么“别人租房要钱、自己租房要命”的事情很可能还会发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