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奖)【我与改革开放40年】此心安处是吾乡
萍乡日报全媒体 涸溪 2018-09-03 09:51:04


  1986年8月14日,清晨5点,依依惜别父老乡亲,来到惶恐滩头,与L君汇合,渡过赣江到县城,上了开往吉安的班车。在泰和,二渡赣江,人在车上,车在船上,船在水上。蜗行到吉安,已是中午12点半,匆匆填下肚子,又汗涔涔地上了赶往莲花的班车。

  路是砂石路,车似敞篷车。龟行到安福,班车只剩6个人,武功山林场下去一对老夫妻,安福洋溪又下去一个算八字的。问司机,到了莲花没,汗流满面的司机懒得答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淡淡地说,进入莲花了!

  路更加泥泞坎坷,班车摇摇晃晃,颠得人七上八下,东倒西歪。捱到莲花,已是夕阳西坠,黄昏6点。我分配在坪里中学,L君分在坊楼中学,去乡下的末班车早已绝尘。悻悻然走出破旧的车站,抬头一看,远眺近望都是山,没一幢高过4层的房,唯一的街,短短窄窄,一眼看透。

  入住唯一的莲花饭店,走进唯一像样的西门餐馆。好在还有一样东西吊着我们的胃口。早在吉安读书的时候,就听说过莲花的血鸭与万安鱼头齐名,听说而已,没有吃过。现在心仪已久的血鸭摆上桌面,一眼就爱上了那一片红,举箸一试,咦呀,确实名不虚传!三下五除二,光盘之后,我们又要了一盘。

  吃完饭,走近10分钟,就到了小街尽头的东门大桥。伫立桥头,L君说: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呆一辈子啊?我看着黑乎乎的散发着造纸厂碳水化合物浓烈气味的莲江水,说:莲花就莲花吧,其实,在哪生活不是生活呢。

  夜已深,满世界只有县政府门口两盏灯,昏暗如瞌睡人的眼,守护着夜的黑,远村传来三两声狗吠,周遭一片寂静。

  坪里中学坐落在一片黄土冈上。南北两幢3层楼,东西两排教室:瓦房、一层、破旧,校园四四方方,南面留个大门,正合《孙子兵法》“围城必阙”之计。L君在电话里说,坊楼中学坐落在田中间,白天稻香阵阵,晚上蛙声一片。丰满的理想遇见骨感的现实,很失意和无奈。每个老师住房兼办公房一间,10平方米左右,一床,一桌,一椅。坪里小集镇严重缺水,上甘岭似的。晚上洗澡,自己去深井吊两桶水,穿着裤衩站在房门口,先用一点点水濡湿全身,然后在重要部位涂点香皂,最舒服淋漓的,是最后用大半桶水从头顶浇下来。

  从此安身立命,做了老师,做了莲花人。一次,去县委书记家里玩,书记用家乡话问我过得怎么样,我说什么都好,就是乡下中学节假日学生散了本地老师回家了炉灶封火了,没饭吃,回老家还得到县城转车,麻烦。书记听后意味深长地笑笑,也没说什么。哪知过完暑假一回学校,校长就说,你和吉安的K君都调到城厢中学了!校长还说,听说是县委书记在常委会上说了,我县的乡下学校简陋,外地老师在乡下工作生活很艰苦很不便,都调入县城工作吧。当时外地人愿来莲花乡下当老师的很少,我们几个轻而易举就进城了,很是激动和感奋了一阵子。

  1992年,是个好年份。新年伊始,邓小平南巡讲话,东方风来满眼春。9月2日,莲花划入萍乡管辖,莲花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很幸运的,9月份我也考入了县政府办公室。

  在县政府办公室,开会,发文,调研,协调,10年间,我见证了莲花县城的扩区和莲花广场建设、深化国有小型企业改革、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筹建工业园和振兴乡村经济,莲花在破旧立新,爬坡过坎。2002年下到乡镇,贯彻了6个“一号文件”,积极推进农业税和林权制度改革,放活农民;建基地创特色,推进产业化,发展农业;招商引资培植税源,做强乡镇;很幸运地又进入交通部门工作,8年里,躬逢盛世,大办交通,修路800多公里,建桥40余座,莲花交通面貌焕然一新,并借全县之力修了一条“回家的路”——吉莲高速公路,以前回家起早摸黑,现在打个盹就到了;民政部门工作期间,欣逢县政府大办民生事业,新建敬老院和康乐中心,以菩萨心肠待鳏寡孤独、老弱病残,使弱势群体有居、有依、有乐。

  莲花天天在变化,月月在进步,年年在发展,尤其是最近几年,真是“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五年新跨越”。乡村美了,春夏秋冬,四季花海,渔樵耕读,一派生机。原先浑不见底丑难见人的莲江已成世外桃源,市委书记李小豹看后大为赞叹:“莲江湿地公园颜值惊艳,美轮美奂!”县城靓了,原先“伸手摸到樑子,晚行好像瞎子,菜场捂着鼻子,走路卷起裤子”的街道,变得就像刚从北上广旅游回来的农村大嫂描述的那样:“啊呀呀,几多子人,几多子车,几多子街,几多子好看的妹子。”农民富了,出门水泥路,抬脚坐公交,处处见新房,家家有余粮。脱贫攻坚,3年决战,2018年莲花将告别贫穷,实现脱贫摘帽。荷博园、教育园、工业园、莲江湿地公园精彩纷呈,寒山水库、萍莲高速、渝长厦高铁正在或即将建设,青山不老绿水长流,试看未来的莲花,必将是南来北往的赣西福地,宜居宜业的美丽花园。

  “我是你的一片绿叶,我的根在你的土地。”到莲花来,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幸运的是,30多年来,自己能作为一名普通劳动者,扎根莲花土地,参与一线建设,为莲花的发展出汗出力,添砖加瓦。苏东坡有首非常著名的词,叫《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时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出生赣江边,生活在莲花,今生今世,几多幸运。

  我心安处,便是吾乡。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之我们删除。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