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拟设一个月离婚冷静期,来看看温州人婚姻状况如何?
温州商报 温商APP 2018-08-31 23:50:31

近年来,我国离婚率逐年上升,“闪离”现象增多。8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在婚姻家庭编草案中,拟规定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

温州人的婚姻状况如何?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温州离婚登记件数呈逐年递增的趋势,从2014年的16008件,逐步上升到去年的18143件,其中三观不合、出轨、赌博、家暴等是离婚的主要原因。

鹿城婚姻调解室有位徐大姐

一年里帮90余对挽回婚姻

8月28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鹿城区婚姻登记处离婚室时,柜台前有两对夫妻在办理离婚手续。柜台工作人员身后,一位大姐轻声询问是否需要进行婚姻调解。

这位大姐叫徐兰琴,是鹿城区婚姻登记处的婚姻家庭辅导员,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物色”前来办离婚手续的夫妻,邀请他们到旁边的婚姻家庭辅导室谈谈心。自去年7月份辅导室成立以来,她已经帮忙90余对夫妻挽回婚姻。截至目前,全市各个县(市、区)的婚姻登记处都设有婚姻家庭辅导室,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冲动型离婚。

“只要是愿意迈进辅导室的夫妻,经过调解之后,超过90%都能重归于好。”徐兰琴说,她每天都在离婚室“察言观色”,有的夫妻眼眶红肿,神色犹豫,说明他们并不想离婚,只是一时赌气或冲动。这时邀请他们来辅导室,正是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

徐兰琴说,以她的调解经历来看,来离婚的夫妻选择离婚的原因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但大多归于其中一方出轨、赌博、家暴、三观不同等几方面原因,离婚人群年龄层普遍是“80后”“90后”。“70后”“80后”选择婚姻调解的较多,“90后”来离婚的一般态度坚决。

就在7月底,徐兰琴就成功调解一对因感情不和欲离婚的夫妇。“那对夫妻结婚十来年了,丈夫在杭州做服装生意,妻子在家带两个孩子,家境优渥,但女方觉得生活过厌了,心死了。”徐兰琴说,其实,他们的生活只是少了一些仪式感和浪漫,调解当天,男方偷偷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带到辅导室给女方,矛盾瞬间化解。

“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思想更开放,再加上外面世界诱惑多,离婚率自然就会升高。”在徐兰琴看来,很多人离婚有时是冲动的想法,事后感到后悔,有的还会去选择复婚。设立一个月冷静期,可以让两个人考虑得更加清楚。

温州法院为防止冲动离婚

设离婚冷静治疗期制度

事实上,在草案拟新增离婚冷静期规定之前,温州法院为了救治“危机婚姻”,创设了离婚冷静治疗期制度,专门出台《在家事案件中设立“冷静期”的实施细则》,明确规定“冷静期”适用条件、设立程序、回访疏导等内容。

温州中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家事法官在冷静治疗期内,除了对财产、债权债务进行审理外,还需要对婚姻的类型深入地进行鉴别,主动跟踪回访,了解当事人的情感变化,并辅以必要的心理疏导、亲情教育。

“司法实践表明,目前人民法院受理的离婚案件中,相当一部分案件当事人提起离婚诉讼或答应离婚均具有一定的冲动性。”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危机婚姻,为双方当事人设置一定的冷静期限,在冷静期内对其进行婚姻经营方面的辅导和帮助,能够让当事人能够理智、平缓地解决矛盾,以挽回婚姻。“‘冷静期’是婚姻危机的‘修复键’,降低因冲动而离婚的几率,对当事人家庭、对社会和谐都有益处。”

截至2018年5月,全市法院共对474件离婚案件设置冷静治疗期,通过当事人的冷静考虑和承办法官跟踪疏导,其中379件离婚案件经调解和好,或撤回起诉。

“冷静期”需区别对待

若有家暴等行为应建议离婚

“离婚冷静期”设置是否科学?短短的“冷静期”真能为飙升的离婚率“刹车”吗?

有市民认为,“冷静期”的设立能给大家一个缓冲机会,避免冲动“闪离”;也有人担心,“冷静期”会增加离婚纠纷复杂性,甚至成为当事一方拖延离婚的借口。

北京炜衡(温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金陈漫认为,从立法上增设“离婚冷静期”,给了任意一方单方撤回离婚的权利,这样的“缓冲期”,可以防止夫妻双方一时冲动,造成情绪化离婚的结果。不过,“离婚冷静期”应有更细致的规定,规避一些风险。

“立法部门应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相应措施,对设定冷静期的离婚人群进行区分。”金陈漫说,若存在《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所指出的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感情不和分居二年等情况的,则建议一律不适用“离婚冷静期”的规定。

我市离婚登记数逐年上升

结婚登记数持续走低

不“将就”的人越来越多

温州人离婚登记对数逐年上升的同时,结婚人数却持续走低。从市民政局的统计数据来看,2014年,温州依法办理结婚登记的有76188对,而到了2017年,结婚登记数降至62030对,3年间直降近1.5万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一传统观念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案例:

高校教师宁做剩女不愿“将就”

林女士是温州一高校女教师,今年37岁,长相清秀,父母都是公务员,自己有房有车,但至今没有男朋友。周围的亲朋好友给她张罗了不少,却都以失败告终。林女士坚定地认为,若没有心仪的男生,宁愿成为“大龄剩女”也不愿意“将就”。

“我每天努力工作、健身、学习乐器,生活过得有模有样,并不是需要另一半生活才圆满啊!”对于现在的生活,林女士感到自如又惬意。

这可把她母亲张阿姨给愁坏了。“我将她的信息登记在婚姻介绍所,红娘给她介绍一大把优秀的男生,她加了微信没聊几句,总有理由给回绝了。不是说三观不合,就是说身高不够、行业不好、没有话题。”张阿姨抱怨说。

尽管如此,对于女儿的婚姻,张阿姨依旧是“锲而不舍”,微信里加了十来个红娘,看红娘发出来的男士信息,只要是适合女儿的,立马“求介绍”。

红娘:

年轻人对婚姻比较被动

是什么原因导致温州年轻人结婚登记数连年降低?记者走访了温州两家婚姻介绍所了解情况。

温州市爱心婚介所负责人林少华是个资深红娘,每年都能撮合成三四十对新人步入婚姻殿堂。在她看来,现在的“剩女”普遍条件优秀,而“剩男”中有一部分则“眼高手低”。

“有个男士43岁了,在鞋厂做司机,但他要求找个在事业单位上班的女性,这相对来说比较难找了。”林少华举例,“还有个做生意的老板,今年54岁,身家不菲,但他一定要找30岁以下的,还要求是本地人,工作稳定、身材高挑、长相漂亮。来我们这儿一年多,还是没相中合适的。”

在位于市区五洲大厦的温州成人之美婚恋文化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里,红娘梁老师也分享了自己多年“牵线”心得。

梁老师说,现在一些年轻人属于“佛系青年”,比较宅,缺乏社交能力,来婚介所的,超过半数都是由父母带来的;再者现今大家生活条件普遍好了,也更加自我,一部分人不想被婚姻束缚;与此同时,高消费、高房价,也让不少即将步入婚姻的年轻人望而却步。此外,还有一些人没有清楚的自我认识,要求过高。

专家:

多因素导致成婚数走低

对于这个问题,专家怎么看?温州大学法政学院教授、社会学专家徐旭东认为,结婚率下降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成婚数走低反映了温州年轻人人口外流在加速,也反映出外来年轻人流入减少,同时受二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适婚年纪人口数量少,成婚率仍可能持续走低。同时,对于许多“80后”“90后”而言,社会包容度的逐年提升,让婚姻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此外,学历的进步也导致婚龄的推迟。据了解,我市进入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学生数量逐年上升,相应的,他们独立、工作和成家的年纪也会推后。再者,高房价、高结婚成本也成为许多年轻人结婚的“拦路虎”,延缓了他们步入婚姻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