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日月换新秋
玉松汝瓷 2018-08-23 23:05:00

“暑气时将薄,虫声夜转稠。江湖经一雨,日月换新秋。”处暑之谓,并不是近似大暑小暑。处,止也,到了这个时节,暑气退伏潜藏,以待来年,处暑也就是说暑气至此而止矣。从此以后,烈日不再炙烤大地,蝉声逐渐消失在树林,火一般的夏天褪去,满架蔷薇凋谢,冷清的秋色渐起,秋声秋风秋雨不时来袭。

玉松汝瓷作品《金秋盘》

早秋总归比深秋要温和一些。天气是凉了,秋风是萧肃了,可也没到深秋那样引得落叶萧萧下,万物苍凉。南朝诗人江总说“早秋天气凉,分手关山长。云愁数处黑,木落几枝黄。”你看,木落几枝黄,就疏疏落落地掉了一点。但这种稀稀疏疏地、慢慢地掉,也容易给人一种飘零的感觉,孔绍安说“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依依不舍啊,思念它缠绵悱恻。

玉松汝瓷作品《秋实》

王勃说“早是他乡值早秋,江亭明月带江流。”显得特别干净,突然想起他的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何谓秋水?简单地说就是秋天的江湖水、秋天的雨水,王安石写“秋水泻明河,迢迢藕花底”,大概就是因为秋水明澈见底,也因此,秋水常用来比喻女子清澈的眼波。傍晚的烟霞在天边一线,似与孤鹜齐飞,秋水似与长天相接,天光云影共徘徊。

玉松汝瓷作品《金秋洗》

千里梦随残月断,一声蝉送早秋来。秋天来了哪至于这么悲凉啊,可是中国古代的文人就是这么容易感伤,叶落了,草枯了,鸿雁南飞了,万物萧肃了,他们也伤心起来。有时候是思念家乡,李白的《太原早秋》就在反复写怀归之意:“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国楼。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有时候是倦游历,“寂历古关道,早秋生晓寒。空濛朝雨细,憔悴客衣单。”有时候是别离愁,“西邻莫高唱,俱是别离情。”“一举青云在早秋,恐君从此便淹留。”


玉松汝瓷作品《秋菊傲霜》

有的时候,则是感慨人生短暂。想起白居易见曲江早秋,感慨“我年三十六,冉冉昏复旦。人寿七十稀,七十新过半。且当对酒笑,勿起临风叹。”别叹气啦,生活总归是向好的方向走的,春夏秋冬轮转,早秋也是美丽的,万物有自己的生长轨迹,我们也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旦复旦,夕复夕,别消沉,别挥霍,毕竟诗酒趁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