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远去的帆影
萍乡日报全媒体 李小建 2018-08-31 11:37:03

     

      世界文物日,我独自去凭吊老萍矿运煤码头。从城南出发,沿河西行,至长潭里,一间破旧的房子突兀眼前。沿河堤下,踏步已经破损不堪,河水浅少,河宽不过数十米。这是承载过上千年萍乡繁荣的河流吗?这是演绎过萍乡最辉煌历史的码头吗?我满腹惆怅地站立河边,一些历史的碎片渐渐地浮上脑海。

     


   

 萍乡地下埋藏着丰富的宝藏——煤炭,我们称之为乌金。萍乡人对这种黑色燃料情有独钟,歌颂它:“混沌初开到如今,珍珠异宝土里存;金银财宝用仓装,乌金出自我萍乡;安源煤炭本不少,近地几省烧不了。”萍乡人开矿,最早可追溯到唐宋时期,1950年,萍矿在高坑白马庙与老虎坡之间发现的唐井卢凤场井即为见证。可是中国是孝治天下,所谓百事孝为先,地下埋葬着我们的先人,挖山动土就会震动先人陵寝,使祖先不安,即是不孝。所以数千年来煤炭采采停停,未形成气候。到乾隆五年(1740年)朝廷才下令取消煤禁,于是萍乡全境开始了大规模开采,萍乡人不仅开发煤井,还发明了平底炉炼焦,其焦炭“坚光切响,巨细成条,化验则灰磷磺质俱轻”,比同期的北方圆炉质量更佳。萍乡知县胥绳武作《竹枝词》曰:“村妇肩挑石炭还,蓬头赤足汗颜斑,道旁一让行人笑,不采山花插鬓间。”其中的石炭指的就是焦煤。萍乡的煤和焦用土车子运到宋家坊长潭里,再装船外运至全国各地。


     

01

PART

ONE


     


      萍水河真正繁忙时节是张之洞、盛宣怀创办汉阳铁厂之后。1890年,张之洞创办了汉阳铁厂,运用王山石和马鞍山的煤炼铁。可是王山石开矿不久被水淹,而马鞍山煤则灰磺俱重,造成炼铁炉凝铁的重大事故,差点炉子报废。用开平焦要十六七两银,洋焦则更贵,几与所炼铁成本相等。因此造成成本居高不下,负债累累,张之洞只好招商承办。

      1896年5月23日,久有承包汉阳铁厂之心的盛宣怀揽下了这个累赘。他一上台,首先要解决煤炭问题,“臣宣怀有鉴于此,两年以来,于沿江上下楚西江皖各境,分派委员带同矿师搜求钻试,足迹殆遍,惟江西萍乡焦煤,久经试用,最合化铁,矿脉绵亘,所产尤旺,实为最有把握之矿。”遂与萍乡首绅文廷式所开办的广泰福商议签订购销合同,每月采购两千吨萍乡煤炭。文廷式到上海买来机器、火轮,开机井,用水泵抽水,并建造五十座土焦炉,准备大干一场。可是广泰福是个松散的联营企业,内部矛盾重重,文廷式又是文人,打不开情面,完不成合同规定的采掘任务。盛宣怀“望萍(煤)甚于望岁”,派了卢鸿昶、莫吟舫来萍乡坐收煤炭。


      卢鸿昶、莫吟舫来到萍乡,成立了汉阳铁厂驻萍乡煤务局,与厂户签订《萍乡各厂户公立条规》,与广泰福合收煤炭。这无疑是来动广泰福的奶酪,于是一场生意场上的搏杀开始了。

      广泰福首先开战。原本煤务局与广泰福商定统一煤价,每吨为湘平银六两五钱,其中一两为煤炭从萍乡转运到湘潭的水脚价,煤炭收购价为五两五钱,双方都须遵守该协定。广泰福则与矿主签订包户协议,规定在萍乡坐收煤炭每吨给萍平银五两五钱。这看似与煤务局所订价钱相符,其实是暗中加价,因为汇水关系,萍乡平银比湘平银每百两多二两四钱。既然加了价钱,谁会与金钱过不去呢?所以煤井主的煤都运到广泰福去了。

      卢鸿昶见广泰福破坏了协议,他也不是吃素的,凭着国厂雄厚实力,决计与广泰福拼个刀刀见红。于是购买小煤井自己挖煤,建炼焦炉自己炼焦。你敢破坏协议,老子就断了你的营销门道。可是卢鸿昶忘记了一句话: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当他买元顺煤井的时候,广泰福下了一个套:与煤务局竞价,本来开始价为五百元,后竞价到二千四百元时,忽然收手,把价位抬升了四倍多后让给了煤务局。煤务局挖煤时发现该井又与贞顺窿贯通了,原来两座井挖的是一座井的煤,这样煤务局又与贞顺窿唇枪舌剑商谈,最后以十数倍价格购买了同一座煤井。煤务局设立炼焦炉,建在高处,人家紧挨着它建炉,使他们无出入路;建在低处,人家放水将炉基都给冲走了。广泰福虽已在斗争中败下阵来,可他们给盛宣怀上了一道禀,数说卢鸿昶的诸多不是。盛宣怀看后气不打一处来,训斥卢鸿昶他们:“是该员数月勾当,仅与绅士纠葛缠讼,无怪人言啧啧。”“勒令卢鸿昶将领过厂银八万余两,分晰赶造清册呈报,毋许丝毫弊混。”并撤了他的差命其回厂述职。

    

      这种内斗,却成就了萍水河的繁荣,煤炭源源不断运往长潭里堆栈,河面上白帆点点,煤栈里热闹非常,土车子的叽呀声、脚子的詈骂声、称秤人的唱秤声、算盘的滴答声、船户的情歌声……充斥在萍水河旁。

       随着株萍铁路的修通

萍水河上的桨声帆影已经淡去

但是我们无法忘记萍水河曾经的辉煌!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