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奖)【我与改革开放40年】石虎桥边几度春
萍乡日报全媒体 李根萍 2018-08-31 10:15:58

     

      千里作远客,五更思故乡。

      每次回老家萍乡,我一定会去看看下埠镇地标性建筑——石虎桥,它承载着千年古镇深厚的历史,也留下了我许多珍贵的记忆。

 

      打从有记忆起,父母带我去下埠镇赶集,必经石虎桥。那时,桥两岸均是低矮灰旧的农舍和层层叠叠的农田,不见一座厂房,路上连自行车都很少见到,乡亲们穿的衣服多是三种颜色:黑、灰、白。桥对面便是千年古镇——下埠。镇上“7”字形的街面坑洼不平,仅是几栋高矮不一的旧房子夹着一截小巷子,从这边店门口跨两步就摸得到了对面的店门,短得只有几根扁担长。街面上晴天一脚灰,雨天一脚泥,累了找个干净歇脚的地方都难。


      古镇破旧,可历史厚重。它处在两省通衢、吴楚咽喉之地,居银子塘之首,晋永熙元年从湖南醴陵划过来时,就是有历史记载的古商埠。从镇中心出发,东通湘东,西连登官、二里,可出省入湘,南可至排上、官陂。“一路通湖南,直达主席家。”古镇上那条曾令人引以为骄傲的“韶井公路”,自东向西从镇中心逶迤穿过,给小镇人带来了交通便利,也带来热闹与商机。可因地区差异等各种原因,古镇如一头老牛拉磨,发展缓慢,变化不大。

   

   

      1978年,神州大地春风激荡。我陪父亲送计划猪到镇食品组,路过石虎桥时,电线杆上的喇叭里正播放着中央领导关于改革开放的讲话,桥上遇见从镇上办事回来的乡亲,脸上均洋溢着笑容,不见往日之愁苦。过了桥,旭日东升,把庄稼和稻田映照得彤红,路上犹如撒了一层碎银。那天父亲心情特别好,推着车子也似乎比往日轻松。他兴奋地告诉我:儿啊,国家出台新政策了,以后农民的日子会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果然没多久,改革的春风吹进了家乡每个角落,吹进了每个乡亲的心里。分田到户后,乡亲们不再为温饱而发愁了,农闲时间还可进城打工,日子真的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

      1984年秋天,我应征入伍,戴着大红花到镇上统一集中。跨过石虎桥时,桥两边有几幢新房子拔地而起,在村里特别扎眼,莫非这就是父亲所说的芝麻开了花,开始节节长高了?镇政府门口的公路边,明显繁华许多,旧的街面也向镇政府这边拓展,店铺多了起来,古镇的人气更旺了。

       时隔10年后,我回家探亲,跨过石虎桥,镇政府门口冒出了好几幢高楼,其中一幢是学校教工宿舍楼。当老师的二哥一家乔迁进了这幢楼里,开始过上镇上人家生活,让村里人羡慕不已。镇上的南货店、百货店、家具店、农产品店如雨后春笋,越开越多。我陪父亲到镇上理发,跨上石虎桥,父亲眺望古镇后说,真没想到,改革发展速度竟如此之快,没想到!或许,他对“芝麻开花”理解又有了新认识,只是他不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2010年初春,我家所在的村子土地被政府征用,举家移民到了镇上,有幸就住在石虎桥边。进镇的公路已四通八达,均是宽阔的水泥路,去镇上途经石虎桥的人越来越少。桥渐渐被人冷落,桥上没了昔日之热闹,犹如村里被闲置的一头水牛,或是一张犁铧,只能偶尔派个用场了。石虎组的老人说,这条小河上仅剩两座相同结构的古石桥了,另一座在湖南省的醴陵市。但每次休假回家,无论多忙我都要抽空去看看石虎桥,欣赏两岸美景,在桥上伫立沉思。


 

     


      去年回家,我惊讶地发现,这座古桥也换上了新装,昔日乱枝杂草已清除,桥面凹凸处填平了,残破处也已精心修复,桥面平整坚固,完全可通汽车了。但石缝中许多酷似何首乌的藤蔓,依然柔顺地贴着桥边青石,在河面上兀自轻舞飞扬。古桥仍不失历史风韵,让我这个游子还有寄托乡愁之处。

      桥头新立了块石壁,上面刻上“石虎桥”3个红色的大字,让路过的人都能记住这座桥,记住这桥边美丽的风景。

      鸟瞰古桥北面,一幢幢新楼房拔地而起,有的村民家还建了四五层之高,好多村民家都买了小车。村里昔日狭窄扬尘的土路,如今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路旁栽上了翠绿的桂花树,路两旁的茅草变成了花草;空余之地都修建了蜿蜒曲径,小径两旁摆放着雅致的靠背长凳,间或还能见到配套的健身器材,宛如城市的公园……


       桥下河水清澈,一场大雨后,村民们欣喜看到了游鱼嬉戏,这可是久违的期盼。一群白色的鸭子畅游在河面,燕子在空中翩跹飞舞。河堤上乱蓬蓬的茅草不见了,栽上了花卉苗木。走在河边,犹如走进了乡村美丽的画中。

      眺望下埠古镇,“7”字形街道早已变成了“十”字形,那截狭窄短小的老街,随着道路的改造,渐渐被人淡忘。

      漫步充满时尚气息的古镇,街道整洁干净,路旁有高大的风景树。街上店铺如雨后春笋,超市、网吧、歌厅和时装店鳞次栉比。镇中心新建了特色陶瓷广场,那把热气腾腾的“大茶壶”,正呼之欲出,款待八方来客……广场设计蕴含着古镇丰厚的传统文化,彰显古镇未来发展前景。

      

    在改革强劲春风的吹拂下,勤劳的乡亲用双手和汗水书写新的历史,下埠古镇发展有了“中国速度”,与城市的距离越来越近。古镇居民的日子真如父亲所说——芝麻开花节节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