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改革开放40年丨征文展播⑩郭树宝:我家三迁(诵读版)|知宝坻

诵读/旷野村夫(欢迎诵读爱好者参与展播活动)

莺迁乔木,燕入高楼。提起搬家,我有好多心里话要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从老家搬到了老城关乡的一处教师宿舍,宿舍位于通唐公路南侧,农技中心对面,如今已不见了踪迹,成为第五中学的一部分。记得当时是一个大杂院,十间平房,住着五户人家,都是教师或是教师家属。房子很旧,门窗上的油漆都已经剥落。房子后面有一道浅沟,是盖房子用土时留下的,多年来也没有填平。刚搬过去时正值暑假,房子原先的主人搬走了,屋前、屋后长满了杂草。触景伤情,我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股凄凉,原先的自来水管道已经老化,没法用,吃水要用扁担挑,而且还要横穿公路,到路北的农技中心去,学校的井水又浑又涩只能用来洗衣、浇菜、擦地。宿舍的院墙北侧是一条水渠,那时已被一家企业当作排污渠。冬天还好说,最难忍受的是夏天,苍蝇与蚊子齐飞,蛆虫共臭虫满地,腐气熏天,令人作呕。后来在渠中铺设了排污管道,环境才稍微好些;再后来通唐公路拓宽,那条渠就不复存在了。宿舍条件太差,也只能先凑合着,自己动手整理一下,总算是有个自己的家了。

1997年,我家搬到了华苑小区,它是全县的第一个合作化住宅小区。小区里楼房林立,干净漂亮,楼前楼后到处鲜花绿草,尤其还有大大的花园,假山、喷泉、方亭,憨态可掬的熊猫,悠闲昂首的小鹿,母子相伴的小羊……

一座座建筑,一处处雕塑,都是那么的美好,那样的让人舒心、陶醉。晚上,灯火辉煌,曲声悠悠,假山前的小广场上的人们有节奏地跳着舞步。小区内有商店、幼儿园、理发店、小吃部、卫生诊所等,又紧邻一所小学和中医院,一切都是那样的便利。令让我最高兴的是,拧开水龙头,清澈的自来水就会“哗哗”地流出来,再也不用冒着危险在车水马龙之中闪转腾挪横穿公路去挑水了。

新家还有一个七、八平方米的露台,站在露台上可以远眺全城,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到北边一片片连绵起伏的黛青色的山脉。露台上可以养花,可以种菜,将土放在花盆里,撒上黄瓜、豆角等蔬菜种子,几天后便可以见到可爱而葱郁的幼苗了,等它们再长大一些,就拉起一道道细绳织成一个网,让秧苗顺着绳子在上面爬,看上去美极了。

几年后,区里又投巨资修建了城南公园,我家周边环境更好了。公园有青松、喷泉、雕塑,荷花池,绿地中点缀玉兰、竹子等植物,路边有坐凳、花坛、景墙。园内乔木浓荫如盖,遍地绿草如茵,“小桥流水、曲径通幽”。闲暇的时候,一家人来到公园散散步、打打球,树下听风,别有一番情趣。

2010年秋天,我家又搬到了馨和家园小区。这是一栋十七层的高层建筑,住在这里,上下楼有电梯,搬多重的东西也不怕;做饭有天然气,省却了换煤气的劳苦;亲戚朋友们来时也不再因为爬楼梯而腰痛腿软、气喘吁吁了。尤其令我欣喜的是,阳台那巨大的玻璃窗,显得视野是那么的开阔,站在阳台上就能看见前方很远很远的美丽风景。

这里紧邻秀丽的窝头河,透过窗户,窝头河的美景尽收眼底。看吧,它像一条玉带,由西向东蜿蜒而去;两岸的带状公园芳草凄凄,树木葱茏,鲜花烂漫。每天晨曦还没有透进窗帘的缝隙,我便在人们的晨练声中醒来了,拉开窗帘,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行人,有的在散步,有的在小跑,有的在舞剑……灯火阑珊、夜色笼罩中的窝头河更加令人沉醉,点点灯光像一串串珍珠项链镶嵌在河的两岸,桥上的霓虹灯五颜六色,变幻不停,与水中的倒影交相辉映。此时已没有了白天的喧嚣,没有了欢快的鸟叫,但那一声声“知了”、“知了”的蝉鸣,和那偶尔几声蛙唱,使得夜晚愈加显得深邃、幽静。

春节时,我在新居贴上了这样一副春联:住宝地、看宝坻,家乡发展日新月异;迁新居、迎新春,生活美满笑逐颜开。横批:万事如意。

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美好的新生活终将使我们万事如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