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花
清远日报 2018-08-30 15:46:16

向阳花

□吴桂芬

喜欢“琉璃地上开红艳,碧落天头散晓霞”的牡丹,喜欢“素房含露玉冠鲜,绀叶摇风钿扇圆”的莲荷,喜欢“玉骨冰机耐暑天,移根远自过江船”的茉莉,更喜欢“开时闲淡敛时愁闷,兰菊应容预胜流”的葵花。因为极致的喜欢,爱,便萌于心、生于情。

蕉心不展待时雨,葵叶为谁倾夕阳。也许,这就是你的精神。爱你,因为一个梦,一个梦中的身影,在一池的清幽,在无垠的昊宇举起的一根红烛,虽只有点点荧光,却点亮了一个年少的梦。而那个身影在绰约的云中升腾升腾再升腾,渐渐地,拥揽着朝霞,向着太阳,穿越茫茫的云际,鲜活成右手执着一支五彩粉笔巨人……历尽沧桑,不计得失,只为这一路执着的教书育人,书写无悔人生。

从风华正茂到两鬓银丝,一生的信念只为一张张如花的笑脸,也许,这便是理想,在平凡的日子计数着成长,在花开的时日,静待着累累的果实。

峰峦压岸东西碧,好似人生各有时。不知是谁把老师的名字刻在你的花期与果期。忆过往,南北不惧东西事,游移的脚步,坚定的站立,一把教鞭固守在三尺之域,渡着史志也渡着礼义,风里雨里,怀着那份初心,寒来暑往,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站成了诗,在叙事中抒情,在感怀中吟诵。不问时间都去哪儿了,因为日记中长长的名字依然清晰。也许,这一生的美好都系着那一刻的别离,用心聆听那一串串脚步,好似快乐的音符,跃动着学生们成长的旋律。而我,还站在原地等待着另一份欣喜,迎来送往,与其说,这是一份工作,不如说,这是一种储存中的只取不舍。从一个春耕到另一个春耕,仿佛只在一本本教案里,而从一个秋实到另一个秋实,温润的泥土仿佛已经变成了一道道干涩的皱褶。这皱褶也是诗,在回味中吟咏着叠加的厚重与殷实。

山上层层桃李花,好风吹浪正淘沙。对于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而对于记忆,每一份都是珍贵的。许多时候,我问自己,如果当年的选择不是这样,那么该是怎样的一种人生呢?然而,在万千的答案中筛选竟也徒劳,就像葵,从破土之时就认准了太阳,在开花时更加明朗了……这个复杂问题,只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一种选择!

道是明年春光好,秋来还有葵花笑。坐在窗前,仍用一支笔,记录我流年如沙浪宣帆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