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用电话亭拆撤还是“变身”?看国外电话亭“生存之道”
鄞响客户端 2018-08-30 15:26:47

曾经,公用电话是城市的一个标志,人们通过那一个个“小亭子”满足便捷通信需求;可如今,它却成为小广告的栖身地,不少“牛皮癣”在这里集合,不仅被人被遗忘,还破坏市容。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手机几乎成为每个人的“标配”。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手机保有量约13亿部,并以每年近5亿部的出货量进行着市场更新。手机的普及让固定电话的话务量急剧减少。昔日遍布大街小巷的公用电话将何去何从?是一拆了之?还是加以改造,开发新的功能?各种各样的探索正在各地进行。

城市中“被遗忘的存在”

20世纪90年代,公用电话开始在街头出现,极大地满足了公众的通信需求。90年代末,在车站、码头、机场、街道、工厂、学校、政府机关等地方,随处可见公用电话亭,市民、学生、打工者排队打电话的场景十分常见。

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表示,北京的公用电话数量和话务量在2003年达到最高峰,之后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和移动电话的迅速普及,公用电话话务量持续下滑。

根据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统计数据,2017年,北京地区移动电话普及率已达到每百人176.7部,移动通话已经成为绝对主流的通信方式。在此背景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公用电话已经是一种“被遗忘的存在”。记者发现,尽管依然有不少公用电话亭矗立在路边,但是,上面贴满了各类小广告。

记者近日在北京市西城区针对公用电话现状进行了随机走访。在一段约3公里的道路内,记者共发现了20部公用电话,在一处公用电话密集的区域,记者停留观察了近2个小时,发现该区域附近的3部公用电话都一直无人使用。

记者随后随机采访了10位过路者,没有一人表示近期使用过公用电话。其中大部分人认为,公用电话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

一位过路者对记者表示:“现在大家都有手机,通话费也不贵,使用也方便,公用电话的存在有点浪费资源。”这一观点很有代表性。

但也有少部分人不认可这一观点,一位受访者表示:“公用电话还有少数人会用得到,比如有人忘带手机了,或者手机丢失了、没电了,这时候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需要打求救电话,公共电话就会发挥作用。”

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前,北京地区共有公用电话亭7000组,话机近1.8万部。2018年上半年,北京地区路侧公用电话共通话30多万次,平均通话时间约5分钟,其中,拨打紧急电话(110/119/120/122)共6.5万次,通话总时长约20万分钟。通过数据来分析,虽然公用电话依然在发挥求救等重要作用,但是每部话机平均每个月使用次数不到3次,使用频率并不高。

除了使用频率较低以外,公用电话的破坏情况也比较严重。记者对前述道路沿线的20部公用电话一一试用后发现,一共有9部公用电话出现功能损坏、无法使用的情况。当然,公用电话故障率高的问题也很难一味苛责企业。中国联通方面表示,受各种条件的制约,公司在公用电话经营上已经出现收入和成本倒挂的问题,每年亏损数百万元,呼吁社会和用户能珍惜、爱护公用电话等公共服务设施。

北京市西城区街头矗立的公用电话,长时间无人使用。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袁勇 摄

处境尴尬各地积极探路

处境“尴尬”的公用电话应该何去何从?许多地区都在进行探索,但是方法不一。

2017年底,江苏省扬州市对市区359个公共电话亭进行了拆除。扬州市城管局市容处负责人表示,如今,几乎没有人再去电话亭使用公用电话,这些闲置的公共电话亭年久失修,影响市容,还成为“牛皮癣”小广告集中地,经过研究,扬州市决定拆除市区所有的公共电话亭。这些公共电话亭拆除以后,扬州市城管部门将联合建设、园林等部门对原安装路段进行道路修复。

上海市徐汇区则进行了另一种探索。2017年8月份,徐汇区文化局与中国电信上海分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以徐汇区的263个可正常使用的公共电话亭为空间载体,在保留电话亭外形和通话功能的基础上,逐批安装智能触屏,并引入图书借阅、有声朗读等内容,将公用电话亭改造为“悦读亭”。24小时不打烊的“悦读亭”还设有充电口与免费WiFi,方便市民使用。

浙江省舟山市的探索也很有新意。今年3月份,舟山市定海区将街头公用电话亭改造为“心愿亭”,任何人都可以走进这里写下自己的心愿和祝福,贴在心愿板上。据悉,这是定海区旅游局问计于民后,在众多建议里采用的公用电话亭改造方案。除了心愿板之外,电话亭还能进行爱心捐款、拨打电话、手机充电、享受免费WiFi以及查询城市导览等功能。

在北京首都机场,记者发现,这里的公用电话除了可以通话之外,还兼具多重便民功能,成为一个便民服务终端。除了依然存在的电话筒,电话机身被一个智能终端屏幕所代替,终端可以实现市话和长途的3分钟免费通话,还有免费上网、天气预报、地图查询等功能,方便往来首都机场的乘客使用。

近日,成都电信与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针对新信息亭(电话亭)的运行维护达成合作协议,启动对原老旧电话亭的升级换代工作,拟针对高新区域内3个点位进行改(新)建,改造完成后的新型“智慧电话亭”,不仅外观酷炫,还将实现安全、共享、综合信息服务等多项功能。预计9月底前全部安装完毕。

应急功能宜保留

有专家认为,城市内涵的更新与丰富,既包括宏观层面的城市布局和城市结构、功能的演变,也包括微观层面的细节优化,因此,公用电话未来如何改造,也是城市内涵变化的重要体现。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认为,公用电话承担着提供免费应急通信服务的重要功能,在公安、消防、应急等公共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使用频率不高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减少数量,但是不宜全部一拆了之。对于保留的公用电话,应该在保留其应急等功能的基础上,结合各类新技术,探索并丰富其使用功能。

这与一些主管部门的意见较为一致。北京市通讯管理局向记者表示,路侧公话亭是北京的城市基础设施之一,是最直观展现首都北京风貌的载体之一,未来公用电话的转型将本着“保障城市基础功能,建设美好城市”的目标,逐步有序推进老旧电话亭拆撤,加强留存电话亭日常管理和维护。

作为公用电话的运营主体,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也表示,目前公用电话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效益方面,它是保证北京城市正常运行的应急基础设施之一,当无线通信受限的情况下,可作为临时替代性的应急通信手段。联通公司将与市政管理部门紧密合作,依据广大市民的需求,优化公话点位,保持与需求相适应的规模,继续提供服务。

国外公共电话亭如何生存?

据悉,国外许多国家和城市的公用电话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并做出了不同改造尝试。

日本:兼备插卡和投掷硬币两种功能

拆除淘汰还是改造转型?“失宠”的电话亭应该何去何从?放眼看一看,在世界很多通讯同样发达的国家,电话亭都在以良好的应急功能与移动通信和谐共存着。居住在日本的唐辛子介绍说,公用电话亭在日本人生活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在唐辛子家附近那种小公园基本上每一个旁边都会有一个电话亭,包括现在在所有的电车站地铁站,那些车站的地方肯定都会有一台公共电话。但是日本其实手机非常发达,跟我们国内一样,但像公共电话包括公共电话亭,从来也没有人讨论要把他们淘汰或者损坏,基本上都保存的非常好。

日本也是人口老龄化,有一些老年人不一定每个人都会随身带手机,电话忘在家里的时候要打个电话,这种公共电话亭就很派用场。它还起到一个紧急情况报警作用,或者假如发生地震,或者海啸这种时候有可能手机不通,公共电话亭这个时候可以应急。

在日本,公用电话都兼备插卡和投掷硬币两种功能,使用更为方便。唐辛子说它有两种方式,电话卡也可以用,另外就是10元的硬币也可以用,可以同时用。你有电话卡就用电话卡没有电话卡就用10元的投币也行。

欧洲:公共电话亭更多给穷人使用

在欧洲,公用电话亭以英国的经典红盒子,和法国的简约透明玻璃间为代表,至今遍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居住法国的万凌虹说,电话亭这种公共设施其实还肩负着服务穷人的使命。

万凌虹说其实这个电话亭更多的是给到穷人在用的,因为一般有手机都会有包月费,对于一般家庭来讲,包月费可能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真正在法国一些穷人他们可能就不怎么用电话,尤其是他们想要给自己家里面,国外的家人打电话的话,电话亭对于他们来讲是非常方便的。

用万凌虹的话说,在欧洲人看来,电话亭的存在就像汽车上装配的逃生锤,有着他不可或缺的意义。

澳大利亚:公用电话接受各种付费方式 可发短信

在澳大利亚,新华社驻澳大利亚记者徐海静说:澳大利亚的公用电话接受各种付费方式,服务范围广泛,甚至可以发短信。

目前在澳大利亚还是能够看到公用的付费电话的身影,澳洲的付费电话主要是由澳洲电信公司提供的,根据该公司的介绍,他们在全澳安装有18000个付费电话,澳洲电信的付费电话接受不同的多种的付费方式,有硬币、还有电话卡等,另外这些电话还可以发送文字短信。

在澳大利亚还有专门为听障人士准备的可以打字的电话,由于澳大利亚与英国的特殊关系,澳大利亚最早的公用电话也是像英国那样的红色电话亭,但是到现在也只有在悉尼的旅游景点、岩石区才能看到为数不多的一些仍在使用中的红色电话亭,其他的那些都已经成为收藏品可以在网上看到那些拍卖的。

另外,南非将7.9万间电话亭进行改造,设置了WiFi热点;纽约针对9000间公共电话亭的改造寻求社会意见,得到了将公用电话亭改造为公共艺术品、应急呼叫中心、休息室和获取市政服务场所等意见。

来源:综合经济日报、中国广播网、中国新闻网等消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