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的眷顾与诗性的指认 ——读汤松波散文诗集《大风吹过故乡》
2018-08-30 10:09:42

□马忠

新作赏评

守望家园或许是诗人的一种天性。因为,家园的力量总是能够带给我们母性般的安全感,同时能够充分显示出诗人所指认的生活理想与人生价值。诗人汤松波在从故乡到他乡再到“故乡”的特殊经历中,找到了独属于他自己的意象资源,便以极具穿透力,饱含沉郁浑厚的情感,浸润着时间浓度的语言,创作了散文诗集《大风吹过故乡》。

全书分为四辑:“梦里乡愁”“山水清音”“十二生肖”“花雨纷飞”,每一辑的内容有所侧重,但又有所交叉。经过梳理,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对故乡风物的追忆。诗人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幅优美且带几分怅惘和忧伤的画面。有些画面,犹如梦境。《回眸故乡》是最有代表性的一章。有些如油彩风景画,如《乡村》。也不全是忧伤,《春节》通篇洋溢着喜庆。二是对故乡人物的缅怀和赞颂。典型如《读给外婆的诗》《母亲》等篇什。三是物象融入诗人的人生经验和形而上的哲思。诗人的某些作品,借助大地上的物象,融入或传达出他的人生经验和感悟。这主要体现在收入“山水清音”“十二生肖”两辑中的篇章。

诗人之所以将这部散文诗集命题为《大风吹过故乡》:“思乡的时候,大风就会从远方吹过来,翻卷起我对故乡的缕缕记忆。”正是为了揭示一个“远在他乡”的游子对家园的眷顾与诗性的指认,他在书末的“后记”中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精神家园。我的家园在湘南山高密林处,那是父亲的崀山、母亲的阳明山,也是我时常眺望的远方。故乡一年四季分明,春天繁花满枝,夏日草木情深,秋来云天高远,冬有雪花频访。这是我写作散文诗的背景,也是我的灵魂飞翔之所在。”这段自白有助于我们理解他的写作背景、动机,有助于我们阅读他的这些真实反映了内心情感的作品。

直面这一主题的作品占着书的主体部分,大都采用直抒胸臆的手法,情感真挚,表达流畅,具有相当的感染力。其中,有些视角宽泛、求全,较近于散文的“实”;有些则取片断剪裁,切入一点,篇幅短小,语言精炼,更具散文诗的文体特色;我比较欣赏这一部分作品,可誉为“精”吧。譬如《母亲》便是例证。“那一年,槐花绽放枝头时,母亲的心思就在月亮里结满串串的槐豆子;那一年,母亲从山那边远道而来,一路的浏阳花炮响过之后,父亲的麦地从此肥沃、金黄。”,了了几笔,以点带面,片断式地把形象勾勒,胜过洋洋洒洒千字的写实性“报告”。散文诗本质是诗,必求精炼,必取浓缩,必重虚构,必求想象,忽视了这一些,却偏要写散文诗,便有南辕北辙之憾了。

家园是渐行渐远的风景,而又总是内心最热切、最清晰的思念和梦境。为了抗拒遗忘,诗人汤松波努力地收集着、记取着乡村的点点滴滴的变得有点模糊的痕迹:山路、田野、小河、竹林、农舍、炊烟、月光、红薯包谷酒……这些诗文展现的不全是良好的心情、优美的风景,这里甚至也不单是怀旧,这里也有悠长的叹息以及深邃的思考。这些思考往往因情而生,因事而发,是一种“常常感动”的“活着的思绪”:“如果可以,我要让一切慢下来,包括树林的歌唱和春天翻新的脚步。我要在时间慢下来和缝隙里走向大河,去研读大河的向往与流韵。”(《阳西九拍》)读这些文字,感到一种有别于常的欣慰。

汤松波是一位感性与理性并重的诗人,语言富有弹性和活力,想象力丰富,是借助自然意象表现复杂心理的高手。他的散文诗诗性浓郁,题材和风格均呈现出多样性。在散文诗集《大风吹过故乡》中,处处弥漫着湘南大地特有的文化氛围和感情色彩,这种无形的氛围和色彩把读者紧紧拉在一起,最终让双方都得以净化和启迪。从崀山脚下到贺江之滨,诗人的家园意识,并非囿于出生之地和工作之地,还上升到了“祖国”。关于这点可以从诗集第四辑“花雨纷飞”对家国情怀的书写中感受到。“长江黄河”、“泰山长城”、“雪域草原”,“江南水乡”,“南方”,“北方”,“远方”等意象,凸显的是诗人的“家国意识”,以及人类大精神意义指向,表达着对世界未来雍容阔远的期待。文本体现出的生命精神是重要亮点,它包含着人性的温度、生存大地的温度和故梓乡土的温度。

强烈的“乡土情怀”可以说是贯穿这部散文诗集的一条主线,但更深沉的是对“精神家园”的建设与依恋。比如《羊》:“你们别再唱那首歌了,说什么狼爱上了羊。那不是我的爱情,听到这首歌,我的心就像绿草地,变成了紫沙漠。歇斯底里的演唱也好,锥心穿肺的歌词也罢,都是虚伪的谎言。经不起推敲的细节背后,一定埋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诗人用《狼爱上了羊》作结,其实是对这首歌歪曲“爱”的本质意义,颠覆社会价值观的批判。如果说中这些诗章是以思想的深刻和语言的锐利见长,那么,《我在长寿之乡等你》《青睐与眷恋》等,便以诗意的浓郁,和语言的丰润而取胜了。这章散文诗颇得散文诗语言特有的情趣和意味:“山牵着山,情深意长”“每次低头望水的时候,两个月亮,彼此心里装着对方,从贺江、桂江分头出发”,以及“与时间搀扶着一路走来,我内心的山河一直秩序井然”。凝炼而形象,且有着内在音乐感的韵致,值得推崇和借鉴。

当我读完这部《大风吹过故乡》的时候,耳边响起日本歌手冈林信康的《风诗》。《大风吹过故乡》的旋律,如同《风诗》一般低沉苍凉,却又厚重明亮。是的,生活中有远方,可以游历;灵魂中有远方,才是诗人心中的乡土。汤松波在一步一回头的深情吟唱里以各种形式将自己打碎,揉进两个“远方”里,极力拼凑、还原他和我们这一代人心目中的完整完美的乡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