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希望上大学 做有意义的事
清远日报 2018-08-30 09:38:16

2015年夏天,清远日报发起首届蓝丝带众筹助学行动,旨在通过众筹的方式,用社会的力量,帮考上大学的贫困学子也能读得起大学。带着蓝丝带“鼓励、关怀与爱”的初心,我们走到2018年夏天——蓝丝带众筹助学行动迎来第四届。8月28日下午,“清远日报蓝丝带助学四周年暨海港成集团筑梦计划”启动仪式在市区江滨公园江心岛蓝丝带馆举行,43名贫困学子现场领取每人5000元的助学金,总计21.5万元。

这43名受到资助的学子,有30名贫困学子的助学金由海港成集团提供,有6名学子的助学金由清远日报众筹而来,有7名学子的助学金由爱心企业广东卓银万家农资连锁集团提供。

据统计,截至8月27日,今年清远日报蓝丝带众筹账户共通过银行转账收到爱心善款24.9531万元。


求学故事一

精准扶贫家庭,遗传高度近视,他想大学毕业后返乡教书

陆金栈:生活很苦,但我还不想那么早认输 

8月3日,有着到山村支教梦想的贫困生陆金栈。  

 

亲戚朋友七拼八凑,加上政策帮扶,建起了基本没有装修的楼房。住房也是陆金栈家唯一没那么显露出拮据的地方。精准扶贫家庭,父亲62岁,还在做泥水工,母亲42岁,视力一级残疾,甚至看不清脚底下的路。陆金栈出生就遗传了高度近视,现在带着1000多度“厚瓶底”的眼镜,看英语单词的时候,很费力地辨认良久,才能从一堆曲线中辨出大概形状。


今年高考,陆金栈以理科434分的成绩被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录取。小学的时候,村里的老师总是刚熟悉就调走了,六年里他换了7个班主任。他希望毕业后能够返乡教书,等自己衣食无忧了,再去山村支教。生活很苦,但陆金栈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做点有意义的事。


有助学政策,他才有机会念完高中


陆金栈的爸爸62岁了,皮肤黝黑,背部佝偻,这是长期的泥水工生活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现在,他还肩负着家中几乎所有的农活,空闲了就出去做泥水工。陆金栈的妈妈42岁,视力一级残疾,基本无法视物,走在田里会看不清脚下的路,在熟悉的家里煮饭,基本是她多年来唯一能干的事情。


高一的时候,陆金栈家里还是泥瓦房,下雨的时候家里漏成灾,后来,政府帮扶,亲戚朋友凑钱,帮他们建起了现在的房子。欠下的债,还等着陆金栈大学毕业后去还。


父亲做泥水工的工钱,是家里唯一的收入。陆金栈还有个弟弟,11岁,已经会帮家里干很多农活了,皮肤晒得黝黑,瘦成竹竿,比同龄人矮些。家里能省则省,没有一件新家具,吃的是自家地里种的菜,要开荤就吃自家养的,买菜要钱,他们不舍得。


整个高中阶段,陆金栈的学费都是靠助学金,他很感谢国家的扶贫助学政策,不然,自己可能就没机会读书了。高中时候,陆金栈每个月会花300~400的生活费,早餐的时候,他会买两个包子一个鸡蛋,鸡蛋留到课间操的时候充饥。除了吃饭,基本没有在吃食上花销,他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吃零食。


因为实在拿不出钱,陆金栈的父亲曾想过,要不干脆不让儿子去念大学了,但是,又怕儿子受不住打击———这基本等于毁掉他所有的希望。出生的时候,陆金栈就遗传了母亲的高度近视,现在戴着1000多度的近视眼镜。初中时候,有一个老师告诉他,以后可以去做老师。这在陆金栈心中点上了一盏灯,老师,也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对自己最好的职业。


生活很苦,但他活得如此努力


为了能够做上一名教师,陆金栈付出太多努力了。


因为高度近视,看清试卷上的字,这样简单的事情于他也很辛苦。小学开始,做作业他就要花费比正常人多几倍的时间。现在,陆金栈也经常做不完试卷上的题——有些题不是不会做,而是没时间。看清楚题目,已经要花费他太多时间了,有时候还会看错字。最怕的是英语,字母在他眼里就是模糊的一长串曲线,费力辨认许久,才能看个大概。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高考他英语考到了53分。


这样的陆金栈,还是保持了热心的品性,在学校的时候,他还会帮同学辅导功课。自己学习,他也一直很用功,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扑在了学习上。理综和数学,是他的强项。但是,数学考完后,他一直以为自己忘了涂AB卷,心情郁郁,影响了后面的发挥,结果出来,没有忘涂,但后面的科目成绩比期待的差了些。他实在太害怕自己会失败了!


知道自身条件存在限制,为了以后能更顺利地当上教师,陆金栈选择了师范类学校,省内的分数不够,最终录到了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学费每年要13000多,这对家庭是极为沉重的负担。


他说,自己打听过了,大学可以去食堂勤工俭学,包吃,每个月还有200元的工资,他可以这样解决自己的生活费,学费,助学贷款也不够,希望能够得到好心人的帮助。


关于未来,陆金栈有自己的设想:毕业后,他想回家乡当老师,等还完助学贷款,给家里装修完房子,衣食无忧后,自己想去尝试山村支教。这缘于他小学时一段不怎么愉悦的经历:老师总是来了又走,没有人愿意留下来,小学6年,他换了7个班主任。现在讲起来,他依然会无声落泪。


陆金栈跟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人问他:“做人,连钱都不喜欢,你喜欢什么?”陆金栈想了想,在心里批驳:“人生的价值不在于钱的多少,而在于自己能为社会做多少事。”  


求学故事二

父亲脑出血瘫痪在床,母亲智力残疾,少年曾想辍学养家

肖碧康:精准扶贫家庭里成长的篮球健将 

8月3日,肖碧康和父母。  

 

几年前,政府给贫困户建房补贴,土房子塌后多年借住堂叔家的肖碧康一家最初也没敢拿:家里实在太贫穷,母亲智力残疾,没有工作能力,靠父亲一人养家,拿补贴也没钱建房子。最后,还是堂兄“强硬”着逼他们借钱起了房。去年,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的父亲,又脑出血瘫痪在床,贫苦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很多次,肖碧康都想辍学打工养家,被堂兄劝住了。“家里这样,不读书,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呢?”


今年高考,体育特长生肖碧康以551分的成绩被深圳大学体育教育专业录取,未来展现了一线曙光。他也是篮球健将,村里和区镇的篮球赛,都会召唤这个“得分后卫”回来参加。


政府补贴建房,他们曾经不敢拿


当记者来到位于英德市连江口镇下步村的肖碧康家时,天正下着小雨,矮矮的一层房子阴暗而潮湿。除了简单的家具,家里几乎没有其他装饰,内屋很小,地上有鸡屎痕迹,还有一只瘦黄小猫。


家对面是一栋废弃的黄泥屋,围绕着房子杂草丛生。肖碧康之前的家,也早成了这个样子,一家人在堂叔家借住了多年。几年前,政府给贫困户补贴,但肖碧康的爸爸没敢拿:实在太穷了,建一个房子至少要六七万,拿了补贴也建不起。最后,是肖碧康的堂哥强硬地“犟着”帮他拿回来的。


“如果不是前几年我硬叫他建这个房子的话,他连房子都没得住。”堂哥说起。堂哥自己家也没什么钱,平时会在镇上跑摩的补贴家用,心里很看顾着堂弟一家,但也是有心无力。


肖碧康的母亲有智力残疾,基本没有劳动能力。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父亲,去年又脑出血,留下后遗症,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出门槛都需要人推轮椅,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现在,肖碧康的父亲每天还要坚持吃药,由堂哥帮他从镇上带回来。肖碧康从小就是在外婆家长大的,中学时候才回到自己家。外婆看到这个孩子聪明,但有些淘气,对他一直很严格,肖碧康从小没少挨打。“学好,是人才;学不好,可能是坏蛋。”外婆跟他堂兄评价外孙,有什么问题也会“告状”。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肖碧康很懂事。回忆童年,他说,外婆是个很严格的人,但谢谢她的严格,成就了今日的自己。


曾想辍学养家,但为了“有出息”坚持下来


因为见多了父母的辛劳和家中的拮据,初三开始,肖碧康就想辍学打工养家。但是,堂兄一次次劝阻了他这个念头:“家里这样,不读书,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呢?”决定读下去后,肖碧康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种情况下爸爸妈妈都还供我读书,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因为小学和初中参加校运会,短跑经常拿第一,高一的时候,肖碧康选择了成为一名体育特长生。“起初我以为我很渺小,但第一次体育模拟考,我考了全级第一。”肖碧康回忆。他就读的高中,是英德市第一中学。


即使站在高起点上,肖碧康也没有放弃比其他人更努力。训练的时候,教练安排八组加速跑,他起码要跑十组以上,别的训练也总是给自己加码。他说,是家里的窘境时刻提醒自己要更加努力,也使自己产生了竞争心理,想将第一保持下去。最终,体育满分300分,他考了280分。


“是很苦,但不会觉得很累,都习惯了。”提起日复一日的高强度训练,肖碧康如是说。家里就这样,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读好书,这是他一直都明白的事情。体育成绩有保障后,他又一度很担心自己的文化课,因为太多的时间用于体育锻炼,能用于文化学习的时间就很少了,于是,他总是“见缝插针”给自己增加学习时间。中午吃完饭马上回课室看书,晚上下自习,也要比一般同学多留一个小时。最终,他的文化课考了327分。高中的学费是靠助学金,生活费也得到过一些资助,后来家里又被列入精准扶贫对象,肖碧康说,庆幸有政府部门的好政策,让自己念完了高中。高考完的暑假,他去了英德市区当游泳教练给自己挣了部分生活费,大学,他准备申请助学贷款,上学期间再去做些兼职。父母都基本没有了劳动能力,他实在不想他们再为自己操心了。  


求学故事三

多病父亲工地打杂,患心脏病母亲贩卖河粉维持生计

罗幸源:立志做名“IT”男,改变家庭条件 

罗幸源在家中。  

 

夏天虫蚁聚集地,旁边就是块菜地,一楼车库里大半个“客厅”被自行车与摩托车霸占,一部90年代初的电视和几张旧桌椅挤在一块,堆满杂物的客厅略显拥挤,隔成两房一厅的车库就是罗幸源一家住的地方。


罗幸源家住连州,毕业于连州中学,今年高考通过学业水平考试提前考上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填选的是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我认识一个朋友叫雷烨,他就是通过学编程找到个公司做程序员,经济收入不错,还治好了奶奶的疾病。”喜欢IT行业的罗幸源坚信能够通过自己努力和专业技术改变家庭困顿的现状。


父亲罗德发身患结石、胃息肉、颈椎、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多年来耗光了家庭积蓄,“颈椎腰椎疼的时候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到3个小时,没钱买药的时候就只能用热毛巾擦擦止疼”。


可作为一家之主,罗德发忍着疼痛也要挣钱,小学没毕业的他只能在工地上找苦力活干,背100斤一袋的水泥、搬砖、拆物、和水泥,尽管这样每天也只有100元的工资。“有活干还好,就怕找不着活,一年下来,有4、5个月都很难找活。”罗德发皱着眉头说。


罗幸源的母亲身患心脏病,时常胸闷、胸紧、胸痛,跑过很多医院都没有治愈,现在需常吃通血管的药物防治。为了生计,她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接货,踩着人力三轮车在菜市场卖河粉,一个月下来也只能挣1600元左右。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说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脚踏实地向前看,生活总会好起来,所以我很早就有自己的思想和规划,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快独立撑起这个家。”成长在贫困家庭的罗幸源不但没有半点自卑,清秀的脸上常洋溢着希望的笑容。


罗幸源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就在筹划如何缴纳7998元的学费。父母收入都不高,也不喜求人,日子再穷苦也自力更生很少借钱,罗幸源也不想让父母为难。


因此罗幸源在爸妈不知情的情况下申请了生源地贷款,“我贷款了8000元刚好够学费,接下来该想想怎么赚取生活费了,不过我有信心能养活自己。”不让爸妈担心和操心是罗幸源的一贯作风。


就在去年暑假,罗幸源通过网上招聘去了京东6.18仓库拣货员应聘。每天从凌晨5点到下午6点,中间只有吃饭的休息时间,“那时候觉得很苦很累,却也很开心,比起初中打工每个小时只有5元要好多啦。”


翘首期待开学的罗幸源有着满满的计划,在大学第一要务是努力学习、精通专业,并通过各种途径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兼职的机会努力赚钱,以后还打算考全日制本科寻找更好学习资源跟环境,毕业后力争在IT行业做个后起之秀。


“愿他真像他的名字一般,是家里幸福的源头。”听了罗幸源的规划,母亲笑意盈盈地说。  


统筹:清远日报记者 刘 洋
采写:清远日报记者 岳超群 刘 洋 见习记者 周 璐
摄影:清远日报记者 吴 明 见习记者 周 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