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首个!宁波有了社区临终关怀病房,专为即将去世病人而设
鄞响客户端 2018-08-29 07:36:11

8月29日,宁波鄞州区明楼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安宁疗护中心静悄悄地开张。

这是浙江省首个社区安宁疗护(临终关怀)病房,也是宁波首个在市卫计委注册的临终关怀科。

收治的对象,是被医生判定为生命只剩下最后二、三个月的病人。医护人员的目的,不是帮他们治疗延续生存时间,而是减少肉体和心灵的痛苦,让他们尽量平静、安详、了却心愿,有尊严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临终病房感受不到死亡恐惧

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怕不怕?生命最后一程,如何带着尊严谢幕?掺杂着一丝丝恐惧,昨天上午,记者走进这个设在明楼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安宁疗护中心探秘。

到了才发现,一个小小的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却有着四块“国家级”牌子:首批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国群众满意的社区服务中心、全国百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及全国医疗系统先进集体。

“因为中国人比较忌讳‘临终’字眼,所以叫做安宁疗护病房,专门为即将去世的病人而设,是病人最后的家。不同于老年病房,也不同于康复病房。” 陪伴记者参观的明楼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护士长李幼能解释。病人以晚期肿瘤病人为主,也包括高龄老衰、慢性病终末期患者。

和想象中的冷清和绝望不同,安宁疗护病房的装修充满了温情,轻柔的米黄色透着清净与安宁,绿植生机勃勃,金鱼在鱼缸内自由欢畅的摆尾,让人几乎感受不到死亡的恐惧。

作为临终关怀的场所,走廊的墙壁上,写着安宁疗护病房的目的、服务宗旨,还有世界各地安宁疗护病房的起源、发展等介绍。明楼社区服务中心门诊楼专门辟出了一层13个房间,共放了10张病床。病房的名字取为“安然”、“安若”、“安放”、“安知”、“安怡”、“安谧”。和普通病房不同的是,每一张病床都配有心电监护仪,氧气瓶,病床也按照ICU标准配备,可以全方位调节。

(谈心室)

告别室只有一张单独的病床,上方的LED屏幕上可播放病人熟悉的音乐,家人的照片。进入弥留之际的患者,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里,有家人静静陪伴。

除此之外,病区还配备了膳食室、淋浴室、治疗室、谈心室、医生办公室、值班室、志愿者活动室。“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安慰,总是在帮助。”志愿活动室里摆放着一些关于生死的书籍,帮助患者和家属寻找心灵的慰藉。

(告别室)

“为患者服务的是一个团队,不只有全科医生、社区护士、药剂师,还有心理咨询师、灵性关怀师、营养师、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李幼能和她的同事已经去上海、台湾等地学习,并考取了舒缓疗护(临终关怀)岗位资格证书。

“过度的抢救,冰冷的医疗器械和密密麻麻的导管,只会加重他们的痛苦,生命需要陪伴,在有限的时光里,能够过得温暖、安详、舒适,帮助每位临终患者减少孤独无助,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少受病痛折磨。”李幼能说。

与重症监护病房相比,在这里,家属可以陪伴在患者身边;与普通病房比,这里有更多的温情呵护;与太平间相比,这里与冰冷阴森绝缘。在这里,患者不必在与疼痛作挣扎的过程中生不如死,在亲人和医护人员的陪伴下有质量地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我94岁的外公2个月前走了。去世前,小腿瘦得比我手臂还细,他一直说脚痛,很痛。每次我去看他,都会哭,哭,如果安护病房早点开出来就好了!” 明楼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工作的小范很遗憾,她红着眼睛说自己没能在外公最后的时刻,帮助他减少病痛的折磨。

明知临终病房亏损,为啥仍坚持开办?

临终病房在上海已很普遍,但在宁波却还是新鲜事物。对于刚刚开始接纳病人的安宁疗护病房,很多人并不知道。但是,明楼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的张静主任却预见:安护病房的需求量,将会非常大。考虑到安宁疗护中心启动后床位可能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明楼社区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将上门入户,给患者生活指导、控制疼痛、指导用药、心理疏导等服务。

张静的桌上,放着两本关于临终关怀的书籍:《临终关怀概论》、《缓和医学理论与生命关怀实践》,她是书籍的副主编和编委。对于临终关怀,她已经研究透彻:“出生和死亡,都应该全程被关怀。在这个流行离开的世界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于告别。”

“没有检查没有化验,高端的药物也不需要,周转率低,每人每天的床位费只有五六十元,开安宁疗护病房是亏本的事情。”张静道出了宁波临终病房“缺位”的主要原因。

不但如此,医生和护理人员的心理负担也比较大,不但要专业过关,还要总是面对死亡。

关于临终病房,记者曾作过了解。目前,宁波市区的各大公立医院都没有临终病房,甚至对市场嗅觉敏锐的民营资本也甚少涉及这一领域,有些机构虽然也接纳临终病人,但主要是接纳老年病患。全省、全市也还没有其他社区服务中心提供这种服务。

宁波仅余姚人民医院一家公立医院开设了临终病房,设22个床位。2015年,该院曾经做过测算,平均每床每天需要的医疗成本为585元,医院在每名病人身上每天都要亏损100多元。

明明知道要亏损,为什么还要办?

“让那部分饱受疾病折磨的却没有治愈希望的人,有尊严地离开。”这是三年前,张静开始筹建安宁疗护病房的初衷。

2012年,上海市政府将开设临终关怀病房作为政府实事项目,选取首批18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了试点工作。北京海淀区、上海普陀区、四川德阳区、吉林长春、河南洛阳,都将其纳入了全国试点。

无论是上海,还是余姚,临终病房都是一床难求。有的病人,一直登记着排队,等到终于可以入住了,人却已经不在了。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曾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临终关怀并提出建议。

张静也呼吁,宁波市政府对社区服务中心开设临终关怀病房,也能像上海给予政策支持和资金补助。

宁波老龄化现象严重,光是明楼街道和东胜街道辖下的19个社区居民中, 就有1万多名65岁以上的老人。“随着人口老龄化,临终关怀服务已经变得越来重要。”而宁波市发布的肿瘤流行现状中,居民恶性肿瘤死亡人数约占全市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很多癌症患者在临终前,都会遭受剧烈的疼痛。

“社区服务中心是最适合开设临终病房的。鄞州人民医院、鄞州二院、李惠利医院的化疗中心可以对接。” “明楼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在全省最早开办社区儿童康复中心,也可以开设全省第一家社区安宁疗护中心,帮助已无治愈希望的病人,平和尊严地逝去。”张静的心愿是,生命能“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

来源:甬派客户端 记者 沈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