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强将田野竞风流 姜山新型职业农民成乡村振兴生力军
鄞响客户端 记者 林幼娟 通讯员 范丁杰 2018-08-29 07:14:38

秋日姜山新型职业农民正在收割晚稻

曾经,30亩土地,需要十多个人,在酷暑季节起早摸黑进行“双抢”,遇到年景不好,丰产不丰收是常有的事。

随着粮食种植全程机械化的普及,现如今,一头“铁牛”一天就能耕种几十亩稻田,两三个人耕种上千亩的土地已成为现实。

除了农业现代化,农民这一群体也正悄悄发生着变化。姜山镇负责农业的副镇长陈红山说,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一批不一般的职业农民,他们年轻力壮,有知识、有干劲,而且经过系统培训,具有现代农业生产经营能力。

近年来,姜山镇积极推进土地流转,鼓励农户合作经营,大力发展现代农业,一大批新型职业农民不断涌现,带领周边农户共同致富,成为当下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狮山公园南侧的彩色稻“锦绣姜山”

■农民也要持证上岗

优秀职业农民不断涌现

2014年,来自鄞州各镇乡(街道)的40位农民,经过学习考试,顺利拿到了新型职业农民结业证书,成为我区乃至宁波市第一批新型职业农民。大学刚毕业的汪琰斌就是其中之一。

谈及这次学习经历,小汪表示不只学到了知识,还有了获取知识的渠道。

作为浙江省新型职业农民十个试点县(市)区之一,鄞州是宁波市唯一的试点县(市)区。与以往的农民培训不同,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实行准入准出制度。获得新型职业农民资格证书的,可享受相应的扶持政策;但这些新型职业农民“未达到每年参加2次农科培训,或3年中未取得从事产业的专业职业初级资格证书”的,将收回或注销其资格证书,不再享受各级政府的相关扶持政策。但经过认证的职业农民,在扶持期限内,每年可获得两万元基本工资,还能在小额贷款、土地流转等方面享受优惠待遇。

种粮好手孙正高,曾经不屑于这个称号,现如今,他的想法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因为每次培训都是一个平台,能及时传递行业的动态、结识新的朋友、开拓新的思路。

孙正高带领的合作社种植面积达2.4万余亩。2011年起,为了解决土地资源紧张难题,他把眼光投向了杭州湾的滩涂。说干就干,听说沧海桑田公司在上海南汇海滨滩涂盐碱地上有过成功种植的经验,他就跑到那里参观“取经”。“没有高风险,哪来高收益!”当年,他联合9名大户,通过平整土地、淡化土壤,试种了3327亩滩涂水稻,并一举取得成功。第二年,敢于尝试的他又投入300多万元,与滩涂出租方签订了5年期的合约,并新添置十多辆大型播种机、割稻机和拖拉机。

近日,在姜山镇狮山公园南侧的稻田里,“锦绣姜山”彩色稻正展现着它的魅力,引来无数观光客,而这正是孙正高的杰作。

多年来,作为姜山创宁粮机合作社理事长,孙正高还为300多位社员提供农资、农机等方面的专业服务。每年农忙季节,合作社内机声隆隆,前来烘粮食的农户依次排队,井然有序,确保颗粒归仓。

姜山镇共有55个行政村,农业从业者逾千人,职业农民就有238个。让年轻职业农民感到安心的是,经过区级认证、年龄在45周岁以下的 “高素质新型职业农民”,可以与企业员工一样享受失业、养老、医疗三类保险。

秋日姜山美丽的农田与河道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

一批年轻人选择当农民

姜山镇向来是鄞州乃至宁波的粮食生产重镇,现有耕地面积7.9万亩,其中粮食功能区5.3万亩,目前土地流转率达90%以上。全镇培育的新型职业农民达到238人,占农户总数的两成左右。他们把智慧与汗水挥洒在脚下的土地,逐步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同时也推动乡村向着更美好的方向前行。

柯汉强曾是一名军人,在消防岗位上“赴汤蹈火”;如今,他是一名新型职业农民,多年来苦心经营生态蔬菜基地“尚蔬园”;他更是一名勇士,天灾多次损毁了他的农田,但他依然咬紧牙关,选择坚强。经过7年磨砺,柯汉强成功转型成为一位出色的“农场主”。目前“尚蔬园”已与多家连锁超市和线上销售平台实现了项目对接,他希望借此契机让自己的菜园子走出宁波。

今年27岁的汪琰斌,是鄞州较为年轻的种粮大户和名副其实的农场主。从2013年大学毕业种田至今,汪琰斌先后获得市、区两级粮食“双千”示范二等奖,还获得全国农村创业创新优秀带头人、宁波市优秀种粮大户、鄞州区青年“五四”奖章等荣誉。

汪琰斌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与其他种粮大户相比,显得与众不同。除了理论和实践学习,汪琰斌种粮还善于总结。每次下田后,他会仔细观察水稻,将它们的生长情况用文字、图片等形式记录下来。他还关注了多个有关农业科技知识方面的微信公众号,以便系统地掌握科学种田知识。如今,他在种粮方面已实现了全程机械化,尽可能争抢农时,做到省本增效。

汪琰斌说,种粮致富甚有希望,而且农业确实需要肯吃苦、有知识的年轻人来接手。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种粮队伍。

如今,汪琰斌还参与了陈鑑桥村的农业互联网旅游开发项目,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号召下,利用网络平台销售大米,还结合农场设施进行多元经营,拓展经济效益渠道。

汪琰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常说,随着过去一批农民的老去,未来谁来种田?我们年轻人应当承担起责任。

“作为一名种粮人,汪琰斌力求突破靠天吃饭、高强度、低产出的传统农业产业模式,构建一种新的生产模式。创业路上虽然困难重重,但他不回头不后悔,值得点赞。”区农林局局长杨国财说。

柯汉强、汪琰斌们用各自的经历表明,热爱这片土地、主动选择农民这个行业,肯吃苦、爱动脑筋,亦能拥有灿烂的前程。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田野上创业谋求乡村振兴

初秋季节,景江岸村的“景秀园”基地内,主人蔡世达正在往车上装刚采摘下来的葡萄。随着天气转凉,葡萄采摘已临近尾声,不过大棚内的甜瓜长势正盛,预计10月就能上市。

“景秀园”拥有200亩甜瓜基地,是全区甜瓜种植面积最大的基地。这里种的甜瓜是市农科院蔬菜研究所选育的新品种,也是目前宁波市场上甜瓜的当家品种。经过两年的品牌打造,“景秀园”甜瓜以脆甜的口感吸引了一批回头客。

蔡世达曾是一名工厂“小老板”。2012年,他在妻子的支持下,创建了“景秀园”农业生产基地,以种植甜瓜为主。没想到,第一年刚尝到丰收甜头,2013年和2014年却接连遭遇特大台风,损失惨重。

农业生产靠天吃饭,意识到这点的蔡世达决定“多点开花”。如今,他在基地里种植了葡萄、小番茄、水蜜桃、桑果等水果,每年还分批留出几亩地用来种水稻,以增强土壤肥力。这样一来,既丰富了“景秀园”的产品结构,也使部分果实的采摘期避开了台风天气。今年5月,通过在网上吆喝,第一年投产的桑果迎来了大批采摘游客,人气之火爆,远远超过了预期。

“随着鄞城大道的建设,基地很快能与主要道路相连通,届时,更方便游客前来观光、采摘,甚至留下来吃个饭。”蔡世达说。

“每天能闻到大地的清香、看到绿油油的田野,那种和植物一起成长的愉悦感,坐在写字楼里根本体会不到。”这是清华大学毕业的赵骥转型农民以来最大的安慰。

1996年大学毕业后,赵骥在一家美资公司做项目品质经理,年薪一度高达50万元。2004年,他又转战外贸行业,业绩如日中天。渐渐地,赵骥与妻子童彩虹有了投身农业的想法。经过考察,夫妻俩在姜山镇找到了一块100多亩的土地,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然而,扎根田园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充满诗意,台风、暴雨、找不到市场、没有得力的人手……“曾经有一段日子,那真叫赔钱又赔力,唯一的收获是‘将军肚’不见了。”赵骥说。

在历经生活方式巨变、艰苦、不被人理解、内心寂寞等痛苦后,如今,夫妻俩终于确定以经营高端农产品为方向,开设了一家农产品销售店,逐步打开了市场。

而在虎啸漕村承包了一大片农田的叶圣鸟,经过十余年的奋斗,不仅善于种植蔬果,还是一位带动小农户生产的农产品经销商。2017年,由老叶经手的农产品总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今年,他给自己定了个销售额突破5000万元的“小目标”,“农产品,种得出来,更要销得出去”。

他种植的西瓜,很大一部分销往南方,而这也得益于他灵活的经营头脑。本地第一茬西瓜大量上市时,恰逢梅雨季节,持续阴雨导致水果销量低迷,而广东、深圳等地的气温却在攀升。在看到这一点后,叶圣鸟就跑到南方寻求市场对接,最终与两家大型水果超市签订了西瓜销售协议,成功帮助合作社的果农解决了西瓜销售难题。

他还乐于尝试新品种。“丰华21”试种是省农科院与我区合作的一个农业科研项目,叶圣鸟承担了具体的试种任务。经过两年的经验积累,2016年他种了100亩“丰华21”,还向周边农户推广了300亩左右,收益良好。

叶圣鸟说,宁波雨水相对较多,因此西瓜容易患上枯萎病。以往为了防病,农民多采用成本较高的嫁接技术,但是坐果率相对较低。新品种“丰华21”,不仅解决了“犯熟地”的难题,病害也少了,而且坐果率高,节本增效,这几年来深受农民欢迎。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在柯汉良的办公室墙上,挂着这么一条横幅,而这亦说出了众多姜山新型职业农民的心声。农业是基础,在农田里“掘金”,既是劳动所获,更是利国利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