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评论员文章:一瓶水的温度
2018-08-28 22:55:35

□本报评论员 刘海丹

1号爱心冰柜,30天里总计送出10059瓶水,平均每天335瓶,即使是最繁忙的十足门店单日卖出的饮品数量,也只有这一半的量。

这个夏天,公园路111号已经成为许多高温户外工作者的“打卡点”和充电站。许多人都喜欢在忙碌工作的间隙,来到这里拿一瓶冰饮,歇歇脚聊聊天,“满血复活”后再投入工作。更有一些外卖小哥、快递员特意骑车绕到这里带瓶水,拍照打卡为冰柜点赞。

这个夏天,有来自各行各业的热心人为爱心冰柜送来源源不断的“补给”。无论是来自“乔顿先生”、温州市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这样的商界精英,还是市政协、市青年联合会的社会名流,都主动为冰柜当起“代言人”,呼吁更多人为冰柜“添瓶水”;乔顿、康师傅、vivo、和其正、十足、佰诚地产、蓝天健康、温州银泰、中瓯能源、红星地产、新奥燃气、温州电信、温州银行、城西公交二分公司、瓯府私宴、白鹿亭、复兴亭等众多企业、单位与慈善组织的积极参与,让爱心与善行成风化人。

更多的爱心还来自于普通市民,从7岁幼童到七旬老人,都有为爱心冰柜添水的身影;市民陈先生默默地来了四趟,送来近500瓶进口矿泉水;报业集团的几位门卫,担当起义务管理冰柜的责任,及时帮忙添水;还有取水者也变身送水人,打工小哥、环卫阿姨也曾骑车来送水,用自己的暖心举动,回馈社会大家庭,通过爱心冰柜给予他们尊重与善意。

爱心冰柜活动期间也遇到了些微波折:1号冰柜被深夜酒醉的青年砸碎;未上锁的冰柜一夜间被搬空;也有人不理解爱心冰柜设置的意义……但这些与我们获得的支持、看到的一张张笑脸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

活动中我们与一位著名的公益社团负责人接触时,他曾表示,一些接受他们善举的人不仅没有表示感谢,态度甚至有些冷漠,这让热心人感到委屈。捷克首位民选总统哈维尔曾有一句名言:在我并不算长的人生里一直震撼着我——“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人感谢,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在这个夏天,无论是需要扛水、搬运、组织、奔走,我们所有的志愿者、爱心人士,都是抱持这样一个信念。

有很多人认为,爱心冰柜的出现是为了考验人性。一瓶水就能够考验的人性也没什么好珍惜的。在不是足够诱惑的利益前,谈考验人性是浅薄可笑的。一座城市的富裕与强大,可以由GDP、巨无霸企业、收入水平等决定;但一座城市的气质却与此无关,而是由这座城市人的乐善好施、古道热肠、矜贫恤独等微小的细节构成与决定。

马云的企业愿景是阿里巴巴能够至少存活102年,但百年之后你可能想不起来这座城市曾有过什么企业,但我们的后辈永远会记得温州有过红日亭、白鹿亭……有过这么多好人,在夏天的酷暑依然会记起我们有过爱心冰柜。

爱心冰柜并非温州首创,在中国的许多城市都或一日,或一周,如一阵风般占据热点。但只有在温州,23个爱心冰柜默默坚持了一整个伏天,不仅没有一处提前退出,还已相约来年继续。

前几天本报刊登过谢福芸拍下1936年温州城的珍贵画面,下一个82年过去,在我们的影像中也会看到这一个个爱心冰柜,留下的一张张爱心面孔,也保存下那些被一点点清凉所温暖的笑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