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40年】邮电所记忆
丽江日报 2018-08-28 10:04:18

丽江发布讯(和章志)在一个算不上繁华的乡间集镇,供销社、信用社、粮管所、邮电所等单位,毗邻于一块不大的地方。一条自北向南,长不过百米的缓坡公路穿过街道。邮电所处于南端街尾。

邮电所是乡亲们熟悉的单位,诸如寄信收信、汇款兑现、收发电报等等,都少不得跑邮电所。

乡间邮电所一般就二三个职工,如有人出差或请假,就只剩一个工作人员“唱独角戏”。家乡的邮电所有一位40余岁的“老职工”,有文化,热心,在工作之余喜欢喝一盅,受到乡亲们的敬重。

每逢赶集天,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把平日里作好的计划如粜米卖瓜、购布买盐等事宜集中前来办理。邮电所也显得有些繁忙。

清晨八九点钟开门营业,4尺高的柜台刚擦拭干净,从远近不一的村庄赶来的老人们涌入邮电所。老人们大多是退休人员,已归家颐养天年,经济条件许可的,自费订阅报纸。他们等不得邮递员十天半月后递送,亲自来取报纸,先睹为快。工作人员见到老人们到来,就在柜台与分格大立柜之间来回,取好《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递给老人们。

接近晌午,忙了一阵子的“老职工”放下手头的工作,背着手来到集上。看似悠闲,实则另有“目的”:碰到离集镇较远村庄的队长,或是前山后山行政村的熟人,热情打招呼,拉着手寒暄一番,相邀到邮电所坐一阵。如果他们还未吃饭,拉上桌边管一顿吃喝,谈得兴起还来上二两小酒。酒酣饭饱,“老职工”就开始给队长布置“工作”:“村里老和家的电报一定要在天黑前送到”“村头老李在西藏当兵的儿子汇款来了,单子一定要亲自送到两位老人手上”。如此等等,交待了又交待,队长已走到门口还在念叨。在下个街集天,“老职工”如碰到前次“交待工作”队长的同村人,从侧面打听落实情况。

家乡的前山、后山两个行政村山陡路远,不通公路。从集镇出发,往东沿着一条弯曲的山路,爬过几个山梁,一直下坡数里,就到后山村。从邮电所顺着公路往西走,走到西山脚下开始爬坡,爬到半山腰,就到了前山村。往返前后山村都要靠双脚走路,脚力好的人也得来回各一天时间。

邮电所的电话线是由县城之间主线上引出,各村社电话线则从邮电所拉出分线,许多线路过沟谷经山峦,有的甚至处于悬崖边,让人惊心。在雨季,经常有山洪冲倒电杆,电话断线。为保障通讯,检修线路是邮电所的重要工作。每到巡线时间,因“老职工”熟悉情况,前山后山村的巡线任务就由他包干。

清晨,天刚蒙亮,“老职工”脚穿解放牌胶鞋,肩背工具包,装好邮件,开始上山巡线。在往后山村的上坡路上,“老职工”一路上能遇上许多上山干活计的乡亲,“孩子上学成绩咋样?”“今年庄稼收成咋样?” 一路都是话题,不会寂寞。不知不觉就走了许多的山路,有时他需要停下来观察线路,乡亲也停下来喘口气,确定没有故障,继续刚才未完的话题。乡亲来到山腰,已到砍柴、拉松毛的地方,就分开各走各路。

日悬头顶,“老职工”已经翻上山梁,擦一把汗珠,坐在石头上,拿出干粮就山泉水开始午餐,回望刚爬上来的山路,弯弯曲曲,若隐若现,放眼稍远,林木葱葱,公路串起村庄星布其间,田块地势平坦或依山势梯田层叠,河流从峡口夺路而出,流经坝上向南蜿蜒而去,再放眼远方,黛青色的西山自北往南挺拔绵延,看上去苍茫无垠,与空天连接。

接下来是下坡路,视线良好,巡线进度加快不少,日头离山峦还有几尺高,赶到了后山行政村,手摇一个电话给邮电所,检测一下线路,同时给所里的人报个平安。将邮件交给行政村,让村里人顺路稍带给主人,收好要寄出的邮件装进工具包,这趟巡线工作就算完成了。

“老庚”已经找到行政村来了。不用说什么就相跟着到了“老庚”家中,腊猪脚早已经下锅,正“卟卟”冒气。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酒杯里已经斟上了自家酿制的包谷酒,你一口我一口,也不碰杯,话就唠上了:“今年大儿子要娶媳妇了,到时一定得来哦!”“老娘身体还硬朗不?”……

不多时,暮色渐起,水牛喷着青草的咆嗝味归来,羊群踏着满蹄的泥水拥入圈内。外出的人都回来了,一一见面打过招呼,围坐一桌,吃肉劝酒,家的味道浓烈,酒酣耳热,情谊愈深。夜深了,“老职工”躺在暧暖的被窝里,思绪有些繁多,睡到半中醒来,记得头鸡叫时下雨了,雨滴打在瓦片上“沙沙”的声音传入耳朵,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清晨,雨已止,白色的晨雾在山顶缭绕。

日子在周而复始,“老职工”的工作照常,平凡而繁杂。邮电所的工作在继续,生活也在继续。多年以后,“老职工”退休回家。一代人有一代的故事,个人的生命会终结,但故事仍有生命力。

现今,邮电所的业务有些被其他行业取代,正在淡出我们的生活。在我的人生历程中,邮电所曾是信息的发散中心,照亮过我的生活,在我的心中占有过重要的位置。

邮电所的变迁可否作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及发展进步的窗口之一?答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