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野菜之道
萍乡日报全媒体 张港继 2018-08-27 11:40:34


   

 ▲图文无关

     曾经,马齿苋也有过梦想。神农尝到第365味——断肠草时,来不及以茶解毒,就羽化成仙了。也许,神农将尝的第366味草,就是马齿苋了。凡被神农尝过的,有些成了名贵草药,有些成了园中佳蔬。如果当年神农品尝了马齿苋,凭其色味品性,也许早做了安居菜园、受人浇灌呵护的娇贵蔬菜了。错过了神农氏,错过了黄帝颛顼,错过了朱元璋刘裕,错过达尔文林奈,错过了鸿门宴满汉全席,错过了许许多多的鳞选荐拔和贵人相助。

      ▲图文无关

      亿年以后,马齿苋还是野菜。

马齿苋,叶青,梗赤,花黄,根白,子黑,五行占全。做菜、做汤、做粥、做馅,入得厨房,上得厅堂。唐代诗人杜甫最爱品尝的,就是马齿苋了,他在《园艺官送菜》诗中写道:“苦苣针如刺,马齿叶亦繁。青青佳蔬色,埋没在中园。”马齿苋可观,可食,亦可药,唐代医学家陈藏在《本草拾遗》中写道:“人久食之,消炎止血,解热排毒;防痢疾,治胃疡。”

历经亿年,肯定不止马齿苋,或者还有如蒲公英、紫背菜以及水芹儿、栀子花等芸芸野菜族,其心其情,早已超然谦然,温和清静。听风,看雨,经霜,咏雪。有存身立足之地,就足够了。好得,天也高,地也厚,阳光普照,雨露均沾,清风明月,天涯共享。

▲图文无关

      天覆为衣,地载为养,天覆地载,万物化生。

马齿苋以及自然界几乎所有野菜,知道自己该生在哪里,长在什么地方,才能安身立命,才能繁衍生息。自知者明,低就者活。没有大树的高,没有名花的香,没有佳果的甜,甚至没有蔬菜的贵。虽也是菜,毕竟在野,似弼马温终究“未入流”,像金庸笔下的丐帮,如依随鲁滨逊的“星期五”。不处繁华地带,不喜热闹去处,不争是非之地。荒坡、山谷、溪旁、园角、废墟、田埂、灌丛、甚至断壁残垣、崖畔罅隙,随处随缘,处众人之所恶,缘万物之不居。安分守土,不争无尤。活着,就好。坚持活着,就能长久。

在亿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每种野菜都有让自己的种子“旅居蛰伏”的特殊本领,使得种子可以广为传播,生生不息。或随风寄水,即使天涯海角,哪怕风吹浪打,浪花里也要飞出快乐的生命之歌。或随燕子衔泥,漂洋过海;或任昆虫吸食,从南山南到北山北;或沾人类衣襟,闯关东走西口,只要种子落地,哪儿都有活路。实在无所依托寄存,就把“孩子”藏身于自己脚下的泥土之中,漫漫长夜里,给他讲故事,一直讲到春江水暖,让“孩子”在黑土地里萌芽,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和梦想。

野菜们在卑微和安静中坚强。在亿万年的生存中,历经了种种恶劣和磨砺,涵养了种种求生存活的特殊本领,耐温,耐寒,耐旱,耐涝,耐贫。小时候见大人们为园中蔬菜又是浇水又是施肥,园角畦边的马齿苋不卑不亢,忍饥忍渴,饮风吸露,却熬过了所有受到人类呵护的蔬菜,不枯不黄,所以马齿苋又称为“长寿菜”。我们老家还有一味野菜,属草本蕨类植物,像骆驼一样耐旱,两个月不下雨,也不会枯死。干旱的时候,它缩成一团,保全自己,雨水一来,舒展小枝,青青翠翠,我们叫它“九死还魂草”。

▲图文无关

      最近,回老家乡下姐姐家吃饭,鸡鸭鱼肉之后,餐桌上赫然出现了马齿苋紫背菜水芹菜等野菜,见之亲切,吃之爽口,一盘上桌,人人举箸如雨,顷刻精光。野菜,自然生长,无污染,无添加,无化肥无农药残留,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与佳肴,谁不爱它?

野菜,还带给人们美好与幸福,甚至爱情。

野菜就这样,简单,温和,安好,活了亿年。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野菜繁衍生息了亿年,无争,无私,无为,正是大道之性。

这样,就很好。哪怕再活亿亿年,野菜还做野菜,无怨无悔。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