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立志大学毕业后返乡改造农村 她计划边读书边兼职减轻家庭负担
清远日报 2018-08-27 11:20:25

他们都是今年的高考学生。来自清新石潭的庞学君被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录取,妈妈身体不好,爸爸在外打工,她打算自己申请国家助学贷款解决今后大学四年的学费问题,“不管日子过得有多难,我都会乐观地走下去,生活的磨练,会让我更懂得努力与坚持。”

何永定的家在清新区龙颈镇,十几年来他和爸爸相依为命,高考后外出打工领到自己的第一份工资1950元没舍得花一分。他也计划着大学贷款,毕业后回到家乡改造农村。

来自佛冈的陈慧娴则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录取,父亲常年患病,懂事的她早早就办了助学贷款,计划着一边读大学一边兼职,“希望以后的自己能更加独立和坚强,不让父母担心,努力撑起这个家。”

2015年7月,清远日报推出改革改版两周年特别策划——“蓝丝带众筹助学行动”,以媒体为平台,报效清远,建设清远,通过众筹的方式,帮助考得上却读不起的贫困学生顺利步入大学。带着蓝丝带“鼓励、关怀与爱”的初心,我们走到2018年夏天——蓝丝带众筹助学行动迎来第四届。过去3年,我们已资助120名贫困准大学生。

如今,清远日报记者正联同资助方代表等对今年报名求助学子家庭进行走访,了解、核实家庭情况,确保每一笔善款落到实处。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如果您愿意帮助考上大学的贫困学子圆梦,请加入“蓝丝带众筹助学行动”。联系方式:清远日报党报热线15915110110,0763-3344110。


求学故事一

何永定:从农村考出去的孩子,立志要返乡改造农村

何永定。(清远日报记者 李作描 摄)


清新区龙颈镇石坎沙灰塘村,一栋低矮的泥砖青瓦房与周围环绕的小洋楼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经过40年风雨的洗礼,房的外墙原本粉刷的石灰大部分已剥落,露出里面的泥砖。砖与砖之间已不再有当初的严丝合缝,缝年过节祭拜的香火燃尽后剩下的竹签,还遗留在这些缝隙中。

房子共有三间房,进门是大客厅,左右各一间厢房。客厅里的餐桌是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墙壁上保留着泥砖原本的样子,唯一的“装修”就是贴了满屋的奖状,从小学到初、高中,一张不落,奖状上都写着唯一的名字:何永定。

20岁的何永定与爸爸何木生相依为命在这栋房子里已经过了十多年,他对于妈妈的记忆仅停留在4岁那年,正是在那一年,妈妈狠下心选择了离开,在那之后,妈妈与这个家庭再也没有过多的联系。

虽然自己的童年过得并不如意,但和自己的童年相比,何永定更为爸爸何木生的童年感到难过。因为家里子女多,何木生从小就被过继给了别人,养父母家庭条件也并不好,而且早逝,基本上也是独自一人打拼。直到何木生40岁时,才结婚有了儿子何永定。

贫困家庭,单亲,多年来一直命运不济的何家,终于在今年夏天迎来了一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何永定今年理科高考考了525分,成功被自己心仪的华南农业大学录取。

高兴的日子没有几天,父子俩就开始为今后大学四年的学费发愁。学费和住宿费每年接近6000元,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何永定望向爸爸,何木生低头坐在客厅里,沉默不语。何木生今年已60岁,几年前还曾患过大病,基本上只能在村里打打散工,重活累活现在都干不了,在没有收入的日子里,一家人只能靠低保维持生活。何永定高中三年的学费,都是靠拿学校的奖学金以及爱心人士的资助解决的。

爸爸没法承担自己的开销,何永定只能靠自己。高考结束后没几天,他就和同学一起到了一家酒店的甜品部打工。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上班,一直干到下午1点半下班。“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很累,终于体会到了大人挣钱的不容易,但想到能为自己挣到学费,也觉得很开心。”何永定说。领到自己的第一份工资1950元钱,何永定没舍得花一分。进入大学后,他也要申请国家助学金来解决今后几年的学费问题。

在专业选择时,何永定最终选择了农学。从小在农村长大,特别是像他一样从小生活在贫困家庭里的孩子,更能懂得农村生活的艰辛。他希望等到自己大学四年学成之后,返回家乡,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来改变家乡。   


求学故事二

庞学君:生活的磨练,更让我学会了努力与坚持

庞学君。(清远日报记者 李作描 摄)


清瘦高挑,剪着齐耳短发,脸上架着副眼镜,跟人聊起天来,脸上不时的爽朗一笑。

“没心没肺的笑”,是高三同班同学对庞学君最多的评价。但了解庞学君家庭情况的人,或许更能懂得她这份笑容的不易。

庞学君一家住在清新区石潭镇宝鹰西街,房子是当年爷爷留下的,家里四口人,庞学君和妹妹庞学敏读书,妈妈因身体不好只能在家照顾姐妹俩,偶尔在附近做些编织箩筐的散工,一家人全靠爸爸在外打工维持生计。爸爸学历不高,只能做些搬运等体力活。

2015年正是庞学君参加中考的关键一年,也在那一年,自己的爸、妈却相继进入了医院。首先是妈妈因为鼻息肉进医院做了手术,随后在广州南站做搬运工的爸爸工作时出现意外,从高处掉了下去,腿摔骨折了,进入医院治疗后在家休养了一年才恢复。

“那时候还小,看到家里遇到困难,或者学习上有些不如意,还经常偷偷哭。”庞学君说。好在那一年自己学习够努力,成功考取了清新区第一中学,并成功申请到了学校的助学金。

高中三年,学业压力变得更大,爸爸依旧外出打工,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并没有改善许多,但庞学君却不再偷偷流泪了。她明白了眼泪并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自己目前能走的路,就只有认真学习考上大学。

今年参加高考,庞学君成功被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录取,一家人高兴之余,又马上就要承担着近7000元的学杂费的压力,再加上妹妹庞学敏今年也要进入初中,家里的经济压力更大了。庞学君希望有好心人资助她,让她能够顺利进入大学。

进入大学后,庞学君打算自己申请国家助学贷款解决今后大学四年的学费问题,不给家里带来太多的负担。“不管日子过得有多难,我都会乐观的走下去,生活的磨练,会让我更懂得努力与坚持。”庞学君说。  


求学故事三

陈慧娴:爱“折腾”的女孩想要变得更坚强更独立

陈慧娴。(清远日报记者 李思靖 摄)


小院的铁门锈迹斑斑,地上和墙上有明显的裂痕,墙壁因年久而发黑。正对大门的是厨房,煤气只在人少的时候才用,人多的时候烧柴做饭。左边是厕所和冲凉房,右边是客厅。走进客厅首先看到的是老式家具,唯一有些显眼的是摆在柜子上的电视,两个房间里面除了床和衣柜,几乎没有其他摆设。

佛冈县汤塘镇石门村,这里是精准扶贫对象陈慧娴的家。今年高考,陈慧娴以569分的成绩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录取,笑容在父亲的脸上稍作停留,随之而来的却是叹气声:家里的钱几乎都花在自己的病上,靠妻子打零工,女儿的大学能读下来吗?

陈慧娴的爸爸于2009年查出患糖尿病,2013年又查出患肝硬化,加上关节炎的病痛,四肢行动不便,基本上没有办法工作,只能长期在家吃药休养,妈妈则在外做手工活来支撑这个家。哥哥刚刚中专毕业,虽已参加工作但工资也只够自己用。

陈慧娴很清楚明白自己的家庭情况,早已申请助学贷款来解决学费问题。相比同龄的女孩子,她似乎有些早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

她还评价自己是个爱“折腾”的人:小学和初中跟着父母辗转了几所学校读书,却从不觉得辛苦,反而认为是对自己的磨炼,尤其是初中从镇里转学到县城,让一向全年级第一的她意识到比自己优秀的人大有人在,这也在她心里埋下了一个“要考个好大学”的种子。

中考那年,陈慧娴考了760分,佛山南海华师附中给出了学杂费、住宿费全免的优惠政策,一方面考虑到家庭经济情况,一方面也想去见识下外面的世界,陈慧娴放弃了清远市第一中学,选择了南海华附。

从小到大,家里人对陈慧娴的学习几乎处于放养状态,父母并不会给予太多束缚和压力。高考前,陈慧娴给家里打电话,问爸爸:“你为什么不给我加油打气啊?”爸爸回她:“我知道你自己已经加足马力了,我再加就爆满了!”

陈慧娴的理想院校是中山大学或者华南理工大学,但高考成绩与之相比有些距离,保稳起见并没有填报,而是选择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金融专业。她期待着在大学加入一两个社团,最想加入辩论队,还打算竞选班委。她说这样能够多方面锻炼自己,开拓视野,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高考结束后,陈慧娴便外出打工赚钱,她还计划着大学一边读书一边兼职,最好能提前把助学贷款还清,大学毕业了攒些钱,再把这座比自己年龄大得多的房子翻新了,“希望以后的自己能更加独立和坚强,不想父母担心,努力撑起这个家。” 


统筹:清远日报记者 刘 洋
采写:清远日报记者 彭勇珍 刘 洋 实习生 胡志楠 陈晓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