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人家
原创 2018-08-24 15:06:49

乡村人家

 

4月底,正值春好,天暖气清,风和景明,按照局党委安排,我前往吉岘乡丑川行政村丑川自然村和陡沟自然村三户帮扶对象家了解情况,以便因户制宜,制定相应的生产规划和帮扶措施。

 

从县城往吉岘乡的道路两旁,不时闪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明艳。多数树木都长出了新叶,一派明丽之色,唯核桃的叶子没有长全,吊着满树黑褐色的花絮,因为月初开花之时遭遇降温霜冻,苹果、桃杏、李子、核桃等花蕾均被冻死。我不禁黯然神伤,叹息不已,这些果农可要遭殃了,他们将会颗粒无收。

 

丑家川,顾名思义,是一道川,从吉岘往川里去,要经过放马咀,乃一陡坡。坡道虽已硬化,但道路崎岖,山高坡险,一侧即是悬崖。一路上不时有农用三轮车上下坡道,车子沿路摇晃颠簸,令人心惊肉跳,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翻车出事,听说这条路上已出过几次事故了。

 

头一户在河湾附近,有砖瓦结构平房5间,户主姓丑,现年52岁,文盲,体格壮实,眼神迟滞,木讷少言;其妻53岁,文盲、哑巴,小个头,脸色沧桑,见有人来,就躲进了里间。家里的生计依靠的是户主培育的半亩大棚蔬菜,但因路远崎岖,他又不通文墨,只能坐等菜贩子前来收购,故而利润薄弱。我前去观看他的菜棚,青翠碧绿的小油菜长得齐齐整整,惹人喜爱。不顾我的再三劝阻,他非要给我择些新鲜的油菜和韭菜,给他钱,他又执意不要,推来让去,甚是令人感动。其女已经出嫁,听说光景也很一般;其子有点疯癫,半年前出走,至今未归。目前虽已脱贫,但鉴于他们的智力和劳力情况,估计一段时间内,生活并不会有大的好转。

 

第二户人家在丑川村部附近,也姓丑,房屋从外面看去倒也宽屋大堂,高墙亮瓦,但他本人有足疾,属于二级残废,务工也有困难,目前在西峰某企业看大门,其妻在合水县城做家政,一个女儿在上卫生学校,前些年家里很困难,去年才脱了贫,女儿即将毕业,生活已渐渐好转起来。因家人都不在,我只能通过其弟了解大致情况,并通过电话告知其今年到2020年乡上和村上的扶贫巩固计划,给他们享受该享受的政策红利,并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很明显,目前,他家生活尚可,并在逐渐好转中。

 

了解了这两家的情况后,我又一路向北,直奔陡沟而去。第三户人家就在此处,姓侯,家里院落整洁,房屋敞亮,收拾得窗明几净。媳妇直言快语,说话直如炒豆子倒核桃一般,一顿噼里啪啦,说她家这几年刚给公婆养老送终,盖起新房,还完欠款,生了二胎,儿女双全时,不料男人患上肝癌,刚发现就已无法手术,只能在西京医院做介入治疗,她真担心最后落个人财两空。说到这里,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时痛哭失声,令人鼻子发酸,也感人生无常。她又说,丈夫是因这些年生活压力大,劳累过度才生病的,说一切都好起来,丈夫却成这样了!此时,男主人也插话了,不停地安慰她:“没事,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一定会有办法的!”又转头对我说:“这也是命,我不怨天尤人!”他不诉苦,也不哀叹,不埋怨,也不气馁,是刚强的一个人,但这样的人却更让人为其惋惜,我向他推荐了人民日报社资深记者凌志军写的讲与癌症共存的书籍《重生手记》,又建议他们申请水滴筹,可以向社会筹集治疗费用。不知为何,这家人尤其让人揪心。

 

回家两天后,陡沟人家打来感谢电话,他已从当当网买了《重生手记》,水滴筹也已发起,并发过来链接,我随之捐了100元,钱不多,是个心意,愿他保持良好的心态,积极治疗。

 

6月初,我又去看望了这三户人家,给第一户人家带了点家用物品。三户人家家里情况没有明显变化,玉米都种在了地里,长势良好,小麦已经发黄,即将收割。第三户人家的水滴筹筹集到2万4千余元资金,他已去医院做了三次介入治疗,目前病情有所恢复,但家庭状况却还是因病返贫了!

 

8月,我本应按时去看望他们,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以便随时进行帮助指导,但因病不能前去,只能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进行沟通,他们的夏收业已完成,丑家的大棚蔬菜已种了第二茬,第一茬的收入一般,几户人家的玉米已是丰收在望,空出来的地翻晒在阳光下,为小麦的播种做好准备工作。尤为让人高兴的是,陡沟侯家人经过前期的介入治疗和之后的三次化疗,病情有所好转,但愿他能早日康复,把自家的日子过得芝麻开花节节高。而他们在得知我的病情之后,也是一再表示要前来探望,我一一婉拒,只愿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都能够平安度过生活的艰难困苦,脱贫增智,励志励心,赢得康健安乐,眼前明亮,心中敞亮,一片绿水青山,花团锦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