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上班时用手机支付宝,能解雇吗?
蓝领e家 2018-08-24 10:45:00

【基本案情】

上班用手机支付宝被解雇

付某宇于2003年7月25日进入依利×达公司工作,截止2016年8月23日已工作13年零1个月。

2016年8月24日凌晨4:30,付某宇在上班时间使用手机登陆支付宝被发现。于是,依利×达公司以付某宇在上班时间玩手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付某宇解除劳动关系。

【争议焦点】

上班玩手机属不属于严重违纪?

付某宇认为,自己使用手机的行为不属于严重违纪行为。他作为生产部的组长,不直接参与生产线上的流水工作,而是作为管理者对员工的生产进行监督管理,所以不会因使用手机而导致严重的后果发生,而且在其非常短暂的使用手机支付宝的时间内,并未因此而未履行相应的职责,也未对依利×达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任何的损失,付某宇亦从未因使用手机行为而受到任何处罚。

而依利×达公司认为,付某宇在上班时间玩手机问题严重:1.依利×达公司是化工厂,在生产方面存在隐形危险,依利×达公司严格要求员工一定要遵守纪律,遵守岗位安全生产;2.付某宇所在部分是绿油工序,是国家规定的危险岗位;3.付某宇玩手机是主观目的是故意的,在上班时间以娱乐为目的,玩手机支付宝,其玩手机的性质既不是汇报工作,也不是接听紧急电话;4.付某宇玩手机的时间是在夜班上班的凌晨时间,按照公司以往的记录,夜班是工伤事故和安全事故的高发期,其中八成事故均在夜班时间发生;5.付某宇的职位是组长,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监管下属员工巡查生产线,保证安全生产,防止下属员工违章操作,预防安全事故的发生,然而付某宇在夜班生产时间管理时间内玩手机支付宝,没有尽到监管责任;6.付某宇在同一年的七月份因为工作失职已经受到书面警告,在之后的一个月内再次违反公司制度。综上,其在上班时间玩手机支付宝的性质恶劣,已经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公司依据员工手册的规定和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解除劳动关系。

【法院判决】

付某宇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

付某宇向开平市人民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付某宇与依利×达公司自2003年7月25日至2016年8月2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依利×达公司按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付某宇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56600元(按上一年度平均工资5800元/月×13.5年×2倍)。

开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一、确认付某宇与开平依利安达电子第三有限公司在2005年6月至2016年8月2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付某宇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元,由付某宇负担。

付某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付某宇和依利×达公司均对付某宇于2016年8月24日凌晨4:30在上班时间使用手机登陆支付宝的事实无异议,但双方对该行为是否适用该公司《员工手册》(版本号D)第18页第3条第10点:“严重违纪解除劳动合同……(10)凡是上班时间没有手机使用权限者一律不允许使用手机:如在上班时间用手机聊天、发短信、听音乐、看影片、玩游戏、上网或在厕所听音乐、MP3等;”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有分歧。首先,结合依利×达公司提供的《有关工会通过<员工手册>及<员工手册事实细则>的决定》、《会议签到表》,该《员工手册》内容的制定符合法律规定,且付某宇亦在《<员工手册>签收表》签名确认知悉该《员工手册》的相关内容,虽付某宇主张该《员工手册》是在离职时才签收的,但并未有举证证明,故该《员工手册》是合法有效的,可作为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其次,由于付某宇的职位是绿油组组长,对该组的生产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责,同时付某宇已在依利×达公司工作长达十一年,其清楚绿油组的工作内容和性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作为组长在工作期间应比一般员工更警惕与谨慎,在上班期间使用手机登陆支付宝处理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明显不当。最后,依利×达公司根据《员工手册》相关条文认定付某宇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并按照该公司内部管理流程作出解除与付某宇劳动关系的决定,在通知该公司工会后,与付某宇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亦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合法有效。综上,开平市人民法院认定依利×达公司依法与付某宇解除劳动合同,无需向付某宇支付赔偿金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付某宇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高院裁定】

上班时用手机支付宝明显不当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首先,依利×达公司《员工手册》内容的制定符合法律规定,并查明付某宇亦在《<员工手册>签收表》签名确认知悉该《员工手册》的相关内容,故该《员工手册》是合法有效的,可作为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其次,由于付某宇的职位是绿油组组长,对该组的生产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责,同时付某宇已在依利×达公司工作长达十一年,其清楚绿油组的工作内容和性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作为组长在工作期间应比一般员工更警惕与谨慎,在上班期间使用手机登陆支付宝处理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明显不当;再次,依利×达公司根据《员工手册》相关条文认定付某宇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并按照该公司内部管理流程作出解除与付某宇劳动关系的决定,在通知该公司工会后,与付某宇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亦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合法有效。一、二审法院认定依利×达公司依法与付某宇解除劳动合同,无需向付某宇支付赔偿金正确,并无不当。(案例引自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粤民申7738号、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粤07民终1419号,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