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龙寿洋VS清远九龙小镇: 全域旅游之下的农旅融合探索
清远日报 2018-08-24 10:34:56

“这里就是我们的兰花基地了,蝴蝶兰、万代兰、莫式兰等多种珍贵花种与石松、银边吊兰等观叶植物。”7月4日,陈玉芳正在向游客讲解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的基本情况。

作为琼海市嘉积镇礼都村的村民,陈玉芳有“多个身份”。她既是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的讲解员,也是礼都村的妇女主任,农忙的时候是农民,更是公园里花卉合作社和农家乐的股东。

陈玉芳所在的礼都村,正位于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之内。而这个距离博鳌亚洲论坛永久会址所在地博鳌小镇仅15公里的美丽田洋,建设面积共3万亩,涵盖了嘉积镇、塔洋镇11个村委会,共162个村小组。园区有龙舟广场、儒家文化广场、大棚瓜菜基地、兰花基地、草莓基地、垂钓区、莲藕基地、槟榔谷、蔬菜基地、农家乐等项目,将传统农田、自然村庄进行改造升级转型建设为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示范基地,如今成为中外嘉宾热衷的参观之地。

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乡村振兴战略大背景下,有着先发优势又备受各方关注的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如何换挡提速成为海南农旅结合的新样板?它对清远探索农旅融合发展、破解三农问题乃至乡村振兴战略都带来哪些思考?

土地变资产:村民入股共建“中国美丽田园”

陈玉芳所在的礼都村,是琼海有名的自然环境优美的村庄,也是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的组成部分之一。事实上,龙寿洋已经经历过两轮的开发。

第一轮是2013年至2017年。2013年3月,龙寿洋开始启动建设,“不砍树、不占田、不拆房”就地建起的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2014年4月开园。在第一轮的景区开发建设中,开发公司是绝对的主角,龙寿野的田洋变身为观光采摘园,地里的农产品成为旅游商品,当地村民也从单纯的农业生产逐步参与到旅游产业中,“农业+旅游”农旅融合发展让村民初尝美丽乡村建设带来的实惠。

陈玉芳是在龙寿洋开发之前回到村里的。2012年,已在深圳打工10余年的陈玉芳回到家乡,由一名工人又变回了农民。“当时政府跟我们说要搞这个农业公园,但是我们当时没这个意识,也没那个信心。”陈玉芳告诉记者,土地可谓是村民的“命根子”,当时很多村民有不少顾虑。“经营得好还好说,如果经营不好,土地建了房子或者被糟蹋了,以后可能无田可耕,饭都吃不上。”

2017年10月,海南叁圆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正式入驻龙寿洋项目,通过“企业+合作社+农民”模式,提升龙寿洋国家农业公园整体品质,短时间内打造了龙寿洋项目的第一个亮点。

“要鼓励农民涉入未知领域,必须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农民自然会评估风险做出选择。”叁圆公司副总经理肖剑表示,进驻之后,叁圆团队将经营理念升级为“农民+合作社+企业”的联结机制,更加突出当地村民的参与和成长;加大“农旅文”深度融合,农促旅、旅强农,实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增美。同时,通过“保四不、创四有”实现产业致富———让农民不失地、不失居、不失收,天天有收入、月月有工资、季季有收成、年年有分红。

同时,公司和合作社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愿意加入合作社的村民,以土地入股,每年保底每亩分红1400元,村民可以以土地入股合作社,也可以直接拿租金。当年合作社实现盈利,就按照每户土地的比例来分红;当年无盈利时,合作社以每亩1000元的租金保底。

陈玉芳和家里人商量后,觉得这种方式可行。于是,他们一家拿出了家里的4.2亩土地,正式入股一家农家乐合作社。

这样的制度设计,一下调动了众多户村民的积极性。土地变资源,资源变资金。肖剑给记者算了笔账,园区范围内的农民土地租金每亩每年1400元,每月打工保底工资2000多元,包三餐、买社保。

于是,龙寿洋范围内的大多数村民有了多重身份,他们既是农民,又是股东,还是员工。而陈玉芳的身份则更多,她既是村委会妇女主任,又是景区的讲解员,农忙时候又是农民,同时也是股东。

现在,陈玉芳每个月的总收入达到了将近5000元。去年,他们一家还得到了合作社分红将近12万元。

广泛参与决策:“党建+农民+合作社+公司”确保村民利益

今年3月28日晚上8点,陈玉芳来到龙寿洋乡村振兴讲习所,参加一个培训会。当晚,也是龙寿洋乡村振兴讲习所迎来的第一批学员———来自嘉积镇扎都、龙寿村的两委干部、党员、村民代表近200名人。

当天晚上,陈玉芳与村民们在这里分享龙寿洋建设理念、建设目标。“越来越多的村民认识到,高品质的整体开发建设能够更好地整合资源,提升品质,获得更多收益。”陈玉芳说,入股合作社以后,村民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更加高涨了。

目前,龙寿洋乡村振兴讲习所一家成为当地一个集政治教育、文化培训、实习实践、技能训练等一体的农村培训见习中心,讲习所内的乡村振兴大舞台定期举办各类培训活动,成为讲政策、话产业、传技术、促增收的主阵地。

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的多个牌匾,见证着社会对其的认可。

叁圆公司董事长张勇说,在第一轮的景区开发建设中,开发公司是绝对的主角,而当地村民仅仅是被动参与的配角,很多都被聘为保洁员、保安等简单解决就业。但在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的新一轮开发建设中,琼海市委更加强调了党建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作用。

基于这样的发展理念而成立的嘉积镇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乡村振兴党支部,以党建为引领,对公园及周边的5个村委会、15个合作社以及公司、企业进行统筹协调,整合园内的土地、人力、技术等资源以形成合力,以推动将龙寿洋打造成为乡村振兴的琼海嘉积实践范例。乡村旅游开发模式在这里被创新为“党建引领,‘公司+智库+合作社+农民’”,更加突出了基层党组织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作用。

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图片来源于网络

张勇告诉记者,党支部成立后,园区的所有项目都必须经过党支部会议讨论,并报镇党委同意后才能开始实施,切实把村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保护好、维护好村民的权益,让村民真正享受到公园发展带来的实惠与好处。“每一个决策都与村民沟通。”

“有什么大的事情,村里都会召集村民来商量解决;村民有问题也可以找党支部直接反应。”陈玉芳表示,有了这样的制度保障,村民们非常放心地加入到合作社中来,并且做起工作也十分卖力,“大家都把景区的事情当作自家的事情。”

促进乡村振兴:农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一二三产业深入融合发展

从龙寿洋的大门进去,车走数百米就到了龙寿洋·舞韵兰花馆。4月3日,这个由知名华人设计师郑秀炜担任设计总监的兰花馆正式开馆,整体占地面积1800平方米,室内面积800平方米,蝴蝶兰、万代兰、文心兰、莫式兰、红掌等多种珍贵花种与石松、银边吊兰等观叶植物花材让这里成为一个花的世界。


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内的舞韵兰花馆。

舞韵兰花馆是龙寿洋农业集约化、产业化发展的范本之一。在龙寿洋“农民+合作社+企业”的联结机制中,每个区域都成立了不同的合作社,村民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加入。现在园区内不仅有千亩花海、福水莲花等现代高效农业基地,还有农村淘宝店、农家乐等旅游服务业、产品深加工行业,同时举办主题摄影等活动,实现农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一二三产业深入融合发展。

龙寿洋万亩田野公园内的农村淘宝店。韦继棠 摄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基础。”海南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王健生说,从之前海南乃至全国农旅融合方面的项目建设看,很多项目尽管在设施建设、规划落实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但遗憾的是由于产业不突出,使得效益的增长并不明显,这成为这类项目的一个普遍痛点。

“所有产业永远不让农户出局,农民不仅要参与决策,而要成为实实在在的受益者。”张勇说,新一轮的龙寿洋开发,产业发展不抛农是前提。地还是村民的地,房还是村民的房,公司要做的只是整合资源,通过发展旅游业让村民的资产实现共享,让农民不失地、不失居、不失业、不失收。

张勇表示,龙寿洋通过专业合作社落地,以及景区覆盖带动,实现三二一产业深度融合。土地集约、资金集约、智慧集约,优化配置资源,让村民们既能获得固定的土地出租收益,又能发挥出土地规模优势,将农业生产基地变成观光景区。“这样,村民们也从以往单一种植生产性收入,变为休闲农业生产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和分红收入。”

企业毕竟是一个盈利性组织,没有稳定而持续的收入来源,再好的模式也难以为继。那么,叁圆公司在龙寿洋的经营当中,是如何实现盈利呢?“龙寿洋的转型并非最终目标,能够实现效益的持续增长才是关键。”肖剑坦言。

“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我们在启动的龙寿洋新一轮建设中,更加注重了在原来建设基础上的产业提升。”肖剑表示,叁圆公司具有20多年的旅游开发经验,并且与台湾等地区的农业专家、企业具有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是我们的优势。”

种植高效益、高附加值的农作物和农产品,成为龙寿洋产业化的方向。“目前,龙寿洋里已经种植的兰花、佛水莲等具有高附加值,又能够很好结合农、旅特色的产业以及与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试验区相呼应的预防医学农业项目,产业优势更为突出和明显,能够更好地实现产业振兴,并最终取得持续的效益提升。”

总策划:崔建军

统 筹:林 闻 韦继棠 郑伟文 何志方

协 调:赵凯航 文 明 汪北城

执 行:陈荣汉 朱文华

摄 影:清远日报记者 陈荣汉(除署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