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监督报道后被移出联系群 西湖景区风度何在?
看温州客户端 2018-08-24 10:30:16


8月12日,浙江日报《一线调查》栏目对杭州西湖九溪景区旅游厕所存在“脏乱差”现象做了报道,景区随即开展厕所专项整治。次日浙江日报对整改内容做了跟进报道。至此,一次正常的建设性舆论监督原本也就收官了。

但令人诧异的是,采写这次报道的记者近日却发现,自己竟在整改报道见报当日,就被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记者群的管理员移出了微信群,原来的媒体联系人也不再回复记者任何微信。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最美姿态迎接八方来客,本就是景区的“天职”,而建设性监督则是景区服务游客的“最佳拍档”。九溪景区厕所脏乱差,游客不满意,媒体建设性监督介入后,立即整改、举一反三,也就坏事变好事了嘛!事后将记者“移出群”,究竟是内心不认同记者的客观报道,还是被公开点名后心里有气呢?面对正常的舆论监督,却持有这样一颗“玻璃心”,又该如何面对向游客提供优质服务的承诺呢?

建设性的舆论监督,是媒体履行使命职责的一项重要工作。早在两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就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舆论监督和正面宣传是统一的。新闻媒体要直面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直面社会丑恶现象,激浊扬清、针砭时弊,同时发表批评性报道要事实准确、分析客观。

现在看来,总书记的这段重要论述,有的部门和同志还需要好好学习。多年前,西湖景区推倒围墙免费开放,国人无不感叹杭州之大气、西湖之雅量。对待媒体建设性舆论监督报道,如此雅量和大气不也是一些部门和同志所需要的吗?


【前期报道】

外面白墙黑瓦里面满地泥水 九溪这个厕所为何表里不一


近日,有读者向浙江新闻客户端反映:“位于杭州西湖景区的九溪有一座旅游厕所存在‘脏乱差’现象,厕所地面和厕位泥水横流,长时间未见保洁人员前来打扫。”

8月9日上午10时,记者先来到位于九溪景区入口处的一座公厕,发现这里除了洗手台盆水渍较多外,厕位比较充足、地面较为整洁,而来往使用该厕所的游客并不多。沿着九溪路往景区深处走大约800米,就到了陈三立墓附近的一座公厕,这座公厕外面白墙黑瓦,看起来和周围环境颇为和谐,但厕所里边却让人不忍直视:满地泥水脚印,台面水渍横流,女厕的3个厕位也长时间处于排队状态。

正值暑期,九溪成了杭州市民带孩子戏水的好地方。“天气热,带孩子到溪边玩水,本来想进公厕换掉湿衣服,到公厕门口却发现几乎无从下脚。”有游客向记者反映。

记者在该公厕附近观察了近两小时,其间大约有几十名游客出入厕所,却始终未见保洁人员前来打扫卫生。记者从景区一名保洁员处了解到,这座公厕属于二星级旅游厕所,6时至22时是每天的保洁时间,为方便及时清理卫生,公厕的管理用房便是保洁人员的居住地。

浙江省不断推进厕所革命,西湖景区的202座旅游厕所因其“诗画”般的外形和优质的服务受到中外游客点赞,也成了全国各地前来学习取经的标杆。然而九溪这座“问题厕所”却是其中的“另类”:干净无味的基本要求未达标,保洁人员长时间离岗更是暴露出监管缺失。

记者了解到,西湖景区主要采用“将公厕的清洁、管护权承包给保洁公司管理,保洁公司雇人进行专业日常卫生保洁,环卫等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模式,这本可以通过市场竞争和激励约束机制提高服务质量和供给效率,然而在保洁公司自律之外,景区管理部门每天安排两名工作人员应对数量庞大的景区公厕检查明显力不从心,1个月内对同一座公厕只能排查到几次,致使出现监管漏洞。

厕所如何是判断一个景区品质高低的重要一环。近年来,西湖景区知名度越来越高,年接待游客量接近3000万人次,本是加分项的厕所服务一旦管理缺失,就会成为影响其美誉度的减分项。浙江大学休闲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婉飞认为,旅游厕所“三分建设、七分管理”,厕所革命最终要实现的是城市管理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提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