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广西女孩捐造血干细胞”续:若采集顺利今天就会送往广西
看温州客户端 2018-08-24 08:40:54

8月19日下午2时40分,温州85后公务员伍斌斌已打完第8针动员剂,躺在浙江省中医院干细胞采集室的病房里挂着吊针,补充维生素(如下图)。今天上午,他将注射第9针动员剂,然后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用于救助一名广西的7岁小女孩。


陈启明/摄



见到记者到来,伍斌斌连忙从病床上起身。他笑着说:“这么点小事,还麻烦你们特地从温州赶来,我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些,我会调整好状态,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出现头晕症状,提早入院

采集顺利的话今天就会送往广西

1985年出生的伍斌斌是温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稽查安全处科员,是我市市直机关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温州市第44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浙江省第428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19日,伍斌斌提前来到杭州,特地在浙江省中医院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20日开始注射动员剂。伍斌斌说,第一针动员剂注射得很顺利,不到一分钟就完成了。但是21日下午打完第4针动员剂后,他明显感觉腰部和腿部都有些酸。“医生跟我说,注射动员剂后,一般会出现乏力、低烧、腰背酸痛等情况,让我接下来每天到医院做一次身体理疗,回去好好睡觉就可以了。”

22日早上,伍斌斌来到浙江省中医院打第5针动员剂,跟前几天一样,在打完动员剂后,他准备下楼吃早餐。“刚到医院门口,头就开始有点晕起来,大概晕了半分钟才有所好转。”伍斌斌说,下午1时多,他又出现了2次头晕的症状,傍晚5时多头晕症状一度持续了2分多钟。

当天傍晚,伍斌斌就找到了医院,做了身体的全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医生跟我说,一般人在捐献造血干细胞时,出现头晕的比较少,建议我提前入院。”当晚,伍斌斌就住进了浙江省中医院,按照惯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在提前到医院报到后,只需每天打两针动员剂,在捐献的前一天入院即可。

伍斌斌说,头晕严重时就像晕船一样难受,挂了吊针后会好很多。“但是一想到需要我帮助的是名7岁的女孩,我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因为我也有一名3岁的女儿。我希望采集顺利,尽早送到广西救助小女孩,希望一切顺利。”


母亲、妻女一同赴杭“打气”

他每天在朋友圈分享造血干细胞知识

在伍斌斌父母看来,捐造血干细胞就是抽骨髓,对身体影响很大。所以,刚开始得知儿子决定捐献造血干细胞时,他们特别反对。

为了说服父母,伍斌斌找来了当医生的表哥,给父母科普了捐造血干细胞的知识,最终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现在我的父母也特别支持我,为了支持我,我妈妈也特地来到杭州,照顾我的起居。”伍斌斌说,他的妻子陈女士和女儿也到杭州来给他打气。

跟很多年轻人一样,伍斌斌也喜欢在朋友圈分享一些自己的生活动态。而在这几天,伍斌斌的朋友圈却一反常态,开始跟朋友普及起造血干细胞知识。

伍斌斌说:“捐出一点点造血干细胞,不仅对身体没影响,还能帮助到他人。但是很多人对造血干细胞的知识都不知道,认为捐造血干细胞就是捐骨髓。希望通过我的分享,让更多的人了解造血干细胞。”

在伍斌斌分享的造血干细胞知识里,他这样写道:有人以为骨髓捐献是要用一根长长的针管扎到脊椎里抽取脊髓,听上去很恐怖。可事实真的如此吗?真相就是:骨髓移植的核心是造血干细胞移植,如今普遍从外周血中获取,就像献血一样,对身体并无伤害。

伍斌斌的妻子陈女士说:“捐献造血干细胞是救人,我也是一名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我非常支持斌斌。”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