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以礼河源|掌上曲靖

2015年7月,我年满55周岁。按照厂里的规定,我从中层管理岗位上退了下来。为了发挥自己的特长,当然也出于个人的兴趣、爱好,我向时任生产副厂长的谢学见,提出了编印《以礼河60年记忆》图文本的建议和想法。其时,离厂首台机组发电60周年庆典,仅有3年的时间。如能做成此事,届时《60年记忆》无疑将成为庆典最好的“礼物”之一。

(野马川天池塘  杨芸华 摄)

谢学见认为我的建议和想法很好,他将向厂里主要领导进行汇报和沟通。几天以后,事情有了结果:谢学见说余江云书记、田勇厂长,非常支持这项工作,让我尽快起草一份策划书,提交党委会讨论。因之前就有所考虑和设想,我很快起草了策划书,而且还制定了工作计划。待下次召开党委会时,方案非常顺利地通过了。

(野马川开池塘  杨芸华 摄)

以礼河发电厂是水电厂,是靠水来发电。那么水从何而来?它的源头又在哪里?过去甚至现在,我们厂在撰写企业概况或企业简介时,几乎都有那么一句话:“以礼河发源于会泽县待补镇野马川”云云。“野马川”谁去过?何时去的?目前是个什么状况?这些都不知道、都不知晓!要编印一本完整的《以礼河60年记忆》,似有必要追根溯源,一探究竟。

(野马川天池塘  杨芸华 摄)

谢学见虽然是分管生产、分管水工清淤分场,但平日忙于工作,抽不出时间专门去一趟“野马川”。不过,他心里却一直有这个愿望,希望能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一看。这次因为要编辑书籍,即是一个最好的“由头”。于是,他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联系水工清淤分场的领导,组织了一次以礼河源的考察。

2016年4月29日大一早,我们一行五人乘坐越野车,踏上了考察的行程。陪同我们此考察的是水工清淤分场的主任曾友成、技术主管沈银光。这两位90年代中期毕业于长沙水利水电学校的工程师,是这方面的专家,对以礼河流域各方面的情况都比较熟悉。他俩既是此次考察的向导,同时也是技术指导。

        很快,车子在待补镇新旧公路交汇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是以礼河流经的一个重要地方,也是我们此次考察的首站、起点站。于是大家拿出相机、手机进行拍摄、记录。我力求避开垃圾等物,寻找最佳角度进行拍摄,尽量把画面拍得美一点、看着舒服一些。

拍摄完这边,我们又往前走了数百米,来到了以礼河的一个交岔点,河流“笔直”地从田野伸将过来,与横来的一条小河相交汇。时值枯水期,水量很小,但还算清澈。河道内侧有一块牌子,上面写有“中国土地”字样。河的右边堤上种植着一排柳树,虽不高大,但枝繁叶茂;生长着几株刺科植物,白色的花朵开得正旺。可以说,这是一条极普通的河流,普通得在人们的眼里,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它却是会泽人民的母亲河──以礼河的上游。近距地离观察了水质、水下生物,询问了相关情况、拍摄了照片以后,我们的车子继续往前赶。

越过了几道沟壑、翻过了几个山包,我们进入了野马川坝子。到了,前面就是了。曾友成用手指着窗外说。我们的车子横穿过以礼河后,在路边停了下来。曾友成又说,从这里往上走,便是以礼河的源头了。大家一听兴奋起来,嗓门也大了起来。正说着话,见一老乡过来,便又向他打听。老乡是当地人,60来岁年纪,当年曾在生产队任过职。当他知道我们是电厂的,是来考察以礼河源头的,便主动提出为我们充当向导。

野马川以礼河源头的考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和重点。有当地老乡为我们当向导,真是求之不得,这既能听他介绍,还能为我省下不少的时间。在老乡的带领下,我们顺着小路往山上走。路边时有野花盛开,但此刻我们无暇、也无心思顾及、观看。很快,便来到了一不起眼的小河边或小水塘,老乡停了下来,说这就是以礼河。见我们迟疑、惊愕,又补充说,这是渗漏下来的以礼河水,实际上的水流要比这大得多。我们似乎这才放心下来。可不,如只有这么丁点大的水源,我们还吃什么伙食?原来为了保护水源,前几年政府出钱,修了水渠把以礼河弄了暗河。从那时开始,人们只能听见水声,却见不到河流了。

我们跟随老乡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以礼河的源头。老乡用手指着微湿的地面说,源头、水流就在下面,这是石头、水泥盖板。你们蹲下身子侧耳听听,水流声大着呢!我们按老乡说的做,果然听见了不小的响声。源头被盖住了,不然真应该在这里立一块碑,上面写“以礼河源”四个大字。不知谁说了这样一句话。于是我们开始全方位拍照:全景、局部,山凹、植被。拍毕大家说,只是此行看不见水流真的有点可惜、遗憾。老乡说,不远处的水渠上面有一块水泥盖板,掀开盖板便可看见水流。我们照他说的做,在水渠上面看见了水流,且非常的清澈、纯净。完了以后还和老乡一起合影留念。

考察完以礼河源,早过了吃饭时间。我们邀请老乡一道去镇上吃饭,老乡说家里有事走不开。临告别时,谢学见给了老乡50元钱,算是酬谢。开始老乡不接,我们执意要给,这才勉强收起。到了镇上,大家都说很饿、很辛苦,但因下午还有另一个地方需要考察,没有过多时间耽搁,便匆匆弄了点饭菜吃了以后,又马不停蹄地上路了。下一站考察的地点,是以礼河的另一重要源头──东川野牛坪。也是我们此行路途最远,也是最后一站。

离开会泽辖区,进入东川境内。车子七拐八拐、上坡下坡之后,来到了一个大草甸,和会泽大海草山所不同的是,山上有怪石、坡上有野竹,景色还真不错呢!曾友成说,竹子下面还有竹鼠。竹鼠我们听说过,那是一种野味、美味,只是没吃过、没尝过。野竹,具体叫什么竹,大家都不知道,似乎也无从查起。让人惊讶的是,这山顶上居然还建有风电场。

下了丫口、越过山坡,再往右大约走了几公里的路程,便到了野牛坪:路的左上方还立了标志牌,并且提示着行人;右边是巨大的冲积扇,一群无人看管的绵羊,在很悠闲地吃草喝水。再往前走了几公里,见右前方有一块沼泽地,并有细微的水流。曾友成说,这就是野牛坪河水的源头。因地处偏僻高山,车辆、人员往来较少,有少量的牲畜粪便。水源的上方,原有几间房屋,现早已人去房空。我们猜测,可能是为了保护水源,当地政府让他们易地搬迁了。滴水可以穿石,涓涓细流,可以汇成大江、大河。我们惊叹大自然的伟大与神奇。以礼河,正是由无数这样细小的河流汇聚而成,然后为我们人类所开发利用、造福人民。

考察完水源以后,我们前往野牛水库。水库旁设有大门、建有房屋,并有专人看管。我们一行欲进库区,他们视而不见:既不询问,也不阻拦,任由我们自由出入、察看拍照。野牛坪,原属东川姑海乡,今归东川铜都街道办。野牛坪河流,原是以礼河的一条重要支流。后为了解决东川区的人畜饮用和农田灌溉,2005年1月,昆明市水利局批准建设野牛水库。水库投资1800多万元,2007年3月开工建设,2013年8月完工。是一座综合利用的小型水库。

修建了野牛水库、分流了以礼河水,毛家村水库一年将近减少250万立方米的水量。250万立方米的水量,对毛家村水库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却解决了东川区饮水和农灌的大问题。毕竟,饮水和农灌是第一位的。我们不能非议,更不能责怪什么。我们来到野牛坪水源地,只是了解、考察,仅此而已并无他意。

不久,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可瞬间又红了起来。我们披着晚霞,带着满足,忘了疲惫,踏上了返回的路程……(跟踪追击)

资料链接:

以礼河位于云南省会泽县境内,东经103~104度、北纬26~27度之间,发源于乌蒙山中峰地段的会泽县待补镇野马川,汇集了会泽县境内的鹧鸡河、咩啧河、待补河、以扯河,流径大海、待补、金钟、娜姑、老厂等乡镇,再经巧家县金塘乡注入金沙江,系金沙江右岸的一条支流。全长122千米,流域面积2558平方千米。以礼河原名“以尼河”,系彝语,“以”为水,“尼”为柳,两字合拢,即河边插柳之意,按意可称为“柳树河”。以礼河发电厂,即利用以礼河水和落差进行发电。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