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活在自己制造的恐惧中
温州商报 温商APP 2018-08-23 10:36:11

心理故事

小档案     ●当事人:艺新(化名)  ●性别:女  ●年龄:20岁  ●职业:学生

原来是“被害妄想症”作祟


背景

小时候走夜路时被醉酒的几个青年人吓过,直到现在,艺新的脑海里还总是会出现当时的画面,而此事也在她的心里落下了阴影,让她一直生活在自己制造的恐惧中。晚上睡觉时,害怕有小偷入室盗窃;去看电影,害怕有人放炸弹;喝水时,害怕被室友下毒;坐网约车时,害怕被人暗杀……艺新天天各种怕,总觉得有人会害她,她觉得自己得了“被害妄想症”。也因此,生活中的她处处小心,对任何人都不信任,也不敢跟别人发生冲突,极度缺乏安全感。


自 述

最近放暑假回家,每天晚上睡觉对我来说都是种煎熬,虽然明知道家里有好几个人,但还是害怕会有小偷半夜入室盗窃,甚至杀人。因为害怕小偷半夜闯入,我有时候连觉都不敢睡,天亮了之后才敢借着光亮入睡。

这还不算严重的。有一次我去店里推拿,碰巧一直帮我推拿的师傅有事不在,店里帮我安排了另一名男性师傅。虽然我对他的印象不太好,但也不好意思回绝。推拿后回家,一坐下来,我就觉得左边的臀部有点痛,照镜子看了一下,疼痛的地方红了。我当时心想,肯定是那个师傅给我推拿的时候扎针了。我开始害怕起来,不知道扎的什么针?会死吧?我吓得一夜没睡,第二天赶紧去医院,医生检查过后告诉我没有明显针眼,可能是推拿后引起的或者是神经性皮炎。但我还是很怕,总担心自己会因为这个疼痛死掉。后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还好好地活着。

小时候,有次走夜路,我被突然冲出来的几个年轻人吓到了,他们的样子十分猥琐,满身酒气,围着我一边笑,一边说着脏话。我当时吓蒙了,狂奔着回了家,到了家,整个人都在抖。这件事让我从此不敢走夜路,不敢待在阴暗的地方。为了防身,我去学了跆拳道,但仍然无法化解时时担心自己会死的恐惧。特别是在看了一些负面新闻以后,这种恐惧感会被无限放大,让我非常痛苦。走路时,我总感觉有人跟踪自己,随时会从背后给我一刀;吃饭喝水时,就想着会不会有室友给我下毒;去看电影或者坐公交车,害怕有人拿着炸弹或者汽油,来个同归于尽;坐个网约车,总想着司机可能把我带到荒郊野外去……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人要害我。我害怕的这些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但就是会忍不住把各种危险往自个身上安,我想我可能得了“被害妄想症”,我担心这样继续下去,我会精神分裂,或者自己把自己吓死。

生活中的我,极度缺乏安全感,对身边的人都不信任,总觉得他们有天会对我不利。我也不喜欢跟别人走得很近,一是不想让他们太了解我,掌握我的动态,另外,我担心会跟他们发生冲突,一旦有了冲突,就可能出现被害的情况。我生活得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出错,以至引火烧身。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惊弓之鸟,怕一辈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到底该怎么办?

小宁


点评

艺新小时候经历过一次严重的创伤,让她对周围环境变得过分警觉、紧张,易受惊吓,怕黑、怕小偷、怕跟人吵架,甚至开始出现不必要的担心,出现“被害妄想”,整日惶恐不安,晚上不敢睡觉。

早年的创伤经历,让个体无法形成有效的安全感,同时,周围环境的不安全性被放大,个体变得过度警觉,以防各种危险的出现。随着个体成长,未被处理的早年的创伤继续阻止安全感的形成,或者说安全感和信任感进一步缺失,以至于艺新的高警觉性变到“被害妄想”——凭空想出各种不存在的迫害,对外界无法再信任。连对身边的人都产生怀疑,认为他们会对她不利,几乎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被迫害的恐惧。

建议到精神科门诊就诊,必要的药物治疗可以有效控制艺新的“被害妄想”以及她的恐惧不安。联合心理治疗,给予充分的支持理解,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处理她早年的创伤经历,重新建立她的安全感和对他人的信任,才能走出困境。

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睡眠医学科副主任、主治医师 郑天生

从艺新的描述里可以看到很多的“害怕”,她在各种各样的“恐惧”“担心”中无法自拔。

从创伤心理学角度来看,当一个人经历了对其心身产生影响的事件时,这个事件则会成为个体“创伤性事件”,也就是俗话说的“心理阴影”。当个体再一次遇到和当时心理阴影相似的事件时,那种“创伤性”的感受就会再一次出现。正如艺新所说,当时被几个年轻人吓到了,这个画面反反复复地出现。而当这个事件带来的影响没有及时修复,那么这个阴影可能变得更加的严重,可能会衍生出更多恐怖的画面,相应的阴影也会变大。

但艺新所描述的“担心”似乎超出了一般心理阴影的严重程度,所以可能她还经历过其他的创伤性事件,有更多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担心的感觉严重而复杂。

除此之外,她的情绪调节能力比一般人差。情绪调节能力包括承载力,觉察力,表达以及对生理反应,行为与经验有关的情绪的控制。情绪调节能力好的人,能够承受各种不同的情绪强度,承受各种矛盾情绪的同时存在,并能清楚且内外一致地表达各种复杂的情绪。而艺新无法有效地调节自己的恐惧感,也无法承载自己的恐惧。这部分的能力差也可能和父母的养育状态、成长的环境状态有直接关系。

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中心 李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