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里的古树
鞍山日报 2019-09-09 10:00:00

名园庙宇易建,古树名木难求。古树作为不可再生的自然遗产,给人们展示着漫长岁月的气候、水文、地质、生态等变化情况和人类活动的史实,是历史文化发展演变的活的见证者,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古树之贵在于老,老在年岁,老在资历。

鞍山地区资历最老的古树在千山风景区,占据全市古树名木总数量的一半以上。香岩寺1300多岁的“蟠龙松”、无量观500多岁的银杏、老君殿300多岁的板栗、大佛景区500多岁的东来紫气古松、中会寺500多岁的古柏,还有500多岁的可怜松……这些古树名木或生长在山巅之上,或生长在石缝之中,历经百年、千年历史风雨而不倒,依然绿意盎然,给后人无声地讲述着古老的历史文化。

年龄

据千山风景区管委会数据统计,在千山景区12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一级古树为500年以上树龄,目前完成普查登记挂牌的古树名木有100株。

二级古树为300——500年树龄,景区内完成挂牌的有298株,另外还有四五千株位于千山深处,在陆续整理建档中。

三级古树树龄则在100-300年之间,目前完成挂牌的有602株,各种松柏有30多种,超万株的三级古树散落在125平方公里的景区各处。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古树名木,并不是脱离于生态系统的,而是与周围的生态环境水乳交融。根据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千山植物》一书记载,古树与其周边的伴生植物共同构建了千山景区的生态系统,维持着整个区域的生态平衡。保护好它们,也就保护了千山的绿色与生态。

从植物生态角度来看,古树名木为珍贵树种、珍稀和濒危植物,在维护生物多样性、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经历风霜雨雪、雷击火烧、动荡战乱,而最终能幸存下来,足可见古树强大的生命力。这也反映了古树对鞍山当地气候和土壤条件超强的适应性。根据统计,千山的古树大多树种为松树、香樟、榆树、核桃楸、水曲柳、梨树、银杏、皂角、槐树、椴树等等。它们适生能力强,生长周期长,也是城市生态环境的重要标杆。

名气

古树名木,并不单单是植物学的存在。它是历史的,是文化的,牵连着故事传说,承载着信仰道义。它们是一个地区、一个城市悠久历史与文化的象征,蕴含着丰富的政治、历史、人文资源。历史上众多的政治人物、文化名人足迹遍布千山,留下了诸多与树木有关的逸闻趣事。

有的古树已经是千山的“招牌”。比如蟠龙松是香岩寺千年的“莫逆之交”。枝叶把寺周边方圆100多平米的地方盖住,纹路错落有致。这株拥有1300余年树龄的古松被誉为千山松树之祖。树身高约15米,主干围3米多,多个枝干伸展向寺院的屋顶,植于唐朝中晚期,冬夏长青。因为主干向上长出多个枝干,弯曲如群龙起舞,升腾盘冠而得名为蟠龙松。这是鞍山地区最古老的一株古树。

还有扎根在无量观山门西有纹无罅的悬崖峭壁上的可怜松,高1.3米,直径6厘米,树龄已有500余年。《辽阳县志》记载:“观东(西)有巨石如砥,无土无罅,上生一松,根入石中,遇风则摇摇欲倒,有弱不可经风之意,殊令人怜。”可怜松已有几百年的历史,饱经世代风霜,依然傲立于峭壁之上,十分顽强。清代诗人蓬莱子曾写诗赞道:“莫把岩松号可怜,空山涵养已多年。频看乔木摧金斧,是彼直成地上仙。”站在无量观附近的石阶向上望去,小巧玲珑的可怜松依然迎着烈日傲然屹立于石壁之中,虽然脚下土壤贫瘠,使得它不能形成参天之势,但丝毫没有影响它的风姿。

千山有很多银杏树,但树龄最长的是无量观老君殿外亭亭玉立的那一棵。据科学考证,它已经生长了500多年,是千山道教开山祖师刘太琳的杰作,也是道教在千山安家落户的初始见证。陪伴它的还有比更年长的臭椿、香椿,一起经历风霜雪雨。

另外千山以奇松而著名,树形优美、奇特、罕见,比如全世界仅有的三株扫帚松。还有一些没有名字的松树或树形奇特,或身处绝境,代表了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千山还有丰富多样的古树群,证明鞍山地区植物的多样性,丰富了植物物种资源基因库,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和人文价值。

保护

古树不单有名气,更有故事,它们似路标一样的存在,成为一代代人的生活信仰,成为一代代人的灵魂依托,成为这片土地上所有人共同的精神家园。

鞍山人爱树护树,有源于初始的朴素情感,也有源于树木自身的敬畏,源于对大自然的热爱,更源于科学的环保理念。千山的很多古树在人们心中已经成为一种信仰,甚至还会专门挑初一、十五去祈福,在树身绑上红布带。保护古树名木,不但保护了重要的历史文物,还保护了人们的精神需求。

为此,千山风景区管委会专门成立了生态森林资源管理处。王忠钰,从1994年林业系毕业就分配到千山,负责跟树打交道,他的工作任务是上山巡护重点保护好古树名木,治理防患病虫害、数量普查、定期定点检测、森林督查……

为了细致地掌握古树的情况,王忠钰和同事每月至少对其进行一次全面“体检”,详细记录树木的生长情况,建立健康档案。在古树的根部设立了围栏,还在古树根部挖了多条放射性的施肥沟槽,让肥料慢慢通过根系吸收,确保古树养分不缺失。在树木伸展出的枝干下,设立了多个用作支撑的立柱,以减轻树木压力。旱天适时浇水,雪天用竹竿清除树干上的积雪,以免压倒树枝。

千山风景区内百年以上的名木古树万余株,国家级名木古树近千株。在风景区工作人员的呵护下,如今都健健康康的生长着。从2005年开始,王忠钰陆续开始为风景区的古松名木建立电子档案,同时实施保护计划,掌握了千山景区内古树名木第一手资料,为百年以上古树建立档案,内容包括树高、胸径、冠幅、生长势、立地条件等自然因素。GPS定位系统也被应用到古树管理上,王忠钰说:“我们普查后,GPS点也被作为一项输入档案,之后我们携带着定位仪器,在景区里就可以很轻松地找到每一棵要找的古树了。”

古树见证人世的兴衰,记录历史的痕迹。古树成为了地域的符号,成为了百姓的图腾,珍藏着祖辈先人的文化基因,被一方百姓呵护,也荫护着这一方土地的百姓。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