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81:新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大熊的一段“脊梁”
鞍报全媒 2019-11-11 14:20:03

  

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


早8点,大叔们离开新西伯利亚,这时候的天色依然仿似黑夜。

大叔们预定的今日行程大约800公里,从新西伯利亚途经马林斯克直抵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西伯利亚大铁路在这三座城都设有火车站。有人说,如果把俄罗斯的版图比喻成一只北极熊,那么西伯利亚大铁路就是这只熊的脊梁骨。今天,大叔们顺着大熊的一段“脊梁”行驶,他们似乎感受到了钢铁大动脉的脉搏。

在新西伯利亚,他们参观了火车公园,看到公园里陈列的蒸汽机车;在马林斯克,他们寻访大铁路修建遗迹,那些残破的木板房曾经勉强地遮蔽了一点点西伯利亚的雨雪风霜;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深夜,他们似乎感受到火车奔驰而过时大地微微的颤动;一路上,他们数次停在火车道口前,看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上的油罐车慢慢驶过……

西伯利亚大铁路,是横贯俄罗斯东西的铁路干线。起自莫斯科,终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长9288公里,是目前世界上最长、最壮观的铁路,也是世界铁路史上的一个奇迹。西伯利亚大铁路对俄罗斯乃至欧亚两大洲的经济、文化交流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特别是二战期间,这条铁路为苏联打败德、日法西斯做出了卓越贡献。

然而,这样一个工业时代的奇迹,当然也浸透了无数的血与泪。大叔们轻轻敲打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修建地遗留的一段铁轨,发出“当当当”的脆响,回荡在东西伯利亚的林木间。历史并不久远,壮观之外,亦有悲凉。

闲言少叙,上图片——


新西伯利亚市火车公园里陈列的蒸汽机车。


马林斯克市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修建纪念地。


当年的木板房犹在,曾经有多少修建铁路的贫苦人在这里躲避西伯利亚的酷寒与风雪。


留下一根铁轨,一条铁棍,轻轻敲击就会发出脆响,传出老远。


当年修建铁路时用来运输的独轮车,还有粗大结实的枕木,依然保留下来。


西伯利亚大铁路修建纪念地的教堂。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成千上万的俄国贫苦农民以及服苦役者参与了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施工。在东西伯利亚的山林里,为修建铁路而劳累寒冻而死的人难以计数。


接下来从头说起。这是昨晚的甜品小熊,大叔们和玛莎、伊万夫妇在新西伯利亚的餐馆里话别,席间几乎舍不得吃下这头可爱的小熊。


“送行饺子接风面”,离别宴上的俄罗斯饺子。


餐厅的玻璃罐子里满满的全是著名的俄罗斯腌菜。据说,俄罗斯大妈才是腌菜的绝世高手,而且她们无所不腌,真正出口全世界的俄罗斯酸黄瓜,只是她们最家常的手艺。


餐厅的“酒屋”。战斗民族爱酒的程度,略见一斑。


勺子散作满天星,大叔们初见未免目眩神迷。定定神才会看清楚,天花板上闪闪发亮的,原来是无数把吃饭喝汤的勺子。


早8点从新西伯利亚出发的时候,天色全黑,慢慢地,东方现出神秘美妙的紫色霞光。


AH6公路边加油。


加油站边停着的一辆复古小车。


偶遇一阵“沙尘暴”。


再行驶一阵,沙尘渐远,林木清秀。


美丽的原野泛着金黄。


忽然出现的坡路,更像一场公路电影的场景。


某一个路段,偶尔遇到几辆车。更多的时候,是两位大叔驶在“无人之境”。


半个月亮爬上来。


大叔们今天跑了755公里,近10个小时。入夜,终于抵达早就期待的一家AH6公路客栈——大约可以翻译为“大熊客栈”。这里属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位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据说这里有几十个村庄的所有村民都是男性,大约与冬季酷寒、夏季酷热的恶劣自然条件有关。


晚餐的黑列巴。


大叔们千里奔波,投宿在“大熊”客栈,是因为这里可以洗上最纯正的俄罗斯桑拿浴。


户外的天寒地冻,木刻愣房里的桑拿一洗尽去。


俄式桑拿的“神器”——桑叶枝。蒸到遍体通红,以桑叶枝抽打全身,据说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有益身体健康。如果自己不忍下手,还可以朋友之间相互抽打,这波神操作,大叔们尝试了一下,但浅尝辄止了。


洗过桑拿,在暖融融的客栈里沉沉睡去。755公里的奔波带来的尘与累,全都消失了。

晚安,大叔的粉丝们。明日图伦,持续上新,敬请关注。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