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婺红色家书⑦|忘不了的故乡,冯雪峰的最后家书
2019-10-14 19:06:02

▲ 聆听冯雪峰家书,朗诵:冯秀花(冯雪峰孙侄女) 


最后一封家书梦回故乡

八婺红色家书⑦    


/ 红色名片 /



冯雪峰(1903年6月2日—1976年1月31日),原名福春,笔名雪峰、画室、洛阳等,浙江义乌人。现代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

1921年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1925年到北京大学旁听日语,1926年开始翻译日本、苏联的文学作品及文艺理论专著。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结识了鲁迅,编辑出版《萌芽》月刊,并与鲁迅共同编辑《科学的艺术论丛书》。1929年参加筹备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后任“左联”党团书记、中共上海文化工作委员会书记。1933年底到瑞金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1934年参加长征。1936年春到上海,任中共上海办事处副主任。1937年回家乡,创作反映长征的长篇小说《卢代之死》。1941年被捕,1942年11月下旬被营救出狱。1943年到重庆,在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

1950年任上海市文联副主席,鲁迅著作编刊社社长兼总编。后调北京,先后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文艺报》主编、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书记。1954年因《红楼梦》研究问题和“胡风事件”受批判,1957年被划为右派;1966年又被关进牛棚。1976年患肺癌去世。1979年中共中央为他彻底平反并恢复名誉。 





/ 红色家书 /



春云:

你来信收到,我和爱玉都很高兴,因为信写得很详细,你一家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了,就好像亲自到了你家里,同你和小章以及你们的五个儿女见了面一样。你们这些年艰苦劳动,听党的话,在毛主席革命路线领导之下,认真学习,努力奋斗,生活也一天比一天好,我们不但高兴,也很钦佩!

我和爱玉都很想回家乡一次,只因为我有工作走不开,路又远,年纪又老了,爱玉身体又不好,所以一年拖一年,总没有做到。现在,我们想早些准备,想明年秋天回家乡一次,我们可以见面。我们希望明年能够做到,关于我自己和我们家的情况(包括雪明、夏熊、夏森他们的情况),也都到那时告诉你们吧,在信里很不容易说清楚。

日子是过得很快的,只要明年秋天我身体还好,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许多事情也都到见面时谈吧。

祝你和你全家都好!

                             雪峰

                            19741223





 冯雪峰署名的亲笔家书,现我市已发现的只有一封,寄给其最小的妹妹冯春云。在这封写于19741223日的家书中,冯雪峰亲口向妹妹许下承诺:“只要明年秋天我身体还好,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许多事情也都到见面时谈吧。”

冯雪峰向来言而有信,但这个承诺他这辈子却再也无法兑现。第二年,冯雪峰被查出患肺癌晚期,经手术开刀治疗,1976131日,冯雪峰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享年73岁。



参加革命后,仅回家过五次


冯雪峰出生于义乌赤岸乡神坛村,兄妹五人,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

湖畔诗人、左联作家、鲁迅、丁玲……冯雪峰的一生和许多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紧紧联系在一起,但最为瞩目的是其亲历、见证了中央红一方面军1934年10月从江西瑞金出发,至1935年10月抵达陇北吴起镇的长征全过程。

 原义乌市文联秘书长鲍川对冯雪峰颇有研究。他说,冯雪峰在义乌读完小学,考入金华省立第七中学师范科时,即接受“五四”新思潮。1927年,冯雪峰经张天翼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后,冯雪峰仅五次回过家。第一次是1928年7月,冯雪峰从上海回义乌,先在义乌中学当老师,其间,与何爱玉相识相爱,结为夫妻;后又任义乌城区支部书记。第二次是1937年底,冯雪峰回到义乌县赤岸神坛村家乡,与上海‘八一三’战事后带子女回家乡的妻子何爱玉团圆。1938年春节后,冯雪峰动员进步人士朱祖芬、地下党员冯沾儒等人,在赤岸十八派朱大祠堂开办抗日补习班,吸收了40多名进步青年学习革命理论,全民抗日。冯雪峰多次前往上课与演讲。这个学习班后改为‘抗战临时中学’,冯雪峰任名誉校长。第三次、第四次分别是1942年、1948年路过,回神坛作短暂逗留。最后一次是1956年,冯雪峰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到浙江视察完人大工作,回神坛待了三四天时间。”

赤岸地下党支部书记冯沾儒,以抗日临时中学总务为掩护,组织抗日活动,后被日本鬼子抓去,用烧开的滚水浇死,遗体安葬在神坛村后的山上。这次回乡,冯雪峰特地去冯沾儒的墓地祭扫,并看望、慰问了烈士的家属。



冯雪峰享有颇高的声望


2003年9月9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召开“冯雪峰百年诞辰”纪念大会,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发来贺信,对冯雪峰予以很高评价:“冯雪峰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我国现当代著名文艺理论家、作家和诗人,也是浙江人民的优秀儿女。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白色恐怖下,他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左联”负责人之一,他团结和组织大批进步作家、革命作家,对当时的反革命文化“围剿”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他在不幸被捕并关入集中营后,依然坚贞不屈,坚持斗争,表现出共产党人的英雄气概和高贵品质;即使在被错划为右派,特别是惨遭林彪、“四人帮”迫害的处境下,他仍抱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强地工作、学习和生活,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孜孜深求的一生,他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和文学、出版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是我国革命文艺事业的功臣,也是浙江人民的骄傲。”

也就在这一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为安葬在神坛村后青山丛中的冯雪峰同志题写了墓碑。

斯诺延安行引荐人


美国著名记者斯诺是第一个到延安采访的西方记者,他在成名作《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中,将长征誉为“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

冯雪峰何以和斯诺有人生交集?

“冯雪峰是张闻天推荐,由中央派到上海做地下工作的。冯雪峰到上海后,很快就建立了上海——西安——陕西的交通线,后来又设好了秘密电台,和陕北通报。冯雪峰是上海唯一一条联系延安的线。” 鲍川介绍,冯雪峰是安排斯诺前往延安采访的引荐人。

 这段特殊的经历,冯雪峰曾亲笔写道:“史诺(斯诺)到陕北去,确实是史沫特莱向我提出,我请示中央之后送去的,时间大概在1936年6月底7月上旬之间。史诺系从北平动身到西安;我从上海派人(我派的就是董健吾,因为他会说英语。董化名王某某)到西安去同他联系,把他的关系交给我们在西安的‘联络站’。”

冯雪峰的记录在斯诺的《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中得到印证。“我在到西安府这前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红军战士。在北京为我用隐身墨水写了一封介绍信给毛泽东的人,我知道是个红军指挥员,但是我没有见到过他……我在西北要取得联系,只有一个希望。我得到的指点就是到西安府某家旅馆去,要了一个房间住下来,等一个自称姓王的先生来访,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斯诺笔下用隐身墨水给毛泽东写介绍信的人就是冯雪峰。

 

冯雪峰笔下的史沫特莱也是美国著名记者。1936年4月,冯雪峰在上海鲁迅家中,接受了史沫特莱的采访,亲口讲述了中央红军长征胜利抵达陕北的经过。

史沫特莱生前回忆:“1936年春天的一个夜晚,在上海我的朋友鲁迅家里,我会见一位作家,他(即冯雪峰)是作为中国红军的代表刚从西北来的。他参加了那史诗般的长征,这是整个军队穿过一万两千英里的平原、大河和高山的历史性行军……他的叙述虽然是平静和真实的,但是却充满了无数难以令人置信的艰苦和不屈不挠的图景……”



我们想早些准备,明年秋天回家乡一次


冯雪峰患重病前写给妹妹的家书,充满了对故乡深深的眷念。

“我和爱玉都很想回家乡一次,只因为我有工作走不开,路又远,年纪又老了,爱玉身体又不好,所以一年拖一年,总没有做到。现在,我们想早些准备,想明年秋天回家乡一次,我们可以见面。我们希望明年能够做到……”

坐落于义乌神坛村的冯雪峰故居引来众多参观者 冯秀花/摄

造化弄人,因为重病缠身,计划已久的故乡行“明年却没能够做到”。    

目前,我市已知冯雪峰亲笔家书只有一封,但以何爱玉署名的家书,却至少有14封。鲍川透露,冯雪峰的大儿子冯夏熊看了这些信,说都是他父亲写的。这些信写于文革期间,而冯雪峰一直是被文革批判的对象,这也是无奈之下的睿智。    

长期工作在外,故乡无时无刻不在他们的梦中。

在一封寄给村民沾兴的信中,何爱玉表达了对神坛的思念和赞美。“我非常挂念你们和全村的人。神坛真是一个好地方,我们在外这些年了,还是常常都在想起来。有时,我真想回来住呢!神坛空气又好,人又好,所以我们总是忘不了神坛这个地方。”

故乡的山水,故乡的人,在家书中一次又一次被提起。

1973年4月16日,何爱玉在写给汉林太公的信中提及金钱表叔、姑姑冯福云、姑父郭荣辉、泽辉、泽连等一长串名字,说:“我很希望你给我一封信,告诉我你们的身体如何,告诉我你们全家的情况。生产队和神坛全村情况如何,我也想念的,也希望提及……我们很想念他们,你知道他们的情况吗?如知道,也希望你告诉我一点”。

信的最后,何爱玉还说了她自己和冯雪峰的情况。“我自己和我们全家都好。雪峰虽已71岁了,但身体和精神都还不错,每天都能上班办公。”

何爱玉颇为心细,考虑到汉林太公买邮票不方便,特地在信中“附邮票一张,你回信时省得去买了”。

 才过了两天,4月18日,何爱玉马上又追寄一封:“我前天寄你一信,想已收到。那信我忘记了一点,就是泽潮叔情况不知怎样?仍在赤岸供销合作社工作吗?希望你回信也告诉我,因为我也想念他。”

家书抵万金。对远在北京的冯雪峰、何爱玉,家乡的片言只字对他们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在一封寄给泽铃叔的信中,何爱玉表达了收到家乡来信的喜悦心情。“你信收到,我真感激,说不出地感激。你这样详细地告诉了我向你父亲请问的事情,又这样详细地告诉了我故乡和建设飞跃前进的情况,我真高兴。我把你信看了又看,不想放下,同时也引起我想念的情绪。”

这思念堆积在心里,一次次在梦中飞越千山万水,回到故乡的怀抱……



文字

记者 李艳


八婺红色家书 栏目


中共金华市委组织部

金华日报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中心

联合出品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