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浦江人29|施克灿:心系教育 情怀故里
2019-09-30 21:38:47
编者按

浦江,是一方不断创造发展奇迹的热土,一代又一代的浦江人离开故乡,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水滴石穿的韧劲,奔腾不息的力量,扬名于五湖四海。今年的10月4日—6日,浦江将召开首届乡贤大会,与在外的游子们一起共绘美好愿景。这里是金华新闻客户端系列报道《五湖四海浦江人》。


   

 金华新闻客户端9月30日消息

施克灿:出生于1967年,浦南街道前于村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教育史的教学与科研工作,在教师教育、社会教育方面也颇有研究,曾多次参与教育部有关教师队伍建设、教师资格证书制度、教师教育改革等方面的文件起草工作。


步伐不疾不徐,自有一种轻松惬意的气度;眼睛炯炯有神,配上一副眼镜,文质彬彬,让人感觉舒适亲近。这是记者见到施克灿的第一印象。

与施克灿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中。办公室不大,靠墙放着几个书架。平日里,他就在这书香弥漫的空间里埋首伏案,潜心治学。高大的书架,满架的书籍,彰显着他对读书的热爱和对学术的追求。

 

困难的环境最能磨练人的意志

施克灿是个爱读书的人。小时候,但凡亲戚、邻居家里有藏书,无论历史的、文学的、生活的,他都会想尽办法去借来看。哪怕是在路上捡到一本破书,他也能开心上好几天。“小的时候书少,农村里面几乎找不到几本书。”回忆起当时那些经历,他感慨万千。

除了书少,看书的时间也并不宽裕。上完学回来,施克灿还要帮着家里干活。无论这些活多繁重,只要一忙完,他就会拿起书本。那时候,农村里还没有安装电灯,家里用的还是煤油灯,灯火时明时暗。为了节约,并没有很多的看书时间。据他回忆,每天晚上,总是扎进书里,忘了时间,经常被父亲强令关灯。

上中学时,施克灿每周都挑着担去上学,一头装着书,一头则是菜。“当时,学校里只提供蒸饭,菜都是从家里带的。每周也只有开始的两顿,可以吃上家里炒好的新鲜蔬菜,后面基本都是吃干菜。”农村的孩子生活、学习都比较艰苦,与其他地区的学生比起来,付出的努力要多很多。

困难的环境最能磨练人的意志,增强人的才干。正是这样的环境,锤炼出施克灿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使他在求学道路上不断积淀,历经层层磨练,从一个农村读书郎成长为名满京都的鸿儒。

“读书是一种好的习惯,有益于建立广阔的知识面,对人生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读书除了勤奋和用功,也要讲究方法。首先要读好书,读经典,多读优秀传统文化书籍;其次要读进去,要去理解、解读作者的思想和理论;最后不能盲从,要通过自己的思考和理解,驾驭知识,形成自己的思想。”谈及多年读书体会,施克灿如是说。

 

发展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近年来,浦江县普通高中一段(重点)上线人数连年飘红,继2018年首破600人后,今年再上新台阶,达到736人,其中浦江中学551人。作为浦江中学毕业的优秀学子,施克灿由衷为家乡、母校教育的发展感到欣慰自豪。

“要振兴家乡,须教育先行。家乡要注重基础教育发展,全面提高教育质量。”教书育人三十余载,施克灿对教育有着深刻的体会。他认为,基础教育关系到每一个人,是提高人民素质,推动浦江社会、经济、文化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性工程。在浦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最后冲刺成功进入大学深造的学生只是少数。为此,教育更需要在提高质量、促进公平上下功夫,着力发展普及普惠的学前教育、优质均衡的义务教育和多样化的高中教育,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基础教育,满足家长和学生对“上好学”的期待。

8月20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张掖市山丹培黎学校时强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要大力提倡工匠精神,不断向实体经济输送专业技术人才,发展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在施克灿看来,这也为浦江教育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指明方向。他认为,浦江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尤其是农村地区,要培养相关产业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全面提高农村各业劳动者素质,有效推动农村产业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乡村振兴,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伟大目标。

同时,施克灿表示,浦江职业教育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培养人才不单单是学校的事情,需要行业、企业共同参与;还要积极“走出去”,做好顶层设计,紧密对接县域经济发展需求,坚持产教融合、地校合作、协同创新,努力为浦江高质量发展培养更多技能型、应用型人才。

 

让父老乡亲在青山绿水里坐拥金山银山

“要说家乡这几年的变化,我们在外游子首先想到的肯定是环境的改善。”说起浦江的环境的变化,施克灿难掩内心激动。他说,很难想象,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家乡重现昔日山清水秀、草木丰茂、水流潺潺的秀丽怡人景象。如今,一有人问起旅游去哪里,他总是满怀自豪地推介,请到浦江去。

客居他乡,除了家乡的山水,施克灿最不能忘怀的还有家乡的一碗馄饨。出门在外,家乡是“蝴蝶梦中家万里”的那份思念;归乡途中,家乡是恨不得“千里庭缩”的那种急迫;就别归来,家乡是吃上母亲做的馄饨的那份温馨。“每次回来,母亲都会给我做馄饨吃,我一餐能吃上两碗、三碗。”施克灿笑着说道。一碗馄饨,一份温暖,一份乡愁,一份思念,乡愁有多浓,食量就有多大。

“家乡山川秀丽,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希望家乡继续大力保护山水资源,弘扬和传承优秀的历史文化,打好环境牌、文化牌,在山水、文化的滋润下,永葆青春活力,让父老乡亲在青山绿水里坐拥金山银山。”这是施克灿对家乡最真挚的祝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