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浦江人28|李旦:华侨归故里,愿做浦江人
2019-09-30 21:32:28
编者按

浦江,是一方不断创造发展奇迹的热土,一代又一代的浦江人离开故乡,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水滴石穿的韧劲,奔腾不息的力量,扬名于五湖四海。今年的10月4日—6日,浦江将召开首届乡贤大会,与在外的游子们一起共绘美好愿景。这里是金华新闻客户端系列报道《五湖四海浦江人》。


   

金华新闻客户端9月3日消息

2018年9月,浦江县黄宅派出所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他是归国华侨,生于浦江,因为求学和工作,已经离开浦江三十多年,现在想要重新落户浦江。

他就是李旦,客居外地多年,落户出生地和少小时留下美好印象的浦江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


廿年磨一剑,开发抗癌药

李旦1967年出生于黄宅镇陈铁店村。1985年,考上中国医科大学,1993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2001年,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工作。2018年,回到杭州,开始创业,主要从事抗癌药物和精准医学的临床转化。

癌症是人类最危险的杀手之一。随着人类对癌症认识的深入,治疗方法也在不断革新,大致经历手术疗法、放射疗法、化学疗法、靶向药治疗和免疫治疗等几个阶段。

在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李旦一直从事抗癌新药和基因治疗的工作。阿霉素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意大利科学家发明的广谱抗癌化疗药。但是,阿霉素是从链丝菌培养液中获得,制备工艺复杂,成本高昂,而且会产生环境污染。所以,阿霉素在西方国家基本不生产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原料药来源于中国。

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根据阿霉素的特点,开发可以通过化学合成方法制备的抗癌药“安丫啶”。安丫啶与临床上广泛使用的化疗抗癌药阿霉素是同类药,但主要作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经过近50年的不断努力,成功开发出新的广谱抗癌药。它既保留化疗药的功能,又具备新型免疫治疗功能,根据靶点的伴随诊断还能做到精准治疗。

李旦希望通过这个药品在中国的临床转化,在癌症治疗上能够达到精准治疗,让患者长期生存,节省药费,减少环境污染。

今年7月李旦团队的项目获得杭州市萧山区“高层次人才创业创新‘5213’计划”新锐类300万元的项目扶持资金,同时融资近300万元,开始创业。

对比新西兰和中国,李旦认为:“新西兰很小,只有四百多万人口,但有很多原创发明,医疗体系成熟,新药研发走在世界前列。中国市场庞大,资本雄厚,有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发达的商业环境。所以,中国和新西兰可以形成合作共赢的互补型合作关系。”

回归祖国,落户浦江

1985年李旦考上中国医科大学时,将户口迁往东北沈阳。2001年,前往新西兰工作时户口被注销。2018年回国后,他首先遇到的就是身份问题,虽然持有中国护照,但旅游、住宿等都被当作外国人对待。

后来,经过浙江省外侨办的推荐引导,李旦一家获得了“海外高层次人才居住证”。浦江县公安局办证中心与金华市公安局根据李旦的实际情况,根据国家鼓励政策,在很短时间内将他的户口落了下来。浦江县完成首例归国华侨落户手续。

在陈铁店村,李旦接受采访时说:“我落户在浦江老家,就是这个村。我很荣幸,经过将近三十年,又回到了原籍地。包括我的太太,原来是沈阳的,也落户到浦江陈铁店村。这样,我们两人终于回归故乡,正式成为浦江人,非常开心。”


教育是改善贫困最有效办法

在新西兰,李旦最怀念的还是浦江的美食。夏天,怀念柞子豆腐,冬天,怀念鸡蛋豆腐皮。他自己学着做浦江麦饼,获得同事和朋友的一致称赞。他还专门去查阅浦江女性编纂的中国第一本食谱《吴氏中馈录》,根据书里的记载,还原浦江古代美食。

李旦认为,浦江人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奋斗精神和读书精神。他还记得刚上初中时,挑着担子去平安中学读书,要走十多里山地。路上碰到在田里干活的老农民调侃他:“读书、读书,越读越输”。当时才十二岁的他听到后气愤不已,更加发奋读书,后来考上金华市第一中学。一直到现在,他还经常用这个故事告诫自己的孩子:“读书对于我们浦江人来讲,还是一个改变自己的最好途径。教育是改善贫困最有效的办法。”

这次回到浦江,李旦发现变化非常大,乡村美丽,河流清亮,山林青翠。他感到非常高兴:“发展经济一定要保护好山水,不要去破坏环境。只有好的山水,才能养育好的人民,才能引进更多的人才。环境比钱更重要。”

最后,李旦衷心祝愿浦江人民健康长寿,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