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浦江人㉓|黄灵庚:梅花香自苦寒来
金报全媒体 2019-09-28 16:41:15
编者按

浦江,是一方不断创造发展奇迹的热土,一代又一代的浦江人离开故乡,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水滴石穿的韧劲,奔腾不息的力量,扬名于五湖四海。今年的10月4日—6日,浦江将召开首届乡贤大会,与在外的游子们一起共绘美好愿景。这里是金华新闻客户端系列报道《五湖四海浦江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是他求学与学术研究之路的真实写照。他潜心研究《楚辞》40余年,曾用七年时间,主编200册的《重修金华丛书》,收录晚清以前金华的历史文献共877种。曾承担1项重大、2项重点、3项一般国家课题,数十项省级课题;曾先后获全国古籍委一等奖、国家出版奖、省部级一等奖数十项。他就是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生导师黄灵庚。

初中:苦读和立志

1945年2月,黄灵庚出生在黄宅镇六联村。说起求学经历,他向记者娓娓道来。小学是在村里读的,离家也近,生活和学习艰苦,勉强而过。在中山中学读初中的三年经历,让他刻骨铭心。

1959年至1962年,正是国家最困难的时候。黄灵庚记得1959年入学时,初一年级有16个班,每个班都在50人以上;但到初三毕业的时侯,只剩下6个班,每班都在40人左右,一大半同学中途休学。原因是没有东西吃,受不了饥饿的痛苦,放弃学习。

那时候,浦江农村饥荒的程度已经非常严重,连树叶、树皮都被刮下来吃。那种惨状,当下的青年小伙,根本无法想象。当时的中山中学实行住校制,学生自带粮食和干菜。星期六下午回家,星期天下午返校,带足一星期的菜、粮。每人都准备一个蒸饭用的小饭盒,三餐都在学校食堂蒸饭。1960年上半年,黄灵庚的家里条件特别差,有好几个星期,每周只能带一斤米,再加上两三块番薯或者几个蕨根饼,是他六天的全部粮食。每顿饭,至多用一两米,然后从野外采来马兰头之类的野草,掺进去,一起蒸熟。在课堂上,肚子饿得咕咕叫,提不起精神。最痛苦的是,吃了蕨根饼,肚子胀,大便排不出来,有时求校医一点点抠出来。父母几次劝他放弃读书,说吃不消就别上学了。但是,他咬牙坚持下来,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浦江中学的高中部。当时,国家调整政策,高中的名额被压缩。浦江全县只有浦中的三个班,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被义乌籍的学生占据,浦江籍的学生只有两个班,100人,而初中毕业生除浦中自己的8个班,还有虞宅中学4个班,白马中学3个班。

古人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头不吃亏,吃不得苦的人,是长不大的,也是不会有出息的。读书是艰苦的脑力劳动,需要付出代价,准备吃苦,任何好收获、好成绩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有人曾问他:“为什么在那样的环境下,你能坚持下来?是什么精神力量鼓动着你?”他说,通俗一点,依靠读书求学,希望彻底改变他家贫穷困苦的状况。说高雅一点,给自己的人生留点痕迹,扬名后世,也为国家建功立业。这个“志”,用今天的标准看,似乎有点是功利。但是,很实在,很朴实。只要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损害国家的基本原则,或者用不正当手段去获取,立下这样的志向,即使有点个人主义色彩,也没有什么不好,总比浑浑噩噩、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的人要强。有了这样的志向,学习也就有了强劲的动力,会自觉地往这个方向去奋斗、去付出。

高中:令人难忘的陈老师

黄灵庚说,高中的班主任陈汉才是他最敬重的老师,心地善良,待人诚挚,百方关怀、爱护学生,令他感恩终身。

当年,他进浦中读高中时,家里生活情况非常困难:下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很小。一家生计,全靠他父亲独力支撑,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所以,父亲在他初中毕业后,希望他做帮手,没打算让他上高中。后来在亲戚、老师的再三规劝之下,才勉强同意。

陈老师知道他的家境,每年给他两元五角助学金,在当时已是很高的了。为了减轻家庭负担,逢上星期天或者节假日,他会想方设法去挣几个小钱。记得高一时,他从大畈的一个山村拉回一车柴火,赚了一元两角脚力费,甚为兴奋。但是,这在当时是属于“投机倒把”的非法行为,学校是不允许的。此门一开,便不可收拾,经常在节假日去挣“外快”。

记得一次暑假,他和同班的黄如星同学去通化(今属兰溪市,原属浦江县梅江区)贩运化肥。化肥在当时是紧俏物资,由政府统一分配。大概兰溪比浦江宽松,货源丰富,可以随便购买。两人起了个大早,凌晨三时出发,推着独轮车,赶到横溪才九点左右。他们运气不佳,从横溪到墩头,再到石埠,几乎跑遍梅江区的供销社,都不见有化肥出售。总不能空手回去吧,两人合计,在横溪买了三百多斤西瓜。谁知在过桐梧岭时翻了车,摔破不少,拉回家里只剩下二百来斤,亏大了。

这件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被一个好事者抓到“投机倒把”的把柄,一封检举信寄到浦中,最后落到陈老师手上。陈老师约他谈话,先让他看检举信,然后要他解释事情经过。当时,他害怕极了,如实坦白交待整个过程,并要求学校别处分他。孰料陈老师笑了笑,反问:“谁说要处分你了?”并一再告戒他,不要影响学习,“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此时,他才如释重负,方知无事。后来,同学黄如星告诉他,陈老师在学校领导面前为他们作了担保,不然,两人的麻烦就大了。

在陈老师的关心和爱护下,黄灵庚总算平平安安地度过高中三年时光,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考入杭州大学中文系。

大学:学术研究出硕果

从杭州大学毕业以后,黄灵庚被分配到长兴县乡下一所偏远的中学教书,意志消沉,埋头读书,断绝与外界所有联系。

1988年,他作为引进人才,由中学调入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担任古代汉语课的教学与研究。现为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生导师,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校重点学科(汉语言文字学)负责人,先后受聘为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编中学语文课本特约审稿、教育部基地首都师大诗歌研究中心兼职教授,江苏南通师范学院兼职教授。专攻文字、音韵、训诂、文献学,重点为《楚辞》文献,同时参与浙江地方文献的整理与研究,打造传之后世的学术精品。

黄灵庚主编出版学术专著《离骚校诂》(78万,中州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楚辞异文辩证》(61万字,中州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楚辞要籍解题》(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35万字)、《楚辞章句疏证》(增订版,全六册,230万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版)、《楚辞集校》(上中下三册,110万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楚辞译读》(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21万字)、《楚辞与简帛文献》(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39万字)、《楚辞文献丛考》(上中下三册,180万字,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版)、《训诂学与语文教学》(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28万字)、《唐诗异文词义研究》(香港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19万字)等十部。主编《吕祖谦全集》(浙江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全16册)、《十七史详解》(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全8册)、《重修金华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全200册)、《楚辞文献丛刊》(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4年版,全80册)、《楚辞要籍丛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版,全23册)、《宋濂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版,全5册)、《衢州文献集成》(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年版,全200册)、《吕祖谦全书》(浙江古籍出版社2019年版,全50册)、《浙学读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版)等九种。先后在《中国语文》、《文学评论》、《文史》、《汉学研究》、《中华文史论丛》、《中国文哲集刋》、《文献》、《复旦学报》等重要刊物上发表等学术论文百余篇。

“浦江是我家,能为家乡的发展发挥自己的余热,是最高兴的事。”黄灵庚教授表示,有生之年,他愿意为家乡的文化挖掘研究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