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浦江人⑲|赵建林:营造新优势,发展新浦江
金报全媒体 2019-09-26 14:57:05
编者按

浦江,是一方不断创造发展奇迹的热土,一代又一代的浦江人离开故乡,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水滴石穿的韧劲,奔腾不息的力量,扬名于五湖四海。今年的10月4日—6日,浦江将召开首届乡贤大会,与在外的游子们一起共绘美好愿景。这里是金华新闻客户端系列报道《五湖四海浦江人》。

  

赵建林:历任浦江县副县长,兰溪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常务副市长,中共金华市委委员、金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龙泉市委书记,衢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常务副市长。现任浙能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委员。

“我生于浦江,长于浦江,大学毕业后又回浦江,学校乡镇机关都干过。我是浦江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受益者,也是曾经的参与者、组织者。”1960年出生于浦江县前吴乡罗塘村的赵建林,一直非常关注家乡的发展,在这次采访中,积极为浦江的发展建言献策。赵建林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浦江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机遇和难题,辩证地分析了浦江的禀赋和产业优势,并对如何发挥优势提出了切中肯綮的建议。

一、抓准绿优势,创造新优势

赵建林认为,推进高质量发展,需要辩证地看待优势,精准地用好优势,并提出了优势的“四色论”。

首先,任何优势都是相对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理念出发,优势是不一样的。看不到,优势便是白色的;看不清,优势便是灰色的;看清了但抓不准或者乱抓瞎搞,结果劳民伤财、贻误战机,优势甚至是黑色的;只有真正把优势认清了,抓准了,干到位了,优势才是绿色的,才是美好的。

其次,优势不是一成不变的,是可以转化的,优势可以创造,也可能失去。浦江在改革开放以前,国营工业基础薄弱,农业人均资源少得可怜,都谈不上什么优势。到了七十年代后期,县委县政府被倒逼着培育乡镇工业。乡镇工业的从业人员亦工亦农,产品适销对路,反而有成长的空间。到了1988年,国家实施沿海开放战略。“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国内市场变成了国外市场。浦江人向来吃苦耐劳,非常适合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抓住了这个机遇,浦江的几个轻工业产品迅速做大,逐步积蓄了优势。1992年“南巡讲话”,犹如久旱逢甘霖,由乡镇工业分化而出的个体和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如井喷式爆发。五个“千家万户”就是县委那个时候总结出来的,郑宇民同志还写成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浦江的“千家万户”帮助浦江百姓脱贫、温饱乃至小康,既是产业,又是优势,是浦江人民的创造。优势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

赵建林总结认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浦江民营经济为主体的锁具五金、花边绗缝、水晶饰品等“千家万户”,依然是浦江不可多得的产业优势和发展优势。

二、融入长三角,参与一体化

赵建林认为,现在的浦江再次面临一个机遇,就是实施国家战略——长三角一体化。融入长三角,参与一体化,营造新优势,发展新浦江,赵建林建议可以从三个维度着手。

首先是产业集聚度。浦江拿什么融入长三角?锁具、绗缝和水晶,是已经带有鲜明浦江记号的实体经济。其产业规模、市场知名度,在长三角乃至全国都少见,是融入长三角的“好东西”,所以“老三样”不能丢,“老三样”有新市场。借助长三角一体新平台和国内消费升级,“老三样”也相应产品升级和市场升级。当前重点要突破产业由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中的瓶颈,围绕产业链的关键环节强链补链和延链;同时顺应5G和物联网发展,关注未来供应链及业态的变化,重视设计师团队引进和高新技术、AI技术应用,不仅培育龙头型企业,还要培育平台型企业。从而在黄浦江的大版图中,增添新浦江亮色。

其次是区域连接度。浦江想要融入长三角,就需要考虑完善现代综合的交通体系和物流体系的问题。浦江的地理区位先天不足,浦江盆地位于杭州、绍兴和金华三个市的末端,容易偏离现代交通和物流体系的主干道,从而导致被边缘化。浦江交通网络“承东启西、连南通北”的格局,要坚定不移地实施下去。一方面浦江西南部西北部的交通薄弱环节要补上,早日实现米字型的四面开放,四通八达;更重要的是,突出东向,强化东向。“不求所有,但求所用”,浦江要无缝对接充分利用义乌的高铁站、机场和内陆港,加速与义乌的同城化一体化,从而进一步改变融入杭沪时空,提高物流时效。提升区域连接度中注重产城融合、城乡融合,通过交通大格局重构,优化产业空间布局和名镇名景的开发提升。

最后是政策的协同度。长三角一体化,主体是企业,推动靠政府,抓手是政策。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税收、金融、人才落地等一些国内还没有的开放性政策即将落地。这是一个跟国际接轨的新政策体系。长三角一体化富有含金量的政策和省级配套政策举措都将相继出台,特别需要要精准解读、研判,更需要浦江配套接轨、完善协同,真正让政策红利为我所用。

赵建林说道:“长三角一体化战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是最高战略,可能也是浦江眼下最大的机遇,希望家乡能够关注。”

赵建林提醒,包括浦江在内的金华市等27个地级市明确为长三角一体化的主角,挤入了这个最新的开放大平台,在新一轮产业分工和布局中有所作为占得一席之地,而不是当个“群众演员”,更不能有名无分,成为看客观众。他对家乡发展充满期待。

三、勘界浦江县,争夺野马岭

赵建林在浦江工作多年,一直以求真务实、真抓实干的工作作风为人所称道。值得回忆的事情很多,但是有一件事让赵建林颇为自豪,那就是在勘界工作时,与建德市争夺野马岭。

野马岭美女峰,浦江话称“颠倒壶瓶”,现在已经是浦江著名的风景点。但是在二十年前,建德人一直说野马岭是建德的,那个时候就已经制定了旅游景点开发规划,建德电视台也经常把它当做一个标志性的镜头播放。1999年尘埃落定,省里确认野马岭正式划入浦江版图,这主要得益于县界勘界工作。

1996年,全国性勘界工作开始时,赵建林在浦江县政府工作,分管公安、民政和城建,任勘界领导小组组长。

现在回想起来,赵建林还满是感慨:“这个拿过来很不容易,勘界虽然不是国家主权划分,但是也是寸土必争寸土不让的。”当时勘界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同志极其认真负责,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从省测绘局花钱买了一批1:10000的地图;从省县财税局找来“鱼鳞册”,也就是土改的原始凭证;从分界线相邻相关村庄选来一批土改时的老干部。然后沿着两邻县分界线一块块山、一丘丘田、一口口塘实地踏勘指认,一直到对整条分界线了如指掌为止。

到了和建德谈判时,浦江人证、物证齐全,建德却相形见绌,拿出来的证据就是美女峰在建德那一侧有一片茶山,一直是建德人在耕种。赵建林他们就拿出“鱼鳞册”里边证据,那片茶山的产权属于浦江。经过三轮谈判交锋,最后省里认定美女峰及周边那片茶山,都属于浦江。

在这次勘界之前,浦江的县域面积不到九百平方公里,而且建国后总是减少的,通过这次勘界,总算增加了近二十平方公里,相当于现在的县城建成区的大小。“当了一届副县长,能够为老家从建德、桐庐两个县拿回来一部分土地,面积虽然不大,但是觉得对得起列祖列宗啊,对得起父老乡亲,所以难忘。”

在提到对于浦江的愿景时,赵建林说道:“一千八百年前,浦江置县时县名叫丰安,这是浦江的乳名,也是先人们的初心,就是社会物丰业富,百姓心安人旺。衷心希望浦江更加丰安,越来越丰安。是浦江人的愿景,也是我的愿景。”

最后,赵建林祝福浦江的父老乡亲,收入丰满,事业圆满,生活美满,中秋圆圆满满。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