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城市】游历仙境喀纳斯,魏淑珍朗声入耳
克拉玛依日报 2019-07-15 17:16:55

朗诵者:魏淑珍

教育工作者。爱好朗诵,喜欢体育锻炼,尤其是太极拳。性格开朗乐于助人,愿我的声音能带给大家温暖的享受。


画卷 金鑫 摄

●作者:赵武生

2018年秋,我和几位友人相约一起游览了素有“东方瑞士”之称的喀纳斯。

2018年9月25日。

车在群山中行使,景在路两旁展开。

喀纳斯、禾木同属一个景区,但景色各异。高山、河流、草原、森林、湖泊融为一体。

进入景区的山路始终与河相伴,河水的颜色随水的深浅和光线不同变得时而绿、时而蓝;河床随山谷大小变得时而窄、时而宽。满山的落叶松和白桦林金光灿灿,平缓的草地上牛羊点点。

车在河边的密林中穿梭,景色之美,令游客左顾右盼,应接不暇。月亮弯、卧龙弯、神仙弯,鸭泽湖,优雅的地名就让人浮想联翩。有的游客按捺不住,还不到游客中心就提前下车,生怕错过了美景。出入景区的车逢站必停,随上随下,十分方便。

金秋的喀纳斯景区,酒店稀缺。我们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预定,可是床位已满。我们联系的酒店隶属克拉玛依市工会,负责人姓李。经协商,酒店腾出三间员工宿舍。女士们住三人间(含卫生间),其余两间各四张床,配公共淋浴房和卫生间。

由于阴天,无心拍照,我们沿着通往湖的小路上漫步。路两边是整齐的木屋,多为餐馆和客栈。沿河边到湖岸,游客爆满。

在返回的路上,一个写着“地球不爆炸,我们不停业”的广告招牌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好友边澍好奇,引我们入内。店内是个餐馆,新疆特色和川菜兼之。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一行简餐后,打道回府。  

神圣 金鑫 摄 

傍晚,洗漱完毕。无意间,透过窗户看见远处的山上泛着红光。“晚霞!”我忽然兴奋起来,立刻窜回房间,拿起相机就往外跑,并朝他们喊道:“有晚霞!”

冲出楼外,只见后面的山上红色云雾一片,云在快速移动,山峰在晚霞中时隐时现,渐渐地,半面山都已变红。

这突如其来的美景让我不知所措。来不急调整相机参数,跑出百米开外,在路边空旷处对着山不停拍照,手机相机交替进行。边澍夫妇跟了出来,一边拍照一边赞叹,如此绚丽的晚霞,可遇不可求。瞬间,云雾飘走,霞光消失。再回头看去,河对岸的山上又出霞光。如果跑到河边找最佳位置,有一公里的路,估计跑到河边晚霞就没了。

绚丽的晚霞、反光的道路、对面的山林与游客中心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我们忍不住相机手机一顿狂拍。

回到房间,展示收获,好友们惊讶:“才阴雨,何来霞?”

边澍将这两次抢拍晚霞的插曲写成文字,发到朋友圈里,调侃道:“大师是这样炼成的。”我则回侃:“不执著,何以见功底,不着迷,何以出大作。”

次日凌晨六点半,起床;七点,桥上架机,好友董隽、边澍、石林同行。

日出要到早上八点,外面站久了,略感风寒。董,边二人上山观景,我和石林桥上守候。

山谷若有河,河面先起雾,山上云雾绕。

渐渐地,山顶有了光线,雪峰时隐时现。慢慢地,桥上开始有人聚集,相机、手机一起对准前方。

清晨的雾看着浓,散起快。金黄色的山露出一半,山峰覆盖白雪,河水泛着金光在山前流淌,两岸密林叠翠,山间轻雾弥漫。又是一幅油画,岂能放过。

吃完早餐,乘区间车直奔月亮弯。

月亮弯由几个反“S”状弯河组成,犹如弯弯的月亮,落入林木葱茏的峡谷中。

这里秋天的色彩最丰富,景色最迷人。

韵味 金鑫 摄 

山顶的雪和缥缈的雾是白色;满山的落叶松和白桦树叶是金黄色;冷杉和云杉为翠绿色;河水则是翡翠色,色彩斑斓,引人入胜。观景台不大,已挤满了人。我们沿木栈道下到河边,然后再拾级而上,溯流而行,景色实在太美。

神仙弯是山间低缓处形成的一片沼泽浅滩,河水将森林和草地分切成一块块似连非连的小岛。湖畔和岛上的白桦树挥扬着金色的枝叶,与流水缠绵,相依相伴。金色的山、橙色的树、翡翠般的湖交相辉映,浑然一体,给人以如梦如幻,如临仙境之感。故得名“神仙弯”。

看完景,拍完照,略感疲惫,原地休息。

我们将随身携带的水果、干粮、纯净水“洗劫”一空,以便轻装上阵。石林因脚疼,与夫人乘车返回,其余人继续前行。到鸭泽湖,大伙已筋疲力尽,董、边二人席地而坐,我们观景拍照。秋季上游来水少,湖面缩小一半。

2016年7月,我曾与朋友来此地一游。

那是清晨,湖里栖息各类禽鸟。野鸭、天鹅在宁静的水面上安详游弋。当我们靠近时,他们一只只,一批批渐次飞起,翅膀拍打着水面,十分壮观,没有飞的则藏身于草丛中,当你远去,他们又在湖中戏水,像是在和你玩捉迷藏。

远处的草地上有一顶毡房,牛羊在周围悠闲觅食,湖的西北方临河的草原高地上有一处石堆,图瓦人称之为“敖包”,他们定期在此开展祭祀活动。有游客将“三弯一湖”概括为;卧龙的建硕、月亮的纤弱、神仙的诡异、鸭泽的浑浊。我不敢认同,如油画般的美景,简单概括,无诗情画意,略显苍白。  

到达离驻地一公里处,我和司机小刘先行,其余随后。

在餐厅等了大约四十分钟,好友们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来。原来,他们一路歇了数次,腿如灌铅,实不想动,是拉面和抓饭的诱惑,才得以坚持。他们调侃问我:“吃了什么补药,脚踩风火轮?”

边澍年轻时运动过量,膝盖受过伤,不愿再登观鱼台,其他人约定,休息一小时后出发。

层林尽染 高远 摄

千级台阶可把游客从山腰送到观鱼亭。

天高云淡,蓝天如洗,层林尽染,满目鎏金。登观鱼亭眺望,不见湖中“水怪”出没,只见湖水碧绿、满山秋黄。喀纳斯湖从源头开始,犹如一条巨大的绿色飘带,起伏盘旋飘过眼前,向远方摇曳,最后消失在苍茫里。

环顾四周,群山环抱、峰峦叠嶂、松林密布、碧波荡漾。

蔚蓝的天、洁白的雪、金黄的山、碧绿的湖、宛如一幅意蕴深刻的写意画,一切都浑然天成。

难怪元代成吉思汗军师耶律楚材远征经喀纳斯湖,被美景打动留下诗篇:谁知西域逢佳景,始信东君不识情,圆沼方池三百所,澄澄春水一池平。

游得高兴,晚餐上酒。席间,大家感慨此行天公作美、运气甚佳,张张美照皆为油画。

边澍睡眠欠佳,嫌董隽和小刘打呼,晚上到我们房间来睡。谁知,我和石林鼾声虽不如小刘,但也配合默契,此消彼长,久久不衰,吵得他无法入睡。他自嘲“出狼窝入虎穴,苦也!”

无独有偶。2016年边澍来克,同学汤志、田政和我陪他到艾里克湖捕鱼,我和他睡一个帐篷。那次,他嫌我打鼾,便搬到车里,夏季闷热需开车窗。凌晨时分,见帐中无人,四处寻找,只见他光着膀子躺在车中,被蚊子叮咬得满身红疙瘩,竟然一夜未眠。我开玩笑:“边澍经常出狼窝入虎穴。”

打油诗调侃:狼窝出来虎穴钻,出身入死经考验。武松三碗敢打虎,边澍虎穴自由转。

早餐后,到双湖码头,晨雾散去,遮掩湖面的薄纱被轻轻撩去,岸上,多彩的秋林映在如镜的湖面上,湖中倒影与山林融为一体……

这是湖对山的渴望,山对湖的卷恋。彼此依存,让人感受到那种相濡以沫的生命之缘。

无心乘船,慢步湖畔;身在景中,尘世消散;人的仙境,神的花园……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