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城市】魏淑珍朗诵,深情回味《城里的母亲》
克拉玛依日报 2019-07-01 16:00:00

朗诵:魏淑珍


●路德奎(市西月潭小区)

每天下班,从步行街匆匆走过时,我总是习惯在石凳旁或树荫下寻觅一个熟悉的身影,也许,在那些老当益壮、朝气蓬勃的老人中就有我的母亲。

母亲在手术前全然不是这样。严重的骨质增生,伴着多年的风湿老寒腿,这些都让她步履维艰。每挪动一步,都会伴随着痛苦的皱眉和沉重的叹息。即使这样,每次下班回到家,桌上摆着的,依旧是母亲做好的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饭菜。做好饭之后,母亲总喜欢坐在一旁笑盈盈地让我们先吃。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因为咬牙支撑着做家务,劳累导致腿部僵硬,疼痛难忍,所以每次做好饭之后,都要坐在沙发上歇半天才能缓过劲来。

现在母亲手术后才一年多,就已经急不可待地来回奔波在菜市场和超市中,不厌其烦地用双脚丈量着它们与家的距离。买菜、做饭、接孩子,一下子让母亲焕发了新生般的活力。

为了满足我们这些嘴刁挑食的儿孙,母亲常常绞尽脑汁地不断学习新菜品,甚至学会了在快手、抖音上看视频学做菜。于是,我们家的餐桌上每个星期都花样翻新,新菜不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已经开始点菜了。那时,我突然明白我和女儿挑食的原因了。

在餐桌上,一盘菜如果上桌后不久就见底了,母亲就会笑着问:“我是不是做少了?”,如果另一盘菜大家半天没顾上吃,她又会敏感地嘀咕:“肯定是这菜的味道不好”。母亲对我们全家人平时的饭量和饮食喜好,似乎心里有一本账:“哎,今天你怎么吃这么点啊?”“是不是想吃面条啦?”

都说母子连心,这话一点儿不假。有时我想吃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回到家,在窗口就能闻到自己心仪的香喷喷的味道。一开门,餐桌上果然摆着我心心念念的刀削面。可仔细一看不对呀,怎么有这么多种类?既有馒头、包子,又有炒菜,还有蛋炒饭,我一脸狐疑,“怎么做这么多花样?”父亲解释道,“你妈想着你肯定想吃刀削面了,就在蒸出馍馍和包子后,专门给你做了刀削面。我牙不好,她又擀了一点手工面。刚好程程今天中午点的是蛋炒饭,你看她吃得多高兴啊……”“就你话多。不知道合不合口味,快点吃吧,要不坨了。”母亲从厨房里出来,对父亲嗔怪道。我问正在埋头吃饭的女儿程程:“今天的蛋炒饭好吃吗?”“嗯!嗯!”她兴奋地眨着眼,使劲点着头。

到城里后的母亲,没有了在家缝缝补补的忙碌,也没有了在田地里秋收冬藏的辛劳。她走进厨房,一门心思研究着菜肴,以满足我们全家人的胃口为事业,成了我们生活最有力的支撑者,这就是我的母亲。这样的母亲,在我们的城市中随处可见,也许她们正在接送孙子孙女上学放学,也许她们正在菜市场为一把青菜讨价还价,她们普通而平凡,可是——她们弹奏的却是人间最悦耳的歌谣。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