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剥夺荣誉的“DNA之父”
《人物》2019年2期 2019-03-18 16:10:09

詹姆斯·杜威·沃森并没有为最新的争议辩解,从去年10月至今他因为一起车祸一直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90岁的“DNA之父”詹姆斯·杜威·沃森上热搜了,并非因为什么了不得的科研成就,而是被冷泉港实验室——这所曾濒临倒闭最终被他发展成世界生命科学圣地的实验室剥夺了所有荣誉头衔。

这位15岁考上芝加哥大学、25岁发现DNA双螺旋结构、34岁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科学家,在今年1月播放的纪录片《美国大师:解码沃森》中说,“DNA研究的先驱提到一种观点,基因导致了白人和黑人在智商测试上的平均差异。”这个争议性言论直接导致了冷泉港实验室对他的荣誉进行剥夺,实验室发出声明,“沃森在纪录片中的言论与我们的使命、价值观完全相悖,因此我们决定终止他在冷泉港的剩余头衔。”

尽管他的成就显著——1953年,他和另一位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DNA是一个双螺旋结构,形状像一个长长的、轻微扭曲的梯子”,向世界揭开了人类遗传学的秘密——也无法博得公众对他这番言论的原谅,更何况这并非这位科学家的第一次“糊涂”。

早在2007年,沃森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的采访时就说,“我天生对非洲的前景感到悲观,因为我们所有的社会政策都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的智力与我们一样,然而所有的测试都表明并非如此……尽管有些人认为所有的人生来都是一样聪明的,但与黑人员工打交道的人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说完这番话,79岁的沃森在当月就被冷泉港实验室中止了主任职务,尽管他很快就为此道歉,学术界依然没有原谅这位功勋显著的老前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甚至发表声明,“科学事业是建立在通过证据来促进和证明新思想的基础上的,尽管这是有争议的,但是沃森博士选择利用他独特的地位来促进个人偏见,这些偏见是种族主义的、恶毒的、没有科学依据的。”

争议始终伴随着詹姆斯·杜威·沃森。他对同性恋、女性、贫困人口等经常发表充满偏见、歧视的言论:“如果找到了同性恋的决定基因,女性就不应该把带有这种基因的孩子生出来。”“牛津和剑桥的女学生比耶鲁和哈佛的女学生更好,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人生意义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嫁个有钱丈夫。”“我们应该向生孩子的富人发钱。如果我们不鼓励富裕阶层的公民进行生育,人类的智商水平肯定会下降。”……

他的成名之作也饱受争议,他未经允许使用了女科学家富兰克林的DNA结构衍射图,并且在那篇著名的千字论文里没有把她列入作者席,甚至连致谢都没有,只在一个小小的注脚下提到了她。

2014年,这位几乎被欧美科学界除名的科学家还以467万美元拍卖了他的诺贝尔奖章,成了第一个在世时就拍卖奖章的诺奖得主,这也是诺贝尔奖章有史以来卖出的最高价。

詹姆斯·杜威·沃森并沒有为最新的争议辩解,从去年10月至今他因为一起车祸一直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这也无法为去年6月就拍摄的纪录片里他的言论开脱。无论如何,他已经和过去那些荣耀彻底告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