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意徜徉九龙口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范小青 2019-03-12 17:16:18


筹划已久的九龙口之行,终于兑现了。

到达江苏建湖县,已经是晚饭时间,在餐厅正面的墙上,我们看到了一幅油画——九龙口。

这是墙上的九龙口、这是画中的九龙口,它让我们这些对九龙口完全无知无识的远方来客,一下子对九龙口有了一个虽然平面却又很直观的认识,九条河流奔涌而来,汇聚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在一大片水面之中,就是九龙口,它是一个小岛。

这是一种很特殊、很奇怪、甚至很神秘的现象。

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没有见到过、没有听到过的姿态。

这是一种很稀少罕见的地貌。

我们知道的是,条条江河通大海。

我们知道,无数无数的河流,日夜奔腾,奔向大海。

大海有宽阔的胸怀,大海有磅礴的气势,大海有无限的容量,大海有超凡的能力,所以,大海亘古不变地夜以继日地一刻不停地接纳天底下所有的河流,大海呀,你真牛!

可人家那是大海呀,你有的比吗?

我们且试着往下看。先将那幅油画留在梦里吧。

第二天我们赶早出发了,很快就到了九龙口。

当然,这里可不是大海,它只是苏北里下河地区的一个普通地段,特点就是水多,大小河流层层密布,水巷交错处处相叠。

这真是: “里下”虽然不是河,水网交织赛江南。

但是,即便是水网交织,水系遍布,即便是赛过了江南水乡,九条河流通小岛的奇观,还是十分的令人惊异,令人赞叹。

何况在我们眼前的、在我们脚下的这座叫作九龙岛的小岛,真的很小很小,小到只有十来亩,小到几乎称不上是一座岛,它只是水中的一个土墩墩而已。

所以从前人们确实称它为九龙墩。

不过且慢,可别小瞧了屹立在水中的这个土墩墩,我们登上小岛的最高处九龙楼,举目远望,从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有九条河流朝着小岛蜿蜒而来,它们紧紧环绕着小岛,共同托举起小岛。

小岛像是它们的目的地,它们是来向小岛报到的,报过到后,它们转身离去,又重新开始它们的日夜行走,然后它们再回来;

小岛又像是它们要捍卫的主权,水是会流走的,但是河永远在这里,永远围绕着小岛,保护着小岛;

当然,我们知道,大自然是会变脸的,河流也是会翻转的。风平浪静的日子,九条河的河水缓缓而来,轻轻地抚摸着小岛,安慰着小岛;

风大浪急了,它们就不再蜿蜒,不再温和,它们会汹涌奔腾而来,急急地扑向小岛,去拍打它,去考验它,甚至威胁它。

可是我们的小岛,是经得起考验的,是受得起打击的,发大水的时候,周边地势差不多的村子都淹了,但是小岛总是安然无恙,连积水都没有。

多少个年代以来,无论水有多大,无论浪有多高,小岛就是淹不掉,沉不了,丝毫不受损害,着实令人称奇,也让人费解。

所以它曾经还有另一个名字叫永安岛。

永远平安。

这是上帝的眷顾,这是子民的福祉,这是大自然给九龙口的珍贵的馈赠。

人间变幻,我自巍然,世事沉浮,我且稳坐。

所以,小岛又叫作沉浮岛。

一个土墩墩,竟有着这么多的名字,可见这个地方,它的不同凡响,它的稀罕奇特。

九龙口确实是神奇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它。你看那九条河流均匀分布,看起来比人工设计的还要规范,它的九龙戏珠的姿态,它的九九归一的形状,它是恣意纵横的,它是浑然天成的。但是我相信,我们看到的,只是它的外部、外形,在它的内部,在它的看不见的某个地方,某个关键之处,一定是有逻辑的,是有规律的,只是我们暂时还无法了解,不能掌握。

也许,我们就不要去了解,不要去掌握。可能更好。

这是里下河地区的一个奇葩,奇葩就是让它奇去吧,有许多谜底是解不开、也不一定要解开的。

九龙岛离岸边只有五十米,我们乘船上岛,又坐船离开,船在芦苇荡中缓缓绕行,成群的鸭子在水上和我们同行,奇异的水鸟在不远处划水而过,我们没有看见濒危物种震旦鸦雀,但是我们知道,震旦鸦雀的生存要求十分苛刻,九龙岛的芦苇荡,就是它们的家,就是它们的栖息之地,我们虽然不能遇见它们,但是我们能够感受到它们赖以生存的这片水土,九龙口的生存环境,这样的湿地生态,这样的天然氧吧,无论对于人类还是鸟类,都一样是福音福地。

在九龙岛的九龙楼上,我看到在不远处有一片村庄,四面环水,这是一座水上的村庄,一眼望去,就能感受满村的生活烟火气息,可惜因为行程的安排较紧,我们没有来得及到水上的村子里去看一看。

其实我非常想去那里看看,看看生活在九龙口、每天与九龙岛遥相对望的村民们,他们的日子,他们的梦想,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我想,这恰好是留给下次再来九龙口的一个理由。

范小青(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