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华庭第一筵——周文彰《诗韵校园》读后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林峰 2019-01-31 08:39:21

《诗韵校园》 周文彰 著

周文彰

《毛诗序》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自有诗以来,诗就成为人们表达意志、抒发情感之主要形式。诗词作品如雨后春笋,蓬蓬勃勃。各种诗集也琳琅满目,不胜枚举。有穷毕生心力,苦心经营者;亦有偶尔起兴,旁涉骚雅者。诗集多以风云时事、世态人情为主要内容。亦有以山水游踪、花草闲思、田园杂兴、戎马岁月等为描写对象的。但以校园观感为唯一创作主题之诗集,我还是生平仅见。故《诗韵校园》甫一入眼便似有春光闪动,那是一种桃红柳绿、草长莺飞的喜悦。

翻阅诗稿,新词丽句便如一缕清风扑面而来,直令人目不睱接,如沐春晖。如其《院标石》,“一尊卧像望天遨,又似云梯拾步高。何以纷来留倩影,只缘满院李和桃。”学院门口有一巨石,上书“国家行政学院”六字,格外庄严。该石初看似一横卧石像,再看又似度人云梯,煞是有趣。诗人便从此处入笔,写来极其传神亦极具妙思。“卧像望天”则视野开阔,“云梯拾步”则层楼更上。如此理解,则诗中意蕴更深,内涵更丰也。转折处诗人借一问一答,道出天机,只因满院桃李竞相开放,故引得游人纷至沓来,赏春观景。诗中暗寓行政学院为培养国家公务人员之摇篮,已呈桃李满天之胜景。诗中寓情与景,寄慨无限。正应了南宋范晞文“固知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那句古训。

周文彰诗书

再如其《隆冬碧桃树》,“叶落枝雄劲,赤条缀嫩芽。非经寒冷浴,哪得艳桃花。”桃花,芳姿红艳,妖娆浪漫。向来被人们归为轻佻浮滑、云心水性之类。殊不知其中误解甚多。且看此时之桃花于诗人眼中便出落得与众不同。其叶虽落但枝干犹挺,寒潮仍在而嫩芽已绽。“不经一番寒霜苦,哪得梅花放清香。”此为咏梅名句,但此间用于赞美桃花亦再恰当不过。只是世人多厚梅而薄桃,诗人此语一出,大有为桃花鸣不平之意。其另一首《碧桃树之生命力》中亦云:“微惊呼气白,竟有逆天葩。”前后两诗读者可自相对照,互为印证。由此亦可见诗人独具之慧心,别样之才情也。

再读其《好花无须绿叶扶》,“归来转眼看园桃,满冠嫣红缀锦袍。花好何须凭绿叶,孤芳一帜领风骚。 ”世人皆道“红花还须绿叶扶” ,但此间诗人却一反常态,出语惊人,曰“好花无须绿叶扶”。其句何其胆大又何其新颖。清人黄宗羲尝云:“退山言作诗者,固当出之以性情,尤当扩之以才识,涵濡蕴蓄,更当俟之以火候。三者不至,不可以言诗”(《钱退山诗文序》)。诗人每每于人们不经意处体察入微,道出世相真谛,尽显其视角之独特,思维之创新。

且读其另一首《柳树叶》“但见天蓝云白下,垂枝一色叶微青”之佳句。但见天蓝云白下,垂枝一色叶微青。”诗人能于气温骤降,万物萧瑟之际,于蓝天白云之下,捕捉到人世间的一抹绿色,一点微青,其眼光不可谓不独到,其灵感不可谓不敏捷,其情怀不可谓不浪漫。如此细微之具象,在诗人眼中却可成为人世间一道绝美风景,其直觉、视野、怀抱均非一般人所能比拟,此诗人之所以不同于常人也。其摇曳多姿的风格特征已成为诗人作品之又一看点。

周文彰诗书

再读其《大雨中散步》,“天成水幕路成河,涌进边沟转漩涡。绿草丛中横一树,孤听雨奏大风歌。”天成水幕,雨已瓢泼;路成江河,雨更倾盆也。此时之普通百姓早已躲进小楼一统,成其个人世界。惟有诗人肯顶风冒雨,涉水过河;能雨中观景,将雨当歌。而此歌绝非婉转柔媚之浅吟低唱,而是汉天子纵横四海,睥睨六合之大风歌。且行且听,诗人不觉其累,反觉有趣,这份浪漫与潇洒、气魄与胆识令人忆起远隔千年之李太白也。

更读其《第一筵》,“默默开犁处女田,扬花结穗粒浑圆。耕耘自有其中乐,做出华庭第一筵。”此诗乃文彰为嘉勉弟子而作。诗人用开荒垦田喻求学之不易,再用扬花结穗喻成绩之丰硕。转合两句诗人极其智慧,用苦中有乐,不负众望来鼓励学生,显得语重心长,充满期许。全诗清新质朴,自然流畅;且笔力饱满,一气呵成。

其他如:“一塔流丹灿若星,群楼焕彩映天庭”(《主楼》)。“惊是银河落树丛,金黄成带贯西东”(《菊花带》)。“五色梅开绿柳垂,红黄白紫点春眉”(《春花》)。“花柔芽草嫩,顿起一丝怜”(《怜花惜草》)。“翠竹颜开轻比试,几多珠玉缀衣裳”(《果园冬景》)。“一园翠种生机旺,待等初冬金满田”(《第一粒种子》) 。“烟波万里遥遥路,甘用银丝织小舟” (《菲尔斯院长》) 。“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相思》) 。“持家纵有分神事,不学庸人白度年”( 《扬鞭》) 。“数载同窗短,情缘岁月长”(《同学》)等等。或浑成、或悠远;或深情、或冲淡。皆气格昂扬,淋漓酣畅。读文彰诗有风生笔下、春意盎然之感;亦有超然象外、天马行空之快。且诗人于字里行间多融入自我思辨与人生哲理,读之自出机杼,不与人同。

清徐增尝道:“诗乃人之行略,人高则诗亦高,人俗则诗亦俗,一字不可掩饰,见其诗如见其人”(《而庵诗话》) 。今见文彰诗亦有如见斯人之感也。常读好诗,小则丰人学养,拓人心胸;大则开人眼界,予人多思。集中奇想迭出,佳构无数,限于时间、篇幅,无法一一评点。读者日后若细细体悟,当自有会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