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外婆
闽北日报 2018-12-17 15:05:39

最难过的是我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不能打一通电话了。不能说,“外婆,我好想回家和你一起吃顿饭……”打至此,泪已流。

一晃,您已走了一年。小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每每盼放假,盼过年;如今为人母,反而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孩子一眨眼会走路了,一眨眼就牙牙学语了。

此刻,凌晨的天还在与黑夜挣扎着,路边来往的车声,时不时忽大忽小地闯入我的耳中。我想念曾经归途的匆促,想念那惦记家乡味的自己,想念那熟悉的声音“这么晚,还赶回来……”哪怕每每回去都很奔波,很折腾,但一到家,看到熟悉的家人,外婆的笑脸,那一瞬间,好像什么劳累都冰释了,心里默默感叹:回家真好。

自外婆离世后,除清明给外婆祭扫回去一次,就再也没回镇上过,每每父母回去,都会嘱托一声,帮我带点老家的味道……

曾经心心念念的地方,曾经在我笔下一写就特别暖意的地方,渐渐变得疏离。因父母都在身边,家的阵地似乎已变成了南平,而回忆里的麻沙,渐渐成了想念,成了深夜的梦回地方。

记得当初外婆送我去南平的时候,她还抹泪过。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能理解离别,就像老舅在我要去南平工作时说:“以前你是在照顾她,可以后你就是抽空看望她,和照顾不一样。”是啊!我们相依为命二十七载,而后去南平,都是在探望,最难过是我产后,我们见面少之又少,那短暂的光阴,都没有我和您靠着屋下晒太阳的时间长……人生真的没有后悔药,离家后,就开始学会独自生活,每次回去您总念叨“又没有好好吃饭是不是……”其实我都好想说,我胖了,但被关心太暖了。多想再听您叨叨几句,“带娃很辛苦的哟!当年你外公那点工资,我一个人拉扯这么多人……”现在想想,与您相处的记忆,是最珍贵的,曾经叨叨的那些往事,虽然一遍又一遍,但现在觉得那重复的话语都特别温馨,而如今,再也没有了。

外婆走后,有家人留言:“她只是去了无痛苦的世界,但一如生前,她会在天堂护佑你。”

曾经外婆老给我说,她的每一天都做客人。她说,每次看到好朋友突然就走了,就特别孤独。而我此刻就感受到那种孤独,不是没有家人的爱,而是我与外婆,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那种舍不得您走,那种好想您,成了难以言说的感叹号。

我记得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特别痛苦的样子,那时我特别渴望有奇迹,但我也知道九十岁的您,不可能有孩子般的恢复力,所以,我也曾想,您走了可能也是解脱,但一想到“走了”二字,就莫名想哭。

我常常会想,外婆还在的,只是她在另一个世界想我。

而我,在这个世界,想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