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坏父母
——我的篮球情结
伊报新媒 2018-09-04 14:31:58

篮球运动员提高球技的主要方法之一就是观看比赛。现在,坐在家里从电视屏幕上就可以看比赛,若是当时没来得及收看,过后还可以看重播,或是可以让家人录下来,反复看。可是,在我疯狂迷恋篮球的年代,这些还是天方夜谭。那时,每每有球赛时,不论多忙,我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去看比赛。为了看比赛,也曾付出很大代价。

1971年秋的一天,突然听说伊春市区有高水平的篮球比赛,为了看那场巅峰对决的篮球比赛,我一个人坐加车匆匆赶到市里,原以为看完比赛还来得及乘当晚的火车回家。不料,那天比赛特别精彩,双方势均力敌,难分胜负,不得不一次次加赛。当时,第一次加赛后,场上仍然平局。第二次加赛,再次出现平局。只好第三次加赛,双方都背水一战,拼尽全力。场上你进一球,我进一球,比分咬得很紧。打篮球也是打耐力,终因一方求胜心切,队员跳投时失去重心,投球未中,被对方后卫抢了篮板。那个后卫从惊慌失措的对手胯下将球打给自己的队友,那位队友以速度快而著称,只见他带球左躲右闪,就在对手马上追到时,一个长传,打到篮下,篮下接球的那位队员正是得分高手,他接球后一个假动作,晃得防守队员起跳了,他才转身原地跳投。那球竟如同被磁石吸引般地“嗖”地一声进了篮筐。几位队员配合默契,就像事先排练好了似地。最终,赢得理直气壮,输得心甘情愿。我看得如痴如醉,忘了身在何处。直到人群将要散尽,我才发现天色已晚,感到大事不妙,急忙以最快的速度向火车站跑去。从球场到火车站,至少也有2公里。幸好那时有的是力气,又穿着一双回力鞋。即使这样,当我冲到检票口时,没见到排着长队等候上车的人群。

我焦急地问检票员:“同志,火车啥时来呀?”检票员很耐心地说:“你问哪趟车啊?这趟车刚开走,还有一趟车是明天早晨5点开。”我望着空空的站台,只有两条铁轨冷冷地躺在那里。

天哪!我要在车站足足等12个小时,才能等到次日早5点的火车,12个小时啊!我万般无奈,只好在候车室找个座位坐下来。望着那些昏昏欲睡的旅客,我百无聊赖。这时,才知道害怕,怕父母担心,怕家人四处寻找。我懊悔万分,怎么不告诉家人一声?想了一会儿,慢慢地忘了这些,只是一遍遍地回忆那场精彩的篮球比赛。一想看到那么高水平的篮球比赛,有了那么多的心得,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那个深秋的夜晚,我坐在火车站候车室的长椅上,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真不知怎么熬过那12个小时的。

清晨,火车终于进站了,我终于回到了40里以外的家。父亲正在院外徘徊,似乎要去哪里却未拿定主意,见了我立刻瞪着眼睛要发作。我怯生生地说:“爸,我去伊春看球去了,没赶上火车,我在车站蹲了一宿……”父亲气得狠狠一跺脚,转身进了院子。

母亲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张着两手跑了出来,手上沾满白面,看样子正在蒸馒头,见我毫发无损的样子,喜怒参半地说:“死丫头,你上哪了?也不吱一声?小那谁还有小那谁家我都去找了,谁谁都不知道你上哪去了,你吓死我了!”我自知理亏,轻声细语地说:“我去伊春看球去了,想回家告诉一声可是不赶趟了,原以为坐晚车就回来了,谁知球打那么长时间?没赶上火车……”“看什么球?家门口的球还不够你看的?球能当饭吃啊?”我争辩着:“再说了,我也不愿意在车站蹲一宿啊,我连晚饭还没吃呢!”听说我还没吃饭,母亲心软了:“刚出锅的馒头,还不赶紧去吃!”邻居也急忙告诉我:“昨晚上,你爸你妈把你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却万万没想到你坐加车去了伊春。”

我看到母亲的嘴角上已经起了水泡,我看到父亲双眼布满血丝,我无法想像:他们是怎样度过了那个恐怖的夜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