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的生命力,源于村民的认同感与归属感
南方+客户端 2018-08-23 11:44:12

暑期,对于需要溜娃但时间又十分有限的都市上班族而言,周边乡村游是不二之选。在两小时的车程范围内,带孩子走进田野乡间,亲近大自然,这样正能量满满又性价比较高的旅行安排,正迎合了现代家庭的出游需求。

然而现实远比想象骨感,笔者最近前往东莞麻涌镇一探究竟,发现这种被过度营销的乡村旅游,并不是“诗与远方”。东莞麻涌镇的白房子创客基地,作为当地乡村民宿的典型项目,多次被媒体报道,关注度极高。在第三方酒店预订平台上查看民宿的照片,颇具小资情调,又不失乡村韵味。然而现实是,跟循导航抵达目的地,不见民宿接待入口,外观被涂抹成白色的房子与周边建筑格格不入,白房子旁是正在施工的村屋,施工现场脏乱不堪,臭味弥漫,令人误以为来错了地方。那些照片上清新可人的画面在哪里?被媒体报道称因民宿而变干净的新基村在哪里?现场的一切像是在坦言,美丽麻涌,是场美丽的误会。

平心而论,麻涌的乡村旅游并非没有可取之处,比如道路指引非常清晰,乡村旅游的规划也是提前介入,因而景观保持了原貌,在新基村,当地村民生活其中,与其他空心化的旅游村相比,它有着最可贵的生命力。从古梅美食手信街到创客基地,无不看出当地政府想要振兴乡村,意在搞旺乡村旅游的决心。

好的初心,需要各方达成共识,科学谋划,齐力维护。从差强人意的“网红”民宿现场,再到充斥着各种和东莞当地文化特色毫不相干的商铺、美食、手信街,足以说明,乡村旅游的谋划和建设,并非仅靠政府一腔热情,一己之力,亦不能全然靠市场主导,而是需要群策群力,集合全民力量,共建利村民、惠游客的良性生态圈,才能实现全域旅游理念中的“主客共享”。

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产业支撑,乡村旅游的重要性无须赘述,但如何搞活乡村旅游,如何搞好乡村旅游,并非引入民间资本建几间民宿这般简单。更何况,如果没有体验多元、舒适的旅游项目,再美的民宿也要面临经营压力,甚至倒闭的风险。

陕西袁家村堪称乡村旅游的典范,尽管模式难以复制,但其共建共享的理念值得借鉴。教育村民,是袁家村项目落地之处,最固本培元的手段。村民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一分子,除了搭建农民创业平台,实现优势项目股份化管理,更重要的是,让村民有意识主动参与家乡建设。所谓留住乡愁,首先要留住村民们对农村的依恋和情感,让村民自身有对家乡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反观那些要大搞特搞旅游的乡村,有多少村民愿意留下来,多少村民对家乡有高度的认同和归属感?且不说目前有大批空心村在搞所谓的乡村旅游,那些有人留守的村庄,也多是难以走出去的老人和小孩。

乡村归属感,其实并不空泛。在龙门的一间乡村民宿中,就有年轻的当地人作为店长,主动参与到乡村事业中来。因为这里让他看到了前景和希望,让他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美丽的家乡,正在成为都市人的避世田园,梦的依托。村民的个人利益和诉求,并非与集体的利益与诉求相违背,恰恰相反,当个人利益诉求与乡村整体的利益诉求相吻合时,才能发挥每位村民的主观能动性,参与到家乡建设的事业中来。

广东的乡村旅游事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资金紧缺已经不再是乡村旅游最紧迫的问题。根据省政府最近出台的《广东省促进全域旅游发展实施方案》,将统筹省定贫困村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和省级新农村连片示范建设工程结余资金,“四好农村路”建设维护资金,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等,用于全域旅游建设。既然有了政策“活水”,如何用好活水,激活村民潜能,提高共建家园的意识和能力,将是更急迫的问题。接下来广东将启动乡村旅游季活动,意在拉动农村旅游消费,这无疑为乡村旅游注入新的活力。而在此过程中,科学引导村民主动参与其中,加强对家乡的认同与归属,才是更深远的意义所在。


更多内容请下载源河APP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