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西区游击战:贫瘠土地上燃起革命烽火
南充日报 2021-04-13 09:00:55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南充西陲的晏家、龙泉、金宝、三会、中和、蟠龙、集凤、里坝、大通、积善、三元、五龙、双桂等乡镇,统称南充西区,是南充革命斗争比较活跃的地区。1928年,党组织开始在这一带开展活动,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发动、组织农民进行革命斗争,建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1933年春,南充中心县委先后派罗师佛、张洪道、张子文等人到西区布置游击斗争。同年3月上旬,党组织以金宝乡的石马垭、龙泉乡的安乐院、中和乡的石海院为中心,抽调党团员和农协会员组成分散、隐蔽的游击队,在西区一带开展游击斗争。

图片 位于金宝镇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4月8日,南充日报社“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建党百年·红色南充”大型主题采访活动报道组走进嘉陵区金宝镇,了解这一西区游击战主战场上曾经上演的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

西区游击队 一夜烧毁敌人10多处哨棚

据中共南充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姜华介绍,1933年春,为了在西区建立革命阵地,党组织安排龙泉乡共产党员何注江竞选龙泉乡团总。竞选成功后,西区青年党党徒告发何注江是“西区共产党的头目”,当时驻南充的军阀杨森得知后,立刻派第六混成旅的张玉辉营到西区“清乡”,捉拿地下党。张玉辉带兵包围了七宝寺小学。由于党组织提前安排学生将有关书籍、传单等物品收藏起来,加之何注江得到消息及时转移,张玉辉无功而返。

“为了侦察和破坏地下党活动,西充、南充两县国民党政府在金宝乡、龙泉乡、中和乡的垭口、山冈、道旁设立哨棚日夜盘查。”姜华介绍,哨棚的设立给地下党的夜间活动带来很大困难。1933年3月,西区游击队组织队员分头出击,一夜之间烧毁敌人10多处哨棚,缴获大刀100多把。杨森得知后大为恼怒,命张玉辉再次来到西区“清乡”,捉拿游击队员。张玉辉没有查到线索,就把七宝寺小学校长何瑶阶抓去交差。后经党组织营救,何瑶阶被保释出狱。

为了武装游击队,反击敌人的“清乡”,党组织决定夺取驻大悲寺团防队的枪支。1933年4月27日晚,游击队包围了大悲寺,迅速打倒哨兵,直扑团防队的住房,缴获30支步枪、子弹及其他军用物资后迅速撤离。当晚,游击队还俘虏了恶霸地主何坤举,并将他押到蓬溪黄泥处决。同年5月底,游击队处死了西区青年党头目袁国仕,并于当晚在西区贴出了红军宣判袁国仕死刑的布告,警告劣绅恶霸们停止作恶。此外,游击队还开展了向恶霸地主“借粮”拯救饥民等斗争,迫使土豪、劣绅开仓放粮。

1933年6月,为镇压西区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杨森调集近3个团的兵力,对西区及相邻区域进行大规模清剿,并在城乡“清共”,先后抓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200多人,苏俊、何宣昭、罗天照、张子文、赵全英等30多名共产党员相继被捕并英勇就义。苏俊在被敌人押赴刑场时,沿途高唱《国际歌》;赵全英刑前激昂地高呼共产党万岁!同年6月14日,《重庆新蜀报》以《不怕死的共产党员》为题进行了报道。

红色村庄 28位村民英勇就义

金宝镇石马垭村是西区游击队女英雄赵全英的故乡。当天,采访组一行来到了这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小山村。

“我出生在一个烈士家庭,赵全英是我的姑婆。”今年79岁的赵启丕老人告诉记者,他的爷爷赵学周和二爸赵朝贵也是当年石马垭村牺牲的革命烈士。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赵全英等西区革命烈士的感人故事。”赵启丕说,在杨森对西区实行反革命围剿时,赵全英被捕,匪徒们把她吊在树上,轮番抽打,要她说出哪些人是共产党员,她坚决不说。敌人又将她的母亲绑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对她进行威胁。赵全英劝其母要坚强,为了更多的共产党员,牺牲也在所不惜。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将赵全英押到南充,关入当时位于大南门的监狱。在狱中,任匪徒们把她打得皮开肉绽,她仍未吐露半点情报。

据姜华介绍,1933年6月,赵全英、罗天照、何宣昭、赵朝全、吴文光、何平等西区共产党员、游击队员、革命群众分别在南充大南门、小西门外等地被国民党当局残忍杀害,其中石马垭村就有28人壮烈牺牲。如今,矗立在金宝镇川主宫社区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上,篆刻了西区烈士们的名字和革命故事,该地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供后人瞻仰纪念。

(原标题:南充西区游击战:贫瘠土地上燃起革命烽火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