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以上外卖骑手没社保?关注两会新提案→|唐山Plus

外卖骑手走街串巷、深入社区,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但是,他们也还面临着社会保障不够完善、合法权益保障难等问题。此前,“六成以上外卖骑手没有社保”曾登上热搜,外卖骑手等新业态从业者还是社保之外的人群,这一问题备受关注。


全国两会前夕,民建中央就公布了《关于完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法律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提案》,建议将新就业形态的劳动者纳入社保体系。如何维护以外卖小哥为代表的新业态从业者的权益?

六成以上外卖骑手没有社保

他们与平台是啥关系
在北京打拼的吴师傅是美团平台的专职骑手。去年,在跟一家第三方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他被派遣到美团工作,但该第三方公司并没有按照社会保险法规定,给他缴纳社保费。

吴师傅:我们在工作期间出现交通事故住院了,这些给报,就是商业保险。我们社保、五险一金没有,直接跟第三方机构签的劳动合同。

吴师傅的遭遇可能不是个例。2020年11月,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及其团队在北京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外卖骑手六成以上没有社保。

记者发现,目前,骑手在各外卖平台的工作形式主要有两种——专送和众包
  • 专送指外卖小哥被就近纳入站点管理,同站点签订劳动合同或是劳务合同;
  • 众包骑手则是兼职工作,骑手可以利用零散时间配送外卖、跑腿,配送时间灵活,资金结算便捷。因为签约灵活,很多骑手都选择这种工作形式。

记者发现,注册成为众包骑手的流程非常简单,只需要下载相关App,拍照并上传身份证,再阅读勾选《众包平台服务协议》,就具备了接单资格。劳动者通常是与第三方机构签订相关协议,而协议大都没有提及给骑手缴纳社保或进行劳动保障等内容。

某外卖送餐众包平台的注册界面

平台为规避法律责任、降低成本

往往不与从业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长期关注新业态就业群体的劳动权益保障。他介绍,协议中没有社保条款是因为劳动者与相关公司签订的协议是“劳务合同”,而非劳动合同
劳务关系就是我给你打一天工,你给我付一天报酬,没有社会保障的。”皮剑龙说:“所以往往发生纠纷的时候,他们按劳务关系的处理。”

△央视新闻曾报道指出,许多骑手与平台不签劳动合同,按单赚钱、自配保险。若骑手有交通违法行为,平台极少担责

2017年,皮剑龙跟随全国总工会调研组赴北京、山东、河南、广东、浙江等地进行过深入调研。他发现,新业态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但与此同时,这部分就业群体的劳动权益并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皮剑龙说,一些平台为了规避法律责任、降低成本,往往不与从业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或以劳务合同等其他形式的合同替代。

皮剑龙:这个群体合同签订的比例比较低。据不完全统计,只有43%的从业者与平台或者第三方签订劳动合同,有三成左右是签的劳务合同,还有两成左右没有签订任何合同。

民建中央公布两会新提案:

建议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纳入社保体系

对此,皮剑龙表示,要加大新业态群体劳动合同的签订力度,要定期开展专项或联合执法检查,加大劳动监察力度,督促企业保护劳动者权益。“属于劳动关系的,一定要签订劳动合同。有些不属于劳动关系的,也要签订劳务合同,或者其他的书面合同。”
皮剑龙表示,新业态就业群体社保缴存难、覆盖范围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造成这一问题有多种原因,比如工伤保险
现有工伤保险参保范围是以劳动关系为参保前提,由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费,而新业态就业人员在现实中是以灵活、弹性的就业形式存在,不具备法定意义上的劳动合同关系,缺少明确的缴费主体。要在社保缴存制度上进行推陈出新,保障这一庞大劳动群体的权益。

图片

图片

图片

△网友评论

皮剑龙:新问题的出现一定要有新的制度、新的变革加以应对,要出台有针对性的新政策,要提高新业态就业群体参保缴费以及转移的便捷性,增加透明度,要让参保人能够预知自己的未来收益,针对这部分的特点来制定参保的新政。

民建中央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为此,民建中央在今年的提案中建议完善新业态劳动者的法律保障制度。提案指出,要确保劳动者纳入社保体系。通过“倡导+强制”方式处理。该提案中还提出,建立多部门联动协调监管机制;建立新就业形态行业调解组织,及时解决相关劳动争议。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