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聚焦丨援石护士袁乐:守在一线,也是在守护妈妈|唐山Plus

时间回到1月8日凌晨,袁乐握紧手机,坐在从唐山驶往家乡石家庄的车上,心里越来越沉,不敢多看手机的弹窗消息。


袁乐今年33岁,从小在石家庄长大,2013年在唐山结婚安家,现为唐山市妇幼保健院产休一科的护士,也是一对双胞胎女儿的母亲。


1月6日深夜,唐山市医疗系统召集人员前往石家庄支援,袁乐报名。


“这辈子,还没坐过哪趟车,比那天的更难熬。”袁乐说。


元旦前,袁乐的姐姐告诉她妈妈患重病,但没说具体情况。“当时想着回石家庄看看,因为元旦医院排了班,所以买了6日的高铁票。4日看到新闻,石家庄疫情严重了,按单位要求不能外出,只能退票。”袁乐告诉记者。


袁乐在石家庄市藁城区九门乡周辛庄村工作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因疫情形势变化,袁乐抵达当天,石家庄正在昼夜不停地开展全市全员核酸检测,工作量巨大。唐山医疗队半夜办理好入驻,简单休息后便立即上岗,开始入户核酸采集工作。


“那几天气温降到零下十五六摄氏度,队员们连续工作8个多小时,向受检群众一遍遍重复着检查步骤。”唐山市妇幼保健院支援石家庄医疗队领队李敏科说。


袁乐告诉记者:“记得有一天,一个做完核酸检测的小孩说‘你们穿着白色防护服就像白细胞在和病毒斗争’。听到这个,心里感慨了好半天。”


藁城区兴安镇西里村的小朋友送给袁乐和队员们的手绘图画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1月11日,袁乐所在的医疗队被派往此次石家庄疫情核心藁城区工作。为方便当地农村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以及分散的住户,核酸采集需要入户的情况较多,医护人员们穿着防护服要步行很远,精神压力很大,通常一忙就到半夜。


袁乐的妈妈住在石家庄市桥西区胜利大街,最近每天晚上从藁城返回驻地的路上,大巴车都会经过她妈妈住的那条街,趴在车窗上,袁乐能看到妈妈家的那栋楼。可按规定,袁乐支援工作期间不能回家探亲,更不能在中途下车有片刻停留。


“感觉能看到家里的窗户,能看到窗户里的光,能看到桌上热乎的饭菜。”袁乐说,“原来觉得回家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现在却是最难的。”


袁乐每晚返回驻地路上能看到妈妈家的小区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目前,袁乐的妈妈已经住院接受治疗,由姐姐和其他家人陪护,而她仍将坚守一线工作。


“妈妈知道我在一线工作,还总鼓励我,跟我说‘你回石家庄了就是在我身边’。我觉得,守在一线,也是在守护妈妈。”袁乐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