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雪赵宏博返乡 畅谈花滑那些事|龙头新闻全媒体

近日,一身休闲装的申雪、赵宏博悄然现身哈尔滨体育学院,为黑龙江冰雪的推广活动“站台”,用他俩的话说“家乡有需要,义不容辞”。退役十年,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对“冰上伉俪”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回到家乡的夫妻二人,显然心情不错,和记者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聊国家队、聊工作、聊女儿,聊家乡的冰雪运动……

“冰上伉俪”换个方式继续“搭档”

“申雪是我的上级,我得接受领导的指挥”,在接受采访时,赵宏博半开玩笑地说。

昔年携手征战世界冰坛的夫妻二人,如今已完成了各自的华丽转身。2017年起,赵宏博担任国家花样滑冰队总教练,主抓训练、比赛;而从2018年起执掌中国花样滑冰协会的申雪,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为国家队当好“管家”。毕竟,作为一支志在冲击北京冬奥会冠军的团队,需要做的工作太多、太繁杂琐碎——外事联络、伤病康复、科学训练、大数据分析……

从昔日的冰上组合,到如今的“合作伙伴”,对于夫妻二人而言,也许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搭档。赵宏博说,我俩都有自己的团队,如今国家队和花样协会两个团队无缝衔接,可以说协会给予国家队的帮助是巨大的,我们在一线,利用协会这个资源,获得了方方面面的支持,可以专心把运动员的能力提升到最佳状态,这种默契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

执教以来,赵宏博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麾下队员获得了两届世界亚军、两届世界冠军。在花滑的四个单项中,双人滑依旧是最有优势的项目,但是也要面临俄罗斯的强大阻击。对于这个老对手,赵宏博有太多的感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正是申雪、赵宏博的完美表演,打破了俄罗斯人对这个项目长达46年的垄断,同时也为中国队摘得了冬奥历史上的第一枚花滑金牌。

“最大的对手依然是俄罗斯,除此之外还有加拿大、美国、法国。总之竞争相当激烈,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前行!”赵宏博说。

在采访过程中,站在赵宏博身边的申雪,显得娴静而温雅。对于赵宏博的“上级”一说,她笑着说,我就是提供服务的。执掌花滑协会的她,身上的担子并不轻。除了当好国家队的“管家”之外,她还要进行花滑运动的推广、各地花滑俱乐部的管理、大型赛事的筹备,其中也包括明年在哈尔滨举办的世界青年锦标赛……

“刚开始接手协会的时候,经常觉得脑子不太够用。因为当运动员时,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不像现在,方方面面都需要考虑到。”申雪说。

如今的申雪,已经在新的岗位上游刃有余。她推动国家队与中国舞蹈家协会的合作,在疫情期间,不断有舞蹈老师进来跟队训练,在外教完成冰上编排后,由舞蹈老师进一步在陆地和冰上同时细化节目内容,对花滑队员的眼神、手位、情绪渲染进行指导。申雪还在2018年促成了与北京服装学院的合作,让国家队的比赛服在国际标准下实现国产化,而在北京冬奥会的冰面上炫出更多的中国元素更是她的心愿。

申雪对比赛服的要求特别高,从更轻便、更飘逸、更具弹性的选料到结合编排内容的设计,都要尽善尽美,在刚刚结束的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上,中国队选手的比赛服广受好评。下一步,她还想联手中国音乐家协会,对国家队的音乐编排进行指导……在科技助力上,申雪再“尝鲜”,“中国杯”与阿里团队合作,采用电子胸牌技术,包括发车时间、出场顺序等信息都在运动员的胸牌上显示,不仅环保,更减少了人员的交叉。

 “我们所作的这些工作,都是为了北京冬奥会这个目标”,赵宏博说。

男子单人滑 赵宏博看好龙江名将

在冬奥会的历史上,中国男子单人滑还没有获得过奖牌。而这一次,赵宏博把目光投射在了金博洋的身上。

有着“中国花滑王子”称号的龙江选手金博洋,在刚刚举行的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男子单人滑比赛中,以总分290.89分刷新三项个人最佳得分,蝉联中国杯男单冠军。昔日的“小王子”,彻底地成长为男子单人滑的扛鼎者,肩负起在北京冬奥会上书写历史的使命。

在赵宏博看来,金博洋今年的出色表现,得益于其刻苦的训练。今年3月份世锦赛宣布取消之后,中国花滑队赴三亚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体能训练。金博洋每天都要从早晨六点,练到晚上八九点。有意识地加强腿部耐力和爆发力。这对于其滑行的控制力和稳定性,包括所有跳跃的起跳和落冰,以及整个节目期间的腿部耐力,帮助和收获特别大。

“他的状态、体能都处于一个很好的境地,希望通过他和团队的努力,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奖牌、甚至更好的成绩”,对于金博洋,赵宏博的期待值显然不低。

另一个进步巨大的项目是冰舞。在花样滑冰界,冰舞是四个项目中最难突破的一个,欧美运动员在该项目上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然而近年来,中国组合王诗玥/柳鑫宇的表现越来越好,目前他们的世界排名已进入前八,为中国冰舞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这也令赵宏博颇感欣慰。

而说起女子单人滑项目,赵宏博则用“形势严峻”来形容。“还是争取拿到奥运会资格吧,然后再去考虑其他的……”

希望家乡涌现更多的冰雪运动人才

作为从黑龙江走向世界的花滑偶像,申雪、赵宏博一直很留意龙江冰雪运动的发展。对他们而言,这既是工作内容之一,也是积淀多年的情怀。

“黑龙江是中国冰雪运动的摇篮,在冬奥会的历史上,黑龙江一直是中国军团的主力军,我作为黑龙江人很自豪。”赵宏博说。

然而,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近年来随着北京及南方很多城市在冰雪项目上加大投入,很多俱乐部纷纷涌现,培养出大量后备人才,对龙江形成了“围堵”的局面。昔日的“冰雪霸主”,地位受到了强劲的冲击。

对此,赵宏博说,“现在国家队的人才选拨,出现了大量的南方的队员和北京队员,相比之下,作为冰雪运动摇篮的黑龙江,虽然每年也会输送一些,但和过去相比,则显得有点可惜了。黑龙江有这么好的资源、这么好的底蕴,应该让更多的孩子融入到冰雪运动。”

赵宏博举了一个例子,在北京海淀区举办的滑冰活动中,光是一个小区的参赛队伍,就达到了十支。如此庞大的群众基础,才是保证后备人才的基石。他建议通过宣传、赛事、活动等多元化的模式,提高冰雪运动在孩子中的普及率,让他们与冰雪运动有持续接触的渠道,以此激发孩子们的兴趣,进而扩大冰雪运动的群众基础。

“哪有自己的生活,走到哪儿都是工作。”

多年的搭档、夫妻、合作伙伴,两人之间的默契自不言而喻,配合起来也如鱼得水。他们在工作中谈工作,在吃饭时谈工作,回到家中也谈工作,“哪有自己的生活,走到哪儿都是工作。”申雪笑着说。

除了国家队的“大管家”,申雪有时也客串国家队的“示范模特”。作为双人滑领域的顶尖选手,赵宏博在指导队员时,无疑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有时候需要体现的动作队员做不出来,就会把申雪拉过来做示范……他们的合作,可谓是无处不在。

他们的女儿赵雪儿,今年七岁了!虽然受父母的影响爱上了花滑,但是同时也喜欢跳舞、游泳、滑雪。对于赵宏博和申雪而言,并没有执着于让女儿“接班”,“看她最喜欢哪个项目吧!她喜欢,我们就极力培养。”赵宏博表示。

繁忙的工作,让夫妻二人和女儿离多聚少,申雪笑称“我俩一直带别人家的孩子”。“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带着队伍封闭训练,就算周末放假,离队时还要做核酸检测,总之就是见一面挺难的。”说到这儿,赵宏博多少有些语塞。

申雪说,职责所在嘛!毕竟,家门口的奥运会是一生中多么重要的时刻!我们当运动员的时候,都没敢想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我们得排除万难,争取最好的成绩……

说到这儿时,申雪轻轻地挥了一下拳头!

热门排行